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近日,由释印恒法师策划组织、主持的《艺海寻猷—雕塑艺术境界研讨》在泉州德化、惠安两地开展,来自福建、广东等地市从事玉石雕刻及陶瓷艺术的人员40余名在一起交流探讨,连紫华、邱启敬、潘惊石、王向荣、布楚老刘等老师先后为大家做了专题讲座。

主讲人:邱启敬    地点:鼎立学术厅

知道邱启敬的人,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一个玉石雕刻大师,是当代玉雕界的标杆人物。他的系列极简、禅意风格的作品在玉雕界独树一帜,掀起了追捧狂潮,佛教题材《极乐世界》白玉雕以6400万人民币创下当今中国白玉雕拍卖最高的纪录。

极乐世界系列之一

你知道的,或许只是邱启敬老师的冰山一角,听完他的讲座,你也许会和印恒法师有相似的感受:“我们都误读了启敬,他不是一个玉雕大师,而是一个雕塑艺术家”。

 邱启敬在讲座上对自己十几年来的工作做了一次梳理,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思考向大家分享了自己在这段期间创作的众多优秀作品及思路,这些作品,穿梭于当代艺术、雕塑、工艺美术等众多领域,涉及的门类、题材,手法纷繁复杂。

邱启敬的作品之所以跨度这么大,离不开他的个人经历,他将自己的创作生涯分成三个部分:2005年之前,主要从事寿山石雕创作;2005年到2010年,整整五年的时间,他离开玉雕行业,而将全部的重心都转移到了对当代艺术的探索中;经过几年对传统文化的思考和重新认识,2010年,他重新回到雕刻界,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待当代玉雕设计。

自我·心性

邱启敬从内心深处隐秘部分,从潜意识层面出发,结合个体成长活动,创作了一系列的作品。

image孿生 |  玻璃鋼  / 創作時間:2007-2008年

裝置作品-急診1号 |  創作時間:2007年

现实世界是残酷的,理想、梦想,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容易被阉割。小婴儿后背的翅膀,象征美好。

被吞噬的人 | 福建壽山石 / 創作時間:2004-2010年

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邱启敬正在中央美院学习写实主义雕塑,他在思考传统的寿山石、宝玉石如何与写实主义雕塑进行嫁接,并找到协调性。

image血色系列  | 福建壽山石 / 創作時間:2005-2010年

这也是一件写实作品,与西方的雕塑手法不同,他结合了中国传统的雕塑方法,讲究天人合一,因势造型。

image大山  | 福建壽山石 / 創作時間:2001年

世界·外相

这部分是邱启敬后期介入当代艺术,对社会,对当下做了一些思考后所做的作品。

image

2003年,邱启敬进入中央美院雕塑系学习,读书期间,一直在思考石头未来的方向是什么,他尝试着用雕刻寿山石留下的无用的碎片,雕刻了这些作品。这些作品明确了他的一些想法,就是艺术创作的思考和突破,要回到日常,回到身边的事物。这影响了他之后两三年的工作。

image

这是邱起敬在探索当代艺术期间所做的作品——《大迁徙》,“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到寿山山上考察,漫山遍野的寿山石矿渣,在经历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后,焕发出鲜活的生命力,变得格外耀眼,我就想象要是这些寿山石全都在山上站起来,会是怎样一种景象。”回去之后,他雕了第一件作品,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image
邱启敬不仅仅把他们立在了寿山山上,还继续往下延展,把它做成了一次流动性的装置艺术,甚至是行为艺术。在这期间,他在思考,怎么才能让艺术彻底回到自身、回归生活。

image

作品从山下下来的时候,邱启敬在城乡结合部做了一次很大的行为艺术表演,雇了当地民间的舞狮团、乐队、几十辆拖拉机,浩浩荡荡上千人,播放的着时喜时悲的传统音乐,试图进入二环路,结果被两辆警车卡在半路。

image大遷徒—地景裝置事件  |  福建美術館

image大遷徒—地景裝置事件  |  北京798

image大遷徒—地景裝置事件 | 上海多倫美術館

这件作品先后在福建美术馆、北京798、上海多伦美术馆等地展出。从06年开始创作,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邱启敬把每一次的展览及全部的时间、流程、运输、装箱,全都记录了下来,每一次观众的介入,都成了他作品的一部分。所以它更像一次非常大的行为艺术。

每一次的迁徙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邱启敬通过反哺的方式来追求自己喜欢的艺术,“每一次展览过后,我都口袋空空,我会加班加点雕一些传统的,市场特别需要的东西,一张卡累计到十几万了,又带上大部队重新出发。”

传统·文脉

经过几年对当代艺术的探索,对传统文化进行深入思考,有了重新的认识之后,2010年,邱启敬开始重回到宝玉石雕刻界。

image涅槃系列 | 和田白玉籽料 / 創作時間:2011年

2011年,邱启敬从传统文化之外考虑佛教文化在中国当下的一种现状,创作了这尊脸和身体均被简化的佛像,很多人给他取名“无相佛”,用以表达佛教文化或一尊佛正在生成和消亡。

image涅槃系列  |  和田白玉、青花籽料/ 創作時間:2011年

围绕这件作品,他连续衍生创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名为涅槃系列,外界把他的作品定义为极简、禅意风格,实际上,他相当抵触这种说法,“本身风格的形成或成熟,在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当中是一直被我抛弃和抵制的。完成了一件小佛,后面可以变化做出千千万万形式不一样的作品,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一直在重复自己。”他一直试图从内涵上发现艺术更多的可能性。

为此,他从传统文化中追本溯源,从国画的山水、花鸟、人物、传统写实雕刻手法等各处汲取营养,“传统宝玉石雕刻山水的概念起源于传统的国画,你要雕山水的话,就必须理解宋元明清山水文化的脉络,在国画上面需要很深的浸淫,不能照抄,要有独树一帜的想法”。

image寂山水  |  和田青花籽料  創作時間:2013年

青花材料独有的水墨气息,结合西方抽象主义和魏晋山水道家玄学的一些东西,他创作了这件作品。

image錦灰堆 系列  |  和田碧玉、青花籽料 / 創作時間:2012年

虽然寿山石写实和仿真的雕刻手法早期已经特别兴盛, 但他想找到写实主义在传统文脉中的可能性,于是找到了锦灰堆,“宋朝画家钱选,有一次跟朋友喝酒,朋友提议他画张画,他随手画下了剩下的残羹,锦灰堆后期演化成国画的品类,成了一种很古朴的、超级写实的艺术表达方式。”

image狗尾巴草  |  和田碧玉籽料 / 創作時間:2014年

每年一到夏天,邱启敬都会在自己的工作室种上一些狗尾巴草

image大米  |  白玉籽料  / 創作時間:2015年

用雕刻其他作品剩下的废渣雕刻而成的262粒大米,并用微雕手法把心经刻在上面。

溯回到传统文化之后,如何将其根源性的东西汲取出来,邱启敬认为要回到传统文人的创造性,学习他们的思考方式,而不是仅仅着眼于传统文人所创造出来的物件。艺术是鲜活的,艺术家要放下自己旧有观念或经验,实实在在去感受身边的事物,并进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