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假期,与几位老友一起去了荷兰,并转道瑞士进行友好访问。从寒风刺骨上飞机,到冰天雪地下飞机,我总感觉,应该会有一群手捧郁金香,面带灿烂笑容的女同学,鼓着掌,唱着歌,手拉横幅上写:“热烈欢迎崔大师”。结果只有冻到不流通的空气,和机场小推车在迎接。image

梵高故居疑无路,阿尔卑斯又一村。说迎接我,并不是凭空的胡思乱想。瑞士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也就是咱常说的,巴塞尔珠宝展,想必珠宝圈的朋友们不会陌生。每年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时候,巴塞尔也如约开展。

我去过吗?没有。想去吗?没多想。也许假以时日,未来的某一天,青藤玉舍的英文招牌,会出现在巴塞尔。让外国友人,嘬一口阿尔卑斯棒棒糖,看一眼美玉。应该挺得劲。

image

呵呵,聊的有点远。说到远,我想起了咱们历史上,出远门的两位高僧。东渡的鉴真,西行的玄奘。鉴真六渡日本,被日本人民尊称为:“天平之甍”。意思是说,鉴真是日本天平时代的,文化屋脊。鉴真把佛法带到日本,给他们启了智,开了光。而且,他把最为实用的医学技术,传播到日本。其救死扶伤的地位就是,日本神农,日本李时珍,日本华佗,日本张仲景,可以说是日本的医祖。一言以蔽之,如果没有鉴真,漂洋过海来看他们。日本的文明之路,不知道要多绕几个弯。所以联系到日本后来,对中国的所作所为,真的是,病好了打医生,念完经骂和尚。

image

image

聊到玄奘,总是会往齐天大圣那想,要么就是女儿国国王,那一声酥柔的:御弟哥哥。《西游记》里面,唐太宗给玄奘西天取经开欢送会,然而历史上玄奘是,“冒越宪章,私往天竺”。自己一个人偷渡去的,“难行能行,难忍能忍”,没有悟空、悟能和悟净。译经传法,博闻强识,惠利苍生。鲁迅先生说玄奘是:中国文化的脊梁。“中世纪印度的历史漆黑一片,他是惟一的亮光。”产生亮光的火把,就是玄奘所著的《大唐西域记》。玄奘,伟大。

image

《龙马精神》

朋友会问,这件作品上雕刻的高僧,是鉴真还是玄奘?都是。是他们身上闪耀的龙马精神。有飞龙在天之志愿,有万马奔腾之功力,有降龙无悔之决心,有马踏飞燕之绝技。如此,伟业当成。

image

image

image

我由衷的敬佩仰慕,如鉴真玄奘这般人,胸怀大似海,意志坚如铁,心向往必达。自知渺小庸碌,把他们当偶像崇拜一下,也是好的。盼着咱玉雕文化,也能东渡、西游、北上、南下,传向四海吧。

image

image

欧洲很多国家,都是弹丸之所在。但他们保护自身文化的,百年之功。特别值得我们学习。一砖一瓦,一笔一划,哪拍一滴颜料,都渗透着文化基因,被妥善保管。值得一提的是,同行的好友晓东,感慨万千地一不小心,将自己的一条顶级籽玉手链,断撒在阿尔卑斯山下。他很高兴,为向世界人民传播玉文化,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