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很热,市场很冷。 记得早些年,石佛寺的很多路口,早上晚上,经常堵,虽然堵,但是心里高兴,卖货了呗。现在路口不怎么堵了,心里堵哩慌,不卖钱呀。

观察国际玉城的标本意义

高大上的国际玉城,号称千亩,可以说是石佛寺最大、建设最早的仿古楼盘。N多政界领导与社会名流,都曾来石佛寺一睹她的芳容。

image

国际玉城

家在国际玉城,似乎就是诗与远方。一座玉城,不知点燃起多少玉雕人、玉商的人生梦想。

过了N年后,国际玉城建设方的名子,由万正改为万政,不知这是公司发展战略导向的升级还是另有企图?

模仿、学习,好象就是镇平地产商赚钱的万能钥匙。眼看国际玉城,风起云涌,天下玉源来了,华夏玉都来了,镇平县玉文化(粤港文化)创意产业园来了,高端购物中心来了,真玉天地来了……

image

image

天下玉源

image

真玉天地

image

image

高端购物中心

从表面上看,房子多了,市场多了,玉商的选择面就广。然而习惯了盖房卖房赚快钱,有几家在运营方面出类拔萃。

国际玉城,弄了个玉海超市,人气是重要问题。跨境电商园圈的牌子是树立起来了,但没有大商的入驻,难以形成气候。

image

好在,国际玉城的掌门人毕竟老爷子头脑没有发热。产游一体化,以游带产一直是国际玉城的管理团队,屡试不爽的招数。

虽然,早前宣传建设影视基地,没有看到影子,但建立起几个戏台,经常能看到专业或非专业的人员在上面表演。

号称全国最大的“和一”玉石原石投标交易中心落户国际玉城。

4A的牌子拿到手,吃货城横空出世。小编认为,满足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吃的需要,这个招数,非常接地气。若运营得好,它是一种能够聚人气的神器。

解决了吃住问题,留住了远方的客人就有可能。让客人放慢脚步,购玉赏玉有时间,轻松愉悦不紧张,达成交易就有可能。开封,对小吃的开发运营,就是学习的榜样。

国际玉城在起步阶段,对购房群体的把脉非常准。拓展的目标群体,除了在石佛寺经营的本地外地玉商外,还有在全国各地的镇平籍玉商。

他们舍得投资,在东西十二里河附近树立起的广告招牌,似乎在诉说着建设方的实力与雄心壮志。他们走出去,到镇平籍玉商集中的地方,做地推。

国际玉城,有了吃、住、行、购、娱、商的功能,有了商业综合体的雏形,将来能否成为引领石佛寺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商圈,值得长期关注。

批发市场何去何从 

小小石佛寺,能容纳十大专业市场,在全国来说,都少有。有这样的基础,才勾勒出全国最大的玉产品加工销售集散地。这也是石佛寺在全国能叫上名的底气。

image

然而历史是用来回味反思的,时代发展的潮流,谁也无法阻挡。到玉博苑、宝合城、钢架棚、榆树庄等批发市场去看看,摆摊的不少,但购物的顾客远没有以前想象的那么多。

image

石佛寺也确实培养了N多生意人。遇到曾在二龙深山呆过的玉商(玉雕人),或泥腿子农民出身,而谈吐文雅的玉商,都不足为奇。

image

铁打的是石佛寺,流水的是玉商。

非常赞成这种说法,近年来人才北上南下,西逃东进,这些聪明的镇平人在当地,迅速复制了石佛寺的低价模式,圈住了周边的业内人士,分流了石佛寺市场的顾客,石佛寺早些年那种磁铁式的财富效应正变得越来越黯淡。

和田白玉市场,在晁陂的罗营自发形成。小岗也星星点灯式出现了市场。

作为玉商,谁会忘记,一个新行市场成熟前,所享受到市场管理方给予的各种“福利”——前期免费,还管饭。

然而现在,有场、有市,才有活力。简易的市场,少了空调屋的舒服,多了热气袭人。有很多人在坚持,也有多人在徘徊,也有很多人已经改行......

