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马德光在山西开始着手处理自己的企业。山西首屈一指的驾校、道路设施标牌厂、煤炭业等,几个企业以及差不多两千多位员工的安置,让这项收尾工作持续到2011年底才完全结束。结束企业对于一个中国企业家来说,都不可能是一两个原因可以简单使然的,但十多年的艺术品收藏,让本就更愿意享受生活的马德光明白,自己只不过是放下一份重的事业,而选择了一份相对轻松但同样需要胆识的事业。

马德光一再强调自己的收藏之路坚持至今是因为找对了人和拍卖公司,但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企业家开始业余收藏到现在,吃过亏,也上过当,能坚持下来,还是靠自己。2001年他买了第一件齐白石作品;2003年买了张大千作品,2004年开始收藏徐悲鸿作品。马德光认为,收藏最关键的还是培养眼力,多看资料。马德光自认为是爱学习的收藏家,他平均每年会花一百多万购买各种收藏资料。2006年左右,在中国嘉德的一个小拍上,“爱学习”的马德光花69万元买了一套台湾地区出版的张大千全集,直至今日,马德光坦言自己花在买书买资料上的费用已经过千万。

image

马德光与演员收藏家王刚

我:您曾经是一位企业家,涉足过比较多的产业,能不能跟我们观众分享一下,您是怎样从企业家蜕变成一位成功的收藏家的?

马德光:我是军人出身,当兵的时候就在部队的生产办,也就是军矿。退伍后回到地方没有选择上班,而是选择了做生意、做企业,包括煤矿、驾校等。其实从2000年开始,我对收藏就有所涉猎,比如石头、邮票,甚至电话磁卡等,都是乱买。第一次参加拍卖,是2001年,朋友带我去参加嘉德的拍卖会。当时我买了两张齐白石,一张董寿平,还有一张祁隽藻的书法。祁寯藻是山西寿阳人,当过嘉庆的老师,应该是三朝帝师,那是一幅很大的对联,当时花了44000元,现在都过百万了。

image

收藏的齐白石画作

我:什么动力使您放弃了企业,直接做收藏这一块呢?

马德光:虽然企业干了十几年,但什么事情都要耗费精力,很累。忙碌的生活与我的个性也很不搭调,我喜欢轻松,钱财看得也比较淡泊。入行收藏之后,我渐渐发现了这个行业的乐趣,是研究文化的乐趣。正是因为如此,我从2010年开始处理企业,直到2011年底才彻底处理完,从2012年春拍开始,才算真正轻松上阵收藏行业。

image

清康熙 铜鎏金菩萨坐像

image

清乾隆 剔彩夔凤兽面纹双鹿耳大壶

image

现场合影

我:您在收藏中所获得的乐趣,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马德光:在收藏上,我认为最大的乐趣是自己多学习和研究。2010年嘉德秋拍,我买到了一张康熙的书法《克昌厥后》四个大字,12平尺。这四个字是周武王为了纪念他父亲周文王所写的古诗里面的字,买的时候只考虑到是真迹,值得买,当时的最高心理价格是600万,结果90多万就搞定了。买完之后的一个星期,上海的收藏家颜明给我打电话,说给这个书法找到了重要的史料记载,他说这四个字是有碑文的,碑立在内蒙古赤峰市锦山镇石家子,这是康熙为他的五女和硕瑞静公主所提,四字的寓意为世世代代永无灾疫,世世代代繁荣昌盛。这些都是在买时所没有考虑到的种种文化背景。

image

马德光以300万元拍下的清宫廷十八子

我:能否跟我们分享下您记忆深刻的收藏案例?

马德光:收藏这十几年,让我感受最深的是2012年的秋拍。从2009年到2012年三年多的时间里,我收藏了一部分元明清的漆器。漆器的工艺造价是很昂贵的,特别是宫廷的漆器。那年佳士得秋拍上的李氏收藏漆器专场中出现了一件宋代五彩云龙的漆盘,经过资料查证后,了解到这件东西非常好,也会与我的宋元明清成一个系列,就决意要买。当时我想这件东西怎么也得1500—2000万,但是2012年秋拍器物市场有点不太好,这件漆盘只花了600多万人民币。我认为这件东西在我的藏品里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包括北京故宫、台北故宫都没有宋代的宫廷漆器,更别说这种带龙的漆器了。

关于这件漆盘,还有件很有趣的小事情。在拍场上有一个美国的大藏家与我同时争夺,我入手后他还一直不死心。他找了很多人,包括翟建民先生、翟太太及佳士得的人。他愿意再加500万港币,只希望我把这个盘子转手给他。其实那一年的资金周转并不轻松,但这是国宝,是百年不遇的难得宝物,我认为自己有义务把它带回中国,最后咬着牙坚持没转手。

image

马德光收藏的手串

我:您收藏这么多的门类,是怎么学习这些收藏及鉴别知识的?

