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

历代传世精品往往诞生于摆件中,摆件创作要求之高、制作周期之长是其他雕刻品类无法比拟的。尤其是在翡翠玉石材料越发稀料的时代,门槛越来越高,如今能够坚守在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高端翡翠的摆件。时下人们大多出于经济考虑,往往不会首先考虑做摆件。

郑国柳,四会精品翡翠摆件的一面旗帜。他有一双“过亿手臂”,大大小小所经手的翡翠材料价值过亿,他有着一身破译翡翠的本领,善于解读翡翠,他是摆件的捍卫者。他创作的精品无数,很多翡翠摆件的工时长达数年之久,材质之优,创意及工艺之精良,难能少见。笔者走了一圈国柳翡翠艺术馆,面对应接不暇的精品重器,唯有一路相机的快门声和惊叹声。

image

image四会除翡翠摆件之外,还与禅门第六代祖师、中国佛教南禅始祖慧能有着很深的渊源,他众多故事在四会广为流传。近来,一座比真人还略大的翡翠佛像六祖慧能在四会悄然开工,而郑国柳就是重要推动者。尽管佛像还未正式曝光,但早已在业界传开。

image

image

就在拜访的前一天,郑国柳在六祖佛像前来回穿梭,反复的校对和勾勒。光修佛像的几处边幅他就用了整整一早上,郑国柳小心翼翼的描绘每一个细节。“佛像你必须虔诚的去对待,每一处细节都很讲究,六祖慧能所传达平和的神态及内心世界在雕刻中你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在一笔一划中,我的心始终是敬畏的”郑国柳如是说。而原本这块翡翠是要切割成数块,当时郑国柳看到后神似六祖,在他一再劝说下才得以“刀下留情”,才有了这尊六祖的佛像的诞生。

image放生

image五连印章-锦绣山河

“翡翠要有文化的沉淀才能传承下去,佛文化是中国几千年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作为雕刻应该更多的从这些传统文化当中挖掘,否则去玩一时的流行是难以让石头活下去的”。在郑国柳看来,翡翠雕刻脱离了传统,太过于天马行空,就会给本就稀缺的翡翠造成很多浪费。

image南极家园

image渴望

郑国柳把创作比作给鱼做一道菜。“每个人做法不同,味道也各有特色,但是我认为真正最合适我们吃法,也是最近传统的吃法,那就是炖清汤。即便是经常吃也不会像其他做法一样偶尔感觉新奇多吃会腻。我认为这就像雕刻一样,用最简、最符合传统的方法, 才是最鲜的、最佳的处理方式”。当然郑国柳认为,遇到合适材料,根据材料去做适当的发挥,偶作尝试是可以接受的。

image拨云见日

image紫霞

“无论做何材料,高端还是低端,我认为创作的意义就是创造价值”郑国柳掷地有声,给翡翠创作一个完美的诠释。但要成为传世精品,郑国柳表示要满足材料、创意、工艺皆是优,缺一不可。

image

image心经

作品伸展长度为116.5cm、折叠后高22.3cm、宽14.3cm、厚7cm,创世界纪录协会“世界最早的双向对切九片榫卯连接三彩翡翠《心经》”世界纪录。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我们往往聚焦于作品完成本身,却忽略原料本来的样子,它的蝶变之路就是玉雕师所赋予的。一块翡翠在雕琢之前可能千疮百孔也有可能近似完美,即便阅玉无数,但翡翠依旧充满很多的未知。不同于一般的材料,翡翠每一笔都如金子般珍贵。“光一张图纸和设计稿,可能会把摆件做死掉,翡翠的变化太大,每进一厘都有可能是新的问题,你必须跟着不断变化”。郑国柳把翡翠当中一生的学问来学习,正如他所说的一辈子只专注一件事。

image采青

image采青(局部)

image采青(局部)

对于翡翠摆件的热爱,郑国柳是打骨子里的热爱。插播一点小趣闻,郑国柳妻子每次会吩咐他到平洲标场时要看几块适合做挂件的翡翠原石,虽嘴上答应,心里也记住了,但是一到标场,郑国柳还是又情不自禁的跑去看做合适做摆件的翡翠原石。“没办法,因为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东西。”每次郑国柳的归来少不了妻子的埋怨,但郑国柳心里却暗自高兴,因为又找到几块做摆件的料子了。

image问禅答心

image送子观音

面对市场的变化,高端翡翠摆件市场是否受阻呢?笔者问得很直接。“很多人认为摆件不是那么好做了,我认为不是那样的,手里有好作品不缺藏家,只不过是价格问题。”郑国柳认为,如今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暴利的年代,现在有很多渠道将价格变得透明化,让消费和收藏回归理性,反倒是适合我们创作者静下心来进行创作的好时代。

image人生

image雀之灵

名家简介image

郑国柳

广东省玉石雕刻大师

中国一级/高级技师

四会市第九届政协委员

广东省高级工艺美术师

广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岗位技术能手标兵

中华玉雕艺术大师

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玉器评估鉴定专家

15岁入寺学习木雕,19岁转型玉石雕刻。

作品设计独特、造型优美、工艺精湛,

善于因材施艺,俏色巧雕和局部利用,

化腐朽为神奇,能达到化瑕为巧的效果

作品多次荣获百花奖、天工奖等。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