每个批发市场要生存,也得有自己的活法。真玉天地,迎来了淘宝直播基地,万玉市场,牵手YY。

与世俱进,拥抱互联网,是一种常态、一种必然,而不是想想而已。

石佛寺何去何从

全国那么多玉器市场,很多都进入了疲态,生意难做是共识。

无商不活,无工不富。镇平玉雕根在雕刻,石佛寺持续发展的优势,就是因为产业大军的存在。价低样全,一直是吸引全国各地客户的法宝。

image

在互联网+下,质优价廉同样是核心竞争力。深挖玉雕产业潜能的同时,利用会展、旅游等手段拉动。

石佛寺,中国玉雕大师创意园,一个最接商气,一个最具有打造文化高地的潜力。双龙戏珠,搞好配合,共同发展,打造中国玉雕发展的学术源头,理论高地,对接国内外市场。

image

中国玉雕大师产业园

中国玉雕大师产业园,已经入驻国家级、省级玉雕大师40位左右。每个大师背后,都有一个创业团队。

每个团队背后,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在支撑。做创意设计的,做雕刻的,做打磨的,做销售的,做传播的......他们在实战中提高自己。

image

中国玉雕大师产业园

这在全国来说,都具有唯一性。需要在学术引领、文化引领方面,持续下功夫。

image

中国玉雕大师产业园

地处石佛寺的中国玉文化博物馆尽快利用起来,作为学术研究、会展的重要场所。南阳珠宝玉雕职业学院快快建立起来,提供人才支撑。

image

中国玉文化博物馆

石佛寺持续发展,不能单靠玉雕产业,还得培育其它产业。比如服务产业中解决住的问题,现在还没有一家上星的饭店。一些外地的优质客户,对住的环境就有非常高的要求。

相关部门做好规划,做好引导与服务是必然,而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从业人员何去何从

有人这样描述,先前的玉商。“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以前石佛寺卖玉的人普遍素质不高,早上起早摆会摊,收摊下地掰包谷去了,不掰包谷的打牌喝酒上闫庄去了,他们只会下乡收点货卖卖.....”

时过境迁,这种悠哉悠哉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市场越多,从业人员越多,客户的体量没有明显增加。互联网去中心化,信息透明,又分流一部分客户。

当反腐成为一种常态,依附在官商层面的玉器输送链条已经断裂。还抱着“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卖白粉的心态,天天拜观音也救不了。

僧多粥少,竞争越来越强烈,生意难做是最直接的感受。

前一段时日,一个在北京开工作室的朋友还说,普天之下,哪有那么多收藏家在购买玉器。

看来,玉器消费越来越平民化、年轻化、个性化成为一种必然。 

有人建议,如果你摊上有100万的货,就抽出50万现金,再贷款50万,到国际玉城买套房。

如果你店里有1000万的货,那你别买房了,直接到石佛寺周边风景秀丽、有发展前景的地方买十亩地,建一个可以惠及子孙的玉雕市场。

如果你有1个亿,恭喜你,在石佛寺你已经满级了,你不要再卖玉了,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你在石佛寺赵河两岸开发房地产吧,毕竟赚卖玉人的钱比卖玉赚钱容易多了。

你看人家真玉天地,上面几十层房子卖完了,底商还能收几十年租子,小日子过得美美哒。

我倒认为,这种活法,若干年前还行得通。因为,石佛寺的玉雕市场,已经饱和。干房地产的,把玉商、玉雕从业人员象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那还有机会。看看石佛寺的房子是不是卖光了? 

要生存下去,小编认为得专注、专业,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专一行,干一行钻研一行。找好自己的定位,是在雕刻方面纵横玉界,还是在商业方面驰骋千里?

围绕年轻消费群体做文章,线上线下相结合。象锋艺轩,牧之堂这样的公司,就有可学习借鉴之处。他们做出的货好,商业模式也与世俱进。

有了人,才能抱团取暖,在浩瀚的玉海里经历风浪。运营一个工作室,人才梯队建设很重要。专注独山玉运营的玉神,就有可圈可点之处。

image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品牌塑造是吸引眼球,引领消费者心智的重要手段。专注加盟运营的“玉美人”公司,是不是给人以无限想象?!

如果你曾在石佛寺经营了一片天,考虑一下,自己在以下这些方面有没有完全做到位:产品力、品牌力、渠道力、策略力、团队执行力?否则,江湖老大的地位,只能做到一时,而不是一世。 

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做的就是格局、情怀、人品。长期关注一些有头有脸的玉企公司,有多少家基业长青?有多少能够富过三代?有多少家已进行过现代企业制度改造?

玉雕圈是一个圈,但大圈里分圈层,也就是阶层。运营好自己几十平方的工作室,维护好自己的朋友圈,还得有选择地到更大的圈开阔视野。如省级玉雕大师,多参加一些展览、比赛、学术讨论活动,找准机会多与国大师接触。

小编同意这种看法,80年后今年38岁,90后今年28岁,00后都是成年人了,这三大人群是未来市场消费的主体。不去研究年轻人,不与年轻人打成一片,从商业角度来说,会未老先衰。

“长江后良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玉界江湖,也很残酷。你觉得呢?

寒士写于2018年6月6日大雨倾盆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