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白衣飘飘,倜傥而不风流;赤胆昭昭,英勇而不惆怅。所以,我与太太有了长子,童音绕梁,幸福绕膝。后又乘胜追击,喜得次子。从此两只手,一手牵一个。爱是双份的,美好是双倍的。就是看着他俩打闹斗嘴,心里都是舒爽的。

image

如今两个娃,平日上课,周末学画,虽然是素描与色彩的基础,但是一招一式,颇得我,太太的风华。虽然跟毕加索相比,中间还差了一万个我的距离。但也属于孺子可教了。主要是因为,让他们俩拜了绘画大家为师。我与太太教不了他俩,只能启发一下孩子们,深藏的基因。

image

养娃累吗,真的累。把孩子养大,不是吃饱穿暖晒太阳。说实话,跟雕玉是一模一样。金无足赤,也没有十全的孩子,天下更没有完美的玉石。小家伙们一路长大,也是个挖脏去绺的过程,也是个出胚整形的过程,也是个勾线撩面的过程,而且,你可能随时会遇到,一个黑点,一条水线,一小片暗花。这些都需要,我们和孩子一路经历,一同征服,一起享受。

image

有时候看现在一些,流行的育儿方法,什么快乐教育,自由成长,不要干涉,顺其自然。各自都有道理,但说实话,恕难苟同。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各不相同,有的是红皮白玉,有的是纯白籽料,有的是青花,有的是山流水。父母,就是这些“原料”,最直接也是最佳的雕刻师。所以有了孩子,当爹当妈,就一辈子坐在了水凳上。不敢说玉琢便成器,最起码,咱得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吧。

image

我特别理解,咱老祖宗早就有的期许:“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谁不愿自己的孩子,风貌正佳,高山流水才香扑鼻。尚德有志,文武张弛拳拳到肉。有龙成龙,有凤成凤,有福纳福,有禄迎禄,有科便登科。这种极具正能量的祈愿,是咱们行走人生的,一种绝佳动力。

image

其上刻字曰:“玉树芝兰,谢庭兰燕山桂登科必。”

image

当然,能否成龙凤之事,有时候,人可为,需天谋。希望孩子们,先成为乐观通达之人。怀揣动力,始终前行,不问西东。

image

《香插-芝兰玉树》

好啦,我也拽词拽的差不多了。这件作品,有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作品的原料我买来时,290克。现在呈现给大家的,两位童子,官带福禄,只60克。我当爹雕“孩子”,大刀阔斧比较狠,还蛮有效果。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