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相王弄人挤人,现在的相王弄改行卖电动车了”一位老板打趣道。这可能是近几年相王弄的真实写照了,曾经摩肩接踵的场面不复再见,偌大的相王弄望去,只剩一排排玉雕师上下班用的电动车!

甚至,不少玉雕工作室开始实行“双休”,理由很简单,一则未敢动料,二则是加工活减少了,不需要很多的时间周期来做活儿,出于“双休”的考虑实属无奈。甚至不少工作室开始解散,很多实力稍弱的中小工作室也处于倒闭边缘......

一位来进货的新疆朋友如是说:近来在和田玉市场走了一圈,发现成品的价格从年前开始均在上涨,面对今年的涨势他有点反应不过来。让他感到遗憾的是此前没有多入手几件,庆幸的是还好此前收了几块!

今年,和田玉的成品价格上涨30%及以上,尤以籽料、碧玉最为凸显。“去年底还15000做手镯碧玉片,如今已经到了25000,我估计到年底会到两倍”一位藏家朋友在近来市场中发出感慨。

籽料虽不及碧玉那样的涨势,但依旧好料难寻,尤其是小料独籽受大家“宠爱”,毕竟对于百万的料子可收藏的人相对较少,大多数人转而投向小料,需求越大自然也促成了材料的上涨。

面粉贵过面包的现象几年尤为明显,随之而影响的是成品市场的上涨,但更为尴尬的是一来很多买家还没反应过来,二是手里没有太多可流动的资金,感觉有些疲软。

“行业越差,假货越多。假货替代真品。扰乱价格。原料上涨的速度远远大于终端接受的速度,青黄不接,玉商得死一批。

有朋友感慨道:现在很多工作室直接面对客户,砍掉中间商无异于杀鸡取卵,正确的行情应该是全国各地都形成自己玩玉的圈子,各地都有力量雄厚的中间商保障行业正常的运转。终端客户不是工厂工作室能玩的动的。

image

和田玉项链96.6克

上百年来,中间商总是个“不光彩”角色,很多新的商业模式出现时,喜欢拿”去中间环节“说事!大部分人以为,作为中间商,就是一个在中间来回倒卖赚取差价的投机者。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来分析一下

从宏观层面讲,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在《诡辩与真相:经济学入门》写道:

长期以来人们想要去除‘中间人’的愿望却被经济事实给永远的抹杀了。人类的知识和专业技术对于任何个人或管理者所设立的机构来说都是有限的。在生产与销售链的诸多环节中,仅有某些部分是可以由同一批人来有效管理和运营的。

超越某一界限之后,就可能会由其他人在流程的下游以更低的成本更有效完成工作。

而从微观层面,科特勒大师用分销经济效果图说明了中间商的社会价值,又详述了信息整理、谈判、推广、移库等八大职能。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市场的两极分化,有一种观点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重要是把中间商搞死了。直播、各种平台、工作室花样宣传自己。

而中间商是这个行业的顶梁柱,起到传播玉文化与维持价格体系的作用。他们最有眼光和消费能力,能让这个行业向健康发展,工厂自己往往不知道如果策划运营,就知道打价格战,才导致这样的局面。

当然,我们也不必如此的消极,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市场的多变因素,必然孕育新的模式和市场。未来市场将如何变,我们也敬请期待。

如果你在当下的和田玉市场,你有没有感触呢?欢迎说出自己的看法?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