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谈起玉雕,想必会谈到,苏派、海派、瑞丽工、揭阳工等等。流派,好似一场“江湖”,天下工,福州工?扬州工?诸如此类的话,很多玉雕人都喜欢把自己“圈”起来,说自己来自某派,与其他人或地区区分开来,在整个传统的工美行业中,都会有这样的观点和想法。

但凡带有“传统”二字,与其行业的保守性及特殊性分不开,玉雕行业也如此。师徒制甚至亲戚、地区的“裙带关系”构架的玉雕圈子,地区性、保守性表现得尤为明显。加之在以往信息闭塞,让整个行业添加了神秘的色彩。

然而,这一出自何“派别”的观念,似乎越来越模糊。

梅花带月寒   作者:杨大钊

1、跨行业加速融合,玉雕行业注入新的血液

不少玉雕师之前本身就专业学习过雕塑或根雕、木雕的,在玉雕的创作中借鉴和应用这些艺术门类的艺术手艺,并在玉雕艺术中灵活的运用,在不少玉雕作品中,我们也不难发现这些艺术的影子,而正是这样的融合也不断丰富和创新玉雕艺术。

image

莲 作者:陈军锋

2、行业信息越加透明,玉雕学习多渠道不受局限

随着互联网时代越来越成熟,各派玉雕技术不再是一个秘密,传统的师徒传承模式已经慢慢的被解除,在网上我们可以寻找到各类玉雕资料,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玉雕技术的融合,让玉雕展现出来的风格越来越相近。

image

运动健儿   作者:陈义

现今是信息快速传递的时代,只要打开电脑,我们可以寻找到各个地方的资讯,无论是时尚、艺术、潮流等内容,只要玉雕大师想要创造新作,都可以通过网上查找相关资料,学起其他玉雕大师的作品中的精华。所以长此以往,在这个没有秘密的环境下,玉雕文化会逐渐趋向融合,而且发展速度相对较快。

image

问禅 作者:王立元

3、“学院派”崛起,传统的师徒制模式禁锢逐步“解禁”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学院派”指接受现代理论教育的艺术院校的学生进入玉雕行业的人群。如今越来越多的艺术院校的学生踏入玉雕行业,甚至还有很多专业对口玉雕方向或玉雕人再次进修的玉雕人,这股力量越发不容忽视,玉雕行业中很多不局限传统题材的作品或再度创新艺术表达开始显现,传统的师徒制模式禁锢逐步“解禁”。

image

望子成龙  作者:卢智勇

4、地域区活动交往频繁及从业者流动,各地差异缩减

在古代,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不是靠人力就是靠马车,而且即使距离较近,也要耗费很长时间。但现在不同了,随着现代社会逐渐高科技化,我们要出门,有多种交通工具可以选择,即使是相隔甚远的两个城市,到达目的地也许只需几个小时而已。

image

龙啸九天 作者:徐炼求

也正因为地域的阻隔不再是一个难题,每个地方的玉雕师可以随心所欲的去任何一个地方,就比如扬派的玉雕大师来到上海,也可以变为海派玉雕大师。他可以将扬派风格融合到海派特色中,又可以学习海派风格,将扬派特色进一步发扬创新。但无论是创新还是传承,最后终会达成地域上的融合。再次从业者也会随各地的资源、市场等而流动,交流更加频繁。

image

老子 作者:杨相象

有人说,这不就让玉雕没有特色了吗?其实不然,地区化的派别“症状”反而有忽视个性化之嫌。

image

鲁智深 作者:梁容区

过去,我们讲南派、北派等各种派,既是对各地玉雕艺术风格的区隔,又是对玉雕艺术千百年师徒传承的尊重。

image

事事如意 作者:张炳光

艺术无国界,玉雕艺术也如此。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玉雕艺术的交流互动变得更加即时,更加方便,加之消费者审美越来越挑剔背景下催生的”私人定制“等到发展。

逐渐的,民间工艺、学院派、师徒传承,所有有利于玉雕艺术发展的积极因素都会被采纳。也许用不了多久,所谓”派“将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