马德光:对于收藏来说,带入门的人很关键。最开始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带着我收藏近现代书画;后来好朋友郑江豹介绍的国家鉴定委员、北京市文物局收购室主任章津才老师对我帮助非常大;到了2003年,我幸运地结识了翟建民先生,他的帮助使得我对瓷器的收藏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在杂项方面,香港万健夫妇的指点让我受益匪浅。另外,收藏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情,就像古话讲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虽然我也有了十年的收藏经历,但我只敢讲自己懂那么一点点。

image

清雍正 粉彩过枝八桃五蝠福寿双全盘

我:您要参加一场拍卖会,要有目的性地收藏一件东西,通常会做哪些准备?

马德光:准备工作做得越细致越好。在拿到拍卖公司的拍卖图录后,先对自己感兴趣的拍品做一个简单的网络搜索,进而亲自到拍卖公司去看。如果确定了想要的东西,需要再次查找研究资料,包括网络中的资料及图书馆的文献资料等。在开拍前还会跟一些行家通下电话,再决定是否可入手。

image

清代乾隆御制翡翠盖碗 成交价:1500万

我:您所选择的收藏渠道通常都有哪些,主要是拍卖吗?哪些拍卖公司是您比较信赖的?

马德光:好东西大家公平竞争,这些年的收藏90%至95%都是来源于拍卖,个别东西也会在私人手里及一级市场购买。一级市场有弊端,尤其是高价格的东西想成交非常困难,拍卖公司却可以为藏家把关。第一道征集人把关,第二道出图录时的公司审定及专家审定,最后到拍卖预展时也算是面对大众的一道关卡。我的收藏是拍卖公司缔造的,我非常感谢拍卖公司。比如,海外的佳士得和苏富比,国内的包括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北京翰海以及中贸圣佳等。

image

马德光经常参加各类艺术活动

我:拍卖公司也应该感谢您。现在国内有一些中小拍卖公司。您怎么评价这些中小公司,他们就没有好东西能入您的眼吗?

马德光:有一些中小拍卖公司还是可以的,也很专业。比如北京的中汉、东正以及上海的道明等,在他们那里也会淘到好东西。今年春拍我就在东正收了一件玉镯子,22万元。虽然拍卖公司定的是明代,其实这是件南宋的玉镯。圈里面玩玉的都了解,黄玉是玉里面最珍贵的玉质,宋代玉镯子在市场中更是可遇而不可求。这个价格买到这种东西,真的像是白给一样。

image

马德光在鉴赏乾隆玉玺拍品

我:艺术品市场从去年秋季开始到今年春拍,拍卖公司普遍反映征集困难。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现状的?

马德光:市场回落,好的东西藏家不愿意卖,认为拿出来不一定能够卖得上价格。很明显的一个现象是,藏家们都愿意买新货,没有出现过的东西非常抢手,反而一些市场熟面孔在今年颇受冷落。回顾2010年和2011年的拍卖中,不管是生货熟货,只要东西是真的,就有人下手。这是藏家的心态有问题,对性价比有了想法,觉得市场回调的时候价格应该偏低,人家这个东西5000万买的,三年以后你再给人家5000万,人家肯定不愿意选择这时出手。我从来不考虑这些,只要是值得的东西在市场上出现,我就会买。去年佳士得春拍中一张张大千1969年创作的《松峰晓霭图》,当时估价500多万港币,我举到2300万,买家2400万落槌。今年又在保利春拍出现,这件东西的精彩程度不比《爱痕湖》(曾拍卖到1个亿)差,我认为拍卖个4000万、5000万都是正常的,所以我一如既往地参与了竞拍。

image

拍卖会上把玩

我:您能否给财经行业的人士入手收藏提些建议?

马德光:我认为买艺术品这几点最重要:第一买真,第二买精,第三买新,真精新才是正确的。

入手收藏还要记住两点。第一是选择拍卖公司。要买到好的东西,我建议到正规的拍卖公司,到大型的、有信誉的拍卖公司,千万别在底下大手笔买卖。在没真正入行之前,我也买过不少假东西。第二是定位自己的收藏,最好是有系列、有门类地去收藏。比如买书画,是买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还是吴昌硕?对于器物而言,是收永乐、宣德的,还是清三代(康雍乾),要把定位找准了,收藏起来才更有系统性,更专业。

资金量小可以选择王雪涛、李苦禅、启功等。收藏不一定是非得有多少钱才行,收藏是要花小钱办大事。我花600多万买一件宋代国宝级珠宝,对有大钱的人来说这钱很少,但也能买到国宝。我花20多万买到一对宋代黄玉玉镯,这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东西,所以说收藏跟钱多少关系还是不大,收藏最重要的是喜欢。

image

参加讲座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