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这部电影,我看了不下10遍。相信很多朋友,也对电影中,处在芳华之巅的,刘晓庆和姜文,印象深刻吧。最让人难忘的,是老导演谢晋,把“那个年代”的深恶,与人性微微光芒,之间的碰撞,描述的感慨动容。2008年,谢晋导演与世长辞,那一年,他85岁。

image

《芙蓉镇》里所描绘的“那个年代”。是个没有freedom的年代。请原谅英语不好,法语不会,日语就会说“密西密西”的我,在这里飙一个英文词。没什么别的原因,怕被河蟹,你懂的。刘晓庆饰演的胡玉音,是整部电影的灵魂,是人性美好的一盏孤灯。请允许我大概介绍一下剧情,胡玉音在小镇上摆个米豆腐摊子,勤劳踏实,起早贪黑,厚道又热情,长的还特别天生丽质。(没有谁比刘晓庆更适合演她。)胡玉音和丈夫一起,用勤劳的双手,过上了富足幸福的生活。当然,这份美好,被“那个年代”冲击的粉碎。没有说话的freedom,没有爱的freedom,甚至没有勤劳奋斗的freedom。剧情不聊了,

《芙蓉镇》上映于1986年,片子比较老,但并不妨碍大家去细细品味。说句题外话,老婆是原配好,电影是老片好。

我是70年代生人,并没有“认认真真”经历,那个扭曲的年代,历史的烟云也早已飘散。感动我的,是胡玉音、秦书田等主要角色,在与极端年代的命运抗争中,展现出的坚贞、纯洁和道义良善,这些真情,恰恰是在相对开放的今天,都稀缺的“奢侈品”。更何况在那个,泯灭众生的时代。刘晓庆演的胡玉音,真的就像一块璞玉,内外皆秀,温润而坚强。身上囊括了一个女性,所有的美德。

image

image

美好易失,恶却不败。唯愿用点滴善良,去浇灌庇护我们的参天大树。看了这么多遍《芙蓉镇》,深深冲击我的,恰是现在来之不易的freedom。我们有了丰富的物质freedom,菜场随便买,超市随便选,清空购物车不犹豫,楼下吃兰州牛肉面,多加个荷包蛋都不带自责的。我们也有了说爱你的freedom,也有了不领结婚证就没羞没臊的freedom,当然,我们有了艺术与文化的freedom,这是精神层面的。虽然这些freedom是相对意义上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比胡玉音,秦书田们幸福,最起码我们可以free的勤奋,并以此为荣。

image

image

《镯.追龙》

image

其实,最能让我感受到freedom乐趣的,就是玉雕创作。它虽然架构在传统美学体系之中,但却非常的开放。玉雕艺术,比其他很多艺术形式,都有更广泛的创作freedom,虽然天马行空的成本,有点高。但它所产生的艺术价值,也是巨大的。

image

image

image

《扳指.龙腾于心》所以限制我们创作的,只有:不合时宜的绺裂,只想套现的题材,索然无味的审美,混沌不堪的工艺。以及,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的,想象力。朋友们看看《芙蓉镇》,想想刘晓庆,把玩把玩玉雕,想来也蛮有意思。最后再聊一句,今次的两件作品,都有龙的形象元素,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像,飞天遁地的龙一样,拥有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