2018年转眼已过去大半,我们目睹过翡翠市场“抢料”的疯狂,也经历过“有价无市”的尴尬。今天,我们解读一下翡翠原料市场或将面临的转变与发展趋势。

image

一、缅甸翡翠原料之变

即使被危地马拉翡翠侵蚀了1-2%的市场份额,但缅甸依旧是全球最重要的翡翠原料供给地。缅甸原料市场经营状态的改变,严重影响中国市场翡翠原料的供给。

01缅甸翡翠矿山开采格局改变

翡翠是不可再生资源,为长远利益着想,缅甸政府一直在采取措施控制开采权,比如将原有到期矿藏所有权收回。据相关网络资讯报道,缅甸矿产司曾于2016年公布了“9月份运营期满的隆钦—帕敢等矿区321家矿场的名单,其中包括:隆钦—帕敢矿区的38家、坎迪83家、莫宁155家、莫谷32家、孟秀13家。隆钦—帕敢矿区即将期满的矿场的运营期多为7年和5年,而坎迪即将期满的83家矿场和莫宁的155家矿场都是在2011年获准运营的。这些地区在七月和八月都各有矿场被宣布开采权到期,七月底到期的有310家,八月底到期的有365家,其中绝大部分属于民营企业。到现在,已经有1000多家矿场宣布关门,重要的是矿产司并没有公布关于延长矿场运营期的计划。这意味着未来时间内,缅甸翡翠类矿产的开发和利用将是难上加难。同时缅甸资源与环境保护部部务委员表示,不再批准帕敢矿区开办新的矿场,并且停止为运营期满的矿场办理延期。”

image

虽然未来开采权的合作方及数量仍是未知数,也有新矿区被发现的可能,但减少大规模的开采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02中缅贸易具有不确定性

由于中国翡翠关税政策及海关对翡翠原料进口的监察力度增大,使得翡翠原料流通形势发生了改变。一些高档翡翠原料在境外进行初步分解切磨,再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中国;而那些体量大、价值低的翡翠原料将受到阻碍。加之缅甸北部边境地区动荡频繁,也是阻碍中缅贸易的一大因素。这些不确定因素都将导致进入中国境内的翡翠原料数量减少。

03翡翠原料的垄断与反垄断

翡翠原料经过了20年的掠夺性开采,社会现有存量巨大,尤其是大矿主手中存料的数量与质量都非常可观。在未来合适的时间段,这些存料将被不断释放,大矿主将依旧对翡翠原料的价格有垄断之势。

image

另一方面,近几年,从“抢矿”事件到每天允许4小时自由“捡矿”,使得翡翠原料的所有者更加分散。这些自由捡矿者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大矿主对翡翠原料所有权的垄断,也使得翡翠原料的来源渠道呈现更多样化。这可能给居高不下的翡翠原料价格带来一些松动的可能。

04翡翠原料销售方式改变

在没有新料入手的情况下,货主的心态肯定会发生变化,从而改变现有的销售方式,更注重长期计划。比如将原本留下的堵料变为明料,这不仅会导致我国市场交易中赌性的减少,也便于原料的半成品化,以便报关入境。与此同时,大的翡翠原料供应商也会改变其出货频率,放缓翡翠原料交易速度。

image

05缅甸翡翠原料“公盘”之变

近年来,伴随着翡翠矿藏开采减少,缅甸政府举办的境翡翠原料交易会频次大幅减少,翡翠原料供给的数量、品质乃至成交量均有下降。

小 结

由于翡翠产地高度集中于缅甸,所以缅甸政局的变化及经济政策的改变都将极大地影响到翡翠原料的走势。

二、中国翡翠原料之变

中国翡翠原料主要集中在广东的平洲及云南的瑞丽、盈江、腾冲等地。广东及云南两地翡翠原料的交易形式各不相同:广东原来主要集中在平洲以“公盘”的形式进行交易,而云南交易主要以边贸市场及保税库形式为主。

然而进入2017年后,两地的交易模式及中国对于翡翠原料的需求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01广东省翡翠原料之变 首先是交易地的变化:

2017年之前,广东翡翠原料交易主要集中在平洲。这里聚集了近10家翡翠原料交易市场,这种局面延续了近20年。如今,由于入境方式、地方政策、市场需求等多方面原因,一地独有的经营方式正悄然发生改变,各地都在积极争取这块巨大的蛋糕。2017年,四会市政府首先拿出极为优惠的土地政策吸引翡翠原料商将交易地迁往四会,甚至动摇了平洲作为翡翠原料第一交易集散地的地位。与此同时,揭阳也积极探索高端翡翠原料交易平台的建设,根据自身特点,组织形成了小而精的高端原料交易平台,并于2018上半年成功举办2次高端原料“公盘”。从此,广东原料交易市场格局发生重大改变,或将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

image

其次是交易形式的改变:

原本平洲地区有10余个标场,每年会进行20次左右的原料竞买。这些标场大多由缅甸翡翠矿主开办,竞买活动都与当地相关协会合办。然而,近年开始出现“私盘”,即主办方脱离协会独立主持。2017年有10场左右之多,对原有交易模式构成了很大影响。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十分复杂。

image

2017年后,由于“公盘”后不再公布最高成交价,使得“价高者得”这一规则受到冲击,许多采购商对“公盘”的公正性失去信心,转向直销等其他自由经营途径。所以在平洲衍生出许多原料经营的店家。

image

02云南省翡翠原料之变

由于翡翠原料的所有权更加分散,加之缅甸“公盘”次数的减少,一些小的原料供应商会选择通过边贸形式进入云南境内交易。这对于云南境内的翡翠原料交易起到了促进作用,进而加大了中国市场中云南翡翠原料交易所占权重,地位也更加重要。

03国内市场对翡翠的需求之变

体现为需求总量的减少,但仅限与对抵挡翡翠。对于高档翡翠原料的需求则持续旺盛。翡翠原料仍然是中国玉石行业的热点话题。

结 语 

牵一发而动全身。翡翠原料交易市场之变将牵动整体翡翠产业格局之变。谁之衰?谁之兴?谁之失?谁之利?未来会给出答案……

image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