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瑞,国际珠宝设计雕刻艺术家、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三代传承人、MASTER MA雕刻艺术珠宝创始人、深圳珠宝设计师协会理事、新疆和田玉文化艺术研究院讲师。

俗话说子承父业,因出生于雕刻世家,父亲为国家级的玉雕大师马学武,马瑞从小跟随父亲学习雕刻,研习书法,工笔画等,熟读《易经》《古兰经》。大学时,马瑞主修西方雕塑和哲学,自学珠宝镶嵌工艺,他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将和田玉只是简单打磨成绒面,做成一粒珠子。传统中国风珠宝的表达,通常过于浅显的将一些代表中国图腾的元素放在设计里,花时间挑选品质上乘的宝石,如何画出好看的设计图,最终出来的作品只流于表面符号的堆砌,没有思想和灵魂。

马瑞在2012年创立了MasterMa雕刻艺术珠宝工作室,在西方传统珠宝设计中融入中国水墨画、宫廷派玉雕等表现手段,运用浮雕、阴雕及宝玉石切割技巧,在玉雕作品中体现世间万物对立又相连的大自然规律,并自创“阴阳雕刻法”,将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与中国美学中的写意风格融入其中,以独特的设计风格迅速驰名于珠宝界。

很多人知道马瑞,是因为《玉兰花开》,他的第一件作品便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不仅受邀参加世界顶级珠宝展——“瑞士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并荣登法国DREAMS杂志封面。第40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开幕典礼,法国著名影星苏菲·玛索佩戴着MASTER MA和田玉雕刻艺术珠宝《玉兰花开》。之后多次受到《芭莎珠宝》、《好逑》、《看艺术》、《瑞丽风尚》、《时尚北京》等媒体专访。其作品更是被众多名人,朱军夫妇、高晓松、薛蛮子夫妇、陈建斌夫妇收藏。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玉兰花开》项圈

此作品突破了国内的常规设计,无主石,无视觉核心,转换为整体视觉感受,融入了马瑞自创的阴阳雕刻法,一静一动,一刚一柔,一张一弛,同时将西方的珠宝镶嵌手法与中国传统玉雕结合,金属与玉石互相缠绕,仿佛两条龙相互追逐,对比之下,金属的冰冷搭配玉石的柔软,直接从材质的融合上升到两种文化的结合。花朵用四瓣白玉雕刻出风吹动的感觉,含苞待放姿势也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含蓄之美。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玉兰》胸针

灵感来源于素洁高雅的玉兰花,将中国传统工笔画中的玉兰花,用玉雕形式栩栩如生的呈现,色如凝脂的新疆和田玉直接雕刻成微微绽放的白玉兰,花托用钻石环绕镶嵌,点缀白钻错落有致、清丽淡雅。碧绿的枝干,悠然延展,黄金的链子缠绵相绕,生机盎然。悠扬的曲线之下,浪漫与明艳随花绽放,沉浸在诗情画意之中,举手投足间平添了几分韵味与婉约,沉醉在淡雅绮丽的微光之下,于芳香四溢中颠倒众生。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梦莲花园》耳环

设计师首次大胆地将明丽的翡翠、温润的和田玉、璀璨的钻石、耀眼的18k黄金同时运用于设计中,展示不同宝石之间对立又呼应的美感。绿的叶,金的藤、白的莲花、晶莹的水珠,和谐优美得化作耳畔的曼妙,耳钉处一片碧玉雕叶,似一只小鸟停留在耳边,喃喃诉说着中式的典雅。

马瑞说:”新中式珠宝不仅兼备设计手法,材质运用,镶嵌方式,表达情绪不同,不露痕迹表达中国文化,更应该有灵魂,有思想高度。要称得上好作品,丰富的内涵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它能够传达情感,携有东方气质,带着情怀和故事。”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毒》胸针

本来坚硬无比的和田墨玉经过设计师匠心独运的雕刻手法变成了灵动飘逸的花朵。采用独创的阴阳雕刻手法,花瓣动态千变万化,迎风舞动,充满生机和张力,营造一出中国传统水墨画般的意境。细看花蕊部分一条蓄势待发的蛇正在静待猎物出现,花茎和蛇身融为一体,扭动的身体暗藏巨大的能量。既有中式写意画画般挥毫泼墨的灵动挥洒,又有西方哥特式的反叛和自由不羁。动娇嫩的花朵和失乐园中狡诈的蛇,魅惑与危险共生,中国传统意象中的蛇又代表权势和地位。既有男性的阳刚又有女性的柔美,阴阳相济,生生不息。象征都市女性的性感和独特的个性魅力,我们看到的就是真相吗?一切都是设计师对生命和生活的哲思和体悟。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莲心》项链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以颗颗成串的莲心寓意“怜心”,以18粒羊脂白玉雕刻成莲心,镶嵌于18k金。和田玉的温润和珠宝的璀璨相互映衬,玉色纯白素雅,珠光雍容似锦,漫步摇曳胜似甜言软语,东方女性的恬静、含蓄得到了最生动的诠释。设计师独具匠心以物喻情,将女子对美丽爱情的期许融入作品中。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夏娃的诱惑》胸针

