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之前有朋友问我,“老崔,你哪个大学毕业的”。“我北大的”。“北京大兴的”。开个玩笑,要不是因为,吃不惯哈佛大学的饭,我早去了。玉雕家都是社会人,在社会中历练成长,学以致用。基本上一身的武艺,差不多都十项全能。子曾经曰过:不会发工资的手艺人,不是好导演。不会开茅台的玉雕家,上了抖音粉丝少。

image

说帝都某大学校长,校庆念错别字,引起一顿围剿与反围剿。其实,玉有绺裂,人无完人。我还经常把,中国人民银行,念成,中国人民很行。好像听着也挺美。念错个字就把人家撸下来?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同的坑长出的萝卜也不一样。岗位有不同,术业有专攻。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超级学者,未必能把像公司一样的学校,管理的服服贴贴。做管理和做学问,是鸡汤的两种口味,各有各有的烹调方法。

image

image

image

《正者无敌》

再给念错字的校长辩解,我都快成圣母婊了。说这事没别的目的,就是想借此机会,夸一夸玉雕匠人们。基本上都是,会管理,有手艺,急了能出口成章背唐诗的,十全大补型人才。

image

image

会看玉,会设计,会用吊机和横机。会生意,会存钱,会给太太转账。会开车,会喝酒,会唱同一首歌。会烧菜,会吹牛,会骑电动车。会念经,会禅坐,会练一字马。会说话,会签合同,会跳恰恰恰。会外交,会政治,会纵横捭阖。

还会什么呢,会的太多太多了,只有不想,没有不会。会的太杂也不好吧?人本来就是杂食动物,到胃里都一样。社会人,社会的胃。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玉雕匠人们,一肚子的杂食,需要的时候就反刍。南腔北调,南拳北腿,需要的时候就亮家伙。按理说,这一身横练的功夫,不当总统都属于浪费粮食。

怎奈何,天时地利人和不对,那就踏踏实实做玉雕。怎么夸也不为过。朋友可能会问,今天为啥这么肉麻。只是,希望玉雕艺术圈越来越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image

image

《仙活人生》

不夸了,再夸就心虚了。虚心与心虚之间,隔着一块58克的红皮白玉。一专多能,一腔热血,一己之力。琢玉者皆为勇者。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