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玉属山料爆破开采,体量偏大,非其他玉料所能比拟。天然、人工合二为一,注定其形状多变,再无相似体态。因其多变的色彩纹路,更有多种意想不到的种种组合,经人工选择、妙手剪裁后,其适度的高宽纵深比例,为圆雕技艺提供了充分的施艺空间,形色相依、造型和体积浑然一体,大度、敦厚,更能成器,乃至重器。没有挂件的玲珑小巧,更似一幅立体的画,厚重、深远,待你走近,深入品鉴,2017年度玉神十大经典中的《月印敦煌》、《秋山问道》和《兰润春山》便是如此。

独玉多色,色彩在绚丽明艳中更兼浑润,艳而不浮、浓而不沉,沉稳大气。其特有的蚀变斜长岩结构造就色彩的带状和团状分布,玉神团队经过多年苦心钻研,顺色立意,依形就势,对其色彩分布和用色规律早已了然于胸,多色铺陈渲染意境,俏色加强点醒主题,成就着独山玉雕刻以俏色为主的创作主线。虽不轰轰烈烈,却也耐人寻味,恰似一首无言的诗,没有华丽的辞藻,唯有生活的本真流露。2017年度玉神十大经典之《芳华》、《一溪童真》和《清溪涓流》即为这样的经典。

2017年度玉神十大经典独山玉作品 【查看详情】

玉神人善于琢磨。一为寻求每一块玉料最佳的承载内容和呈现状态,无论是17年度十大经典中《万山红遍》的赤色红岩、《兰润春山》的春水潺潺、《清溪涓流》的薄纱轻幔,还是《月印敦煌》的空灵、《芦花浅水轻舟还》的梦幻和《一溪童真》的顽皮,无不彰显着设计的奇思妙想。二是善于雕琢,通过工具施艺,传达思想,表达审美,没有过度的透雕、镂空炫技,只有本分质朴的陈述,宛若中锋行笔,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一改旧有独玉凌厉、粗糙的陋习,呈现出温润敦厚的君子之风。

独玉独厚,玉神善琢,天工开物,天人合一,美玉良器,玉承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