和田羊脂白玉雕刻成一朵曼妙娇嫩的花苞,18K黄金制成花托和花柄,其上镶满各种形状的钻石,随着花枝的自然扭动延展,具有中国传统工笔画清新淡雅的气质情怀。然而设计师的匠心在于,仔细端详之下花托和花柄是一只正在吞食的蛇,花朵和蛇的意象打破了原有的宁静与和谐,静态下表现的是花与枝,动态下表现的是吞噬与消失,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和田玉讲述了一个西方关于人类原罪的神话故事。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希望》胸针

天山,海拔4000米以上,大寒之地,终年积雪。在这极寒之地,万物不生,唯有一种生命绽放,叫做雪莲。设计师用中国传统的雕刻手法,将昆仑山亿万年生长、纯净温润的和田玉石,雕刻成雪山之巅怒放的雪莲花。独创的“阴阳雕刻法”,展示了花瓣一静一动不同的状态,或被冰雪覆盖、或迎风飘逸。镶嵌红碧玺、红宝石的花蕊,象征雪莲花坚强、火热的生命力,形似一团燃烧的火焰,在雪山之巅奇丽绽放。被冰雪覆盖的花瓣、形似火焰的花蕊,一静一动、一阴一阳,一寒一暖,阴阳二气的协调,正好符合雪莲花的特性:花生极寒之地,而性却极热。这朵雪山之巅的生灵,象征着圣洁、坚强和希望。

image
MasterMa马瑞作品《晚秋之梦》项链

作品突破传统二维工艺,用三维的技法进行360度设计与雕刻。主石选用温润的和田玉,雕刻成柔美的叶子形态,与生机勃勃的藤蔓项圈形成强烈对比,纷繁多姿的形态在精心雕琢中悠然呈现,充满力量感与张力。大量的彩宝镶嵌营造出晚秋的色彩,秋日的黄叶中暗含无数新生与希望,这是丰收的季节也是孕育生命的季节,生命必将生生不息传递下去,作品充满对自然之美的追求。繁复的线条相交错本是不易佩戴的,但设计师巧妙的使用立体雕刻手法使项圈依然完美地贴合颈部线条,为佩戴者带来动人妩媚的瑰丽风采。

一件完美的作品,艺术性再加上与之搭配的技艺才能真正呈现一件珠宝作品的灵魂。正因追求完美的性格,马瑞也一直在突破自己,钻研几年,已经成功将钛金属高难度工艺运用到了珠宝的高级定制上,成为继知名品牌肖邦,国际珠宝设计雕刻大师陈世英,华人珠宝艺术家Cindy Chao之后,内地将钛金属运用到高级珠宝的第一人。

image
MasterMa马瑞的钛金属高定珠宝——空谷幽兰

此作品灵感来源于禅语“意花不染,如空谷幽兰,又如心莲,不淤泥而不染,芳香四溢”。这个角度可以看出花瓣做的非常之轻薄,一阵风吹来,叶子和花瓣都随风起舞,一定要非常坚固的金属和精巧的工艺才可以达到这样的镶嵌效果,才能表达设计师的思想。

在玉石雕刻上,马瑞坚持“顺玉而为,因石施艺”,遵循自然,每一件作品没有设计稿,都是根据玉石本身形态直接展开设计,琢磨雕刻方式,如何与金工部分衔接,如何表达情绪等等。最后开始雕刻,雕蜡,一气呵成。阴阳其实讲的就是和谐,自然,这是在马瑞的设计和雕刻中所贯穿的思想。

“我的每个作品不是为了时尚,而是成为一件传承珠宝。继承和创新之间并不存在什么鸿沟和束缚,珠宝设计的精髓在于无论它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作品必须要有情感,温度,灵魂与生命。我在设计中主要关注点是东方与西方的艺术结合,传统与创新的平衡,我要做西方人没有见过,东方人没有做过的设计。”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