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心思细腻、感性或许是女生与生俱来的优势,尤其是对细节的观察比男人要透彻深刻,而90后的玉雕师廖文静就是典型的一位,在她的作品中有不少少女系列作品就抓住了人物微妙之处进行刻画。

image

廖文静·月光下的凤尾竹

《月光下的凤尾竹》《沐浴春风》《海之韵》等作品就是廖文静透过石头表达女性内心纯洁、柔情的世界,比如柔和流畅的头发丝刻画给人以唯美视觉,极具想象空间和画面感。

“作为我个人的性格来说,可能更偏向女性思维一点,平时喜欢观察一些事物,无论是人的一些情感还是身边的花草树木也或是小动物,我就喜欢用石头把这些微妙的地方表现出来。”廖文静如是说。

image

廖文静·黑玫瑰

黑玫瑰根据石头天然纹理创作,也借助黑玫瑰来赞美女性,她代表着坚强、勇敢、独立自主的性格,她的原型更接近上世纪三十年代内忧外患下老上海的时代女性。

image

廖文静·面具

面具解读的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存在的一种神秘感,而这份神秘感也来自对对方的的好奇心

而这些作品都是廖文静内心想表达女性在不同角色,不同场景下所展示的美。自幼爱画画的廖文静,尤其喜欢画美女,对不同朝代和年龄阶段的女性颇有研究,一有机会总要在纸上描上几笔,学徒时期的廖文静心中有很多想法,憋了一股子劲,开工作室的时候终于如愿所偿。

image

廖文静·素描人物画

当然除了少女题材廖文静也会雕刻一些佛教题材,但无论何种题材,她的作品都偏向唯美主义和理想主义,“这个世界无论是多么残酷或现实,总有美好的一面,我更想向观者传递的是一种真善美、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廖文静在采访中说道。

image

廖文静·天女散花

不过对于创作,廖文静却有些“倔”,有些作品她很坚持,用她的话说,我并不在意有些作品能不能卖出去,我就是纯粹地想把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和观点表达在石头上。

image

工作中的廖文静

如今廖文静已带了好几个徒弟,但对徒弟她要求有些“特别”,必须为人正派、勤奋好学,积极进取。不过对于管教徒弟廖文静并不需要有操过多的心,她认为学习靠的是一种自觉性,而人与人之间也是相互的。“很多时候我是发自肺腑的,只要他们想学我都会毫无保留的教给他们,他们在进步的同时自己也在进步,况且我还年轻还有很多成长的空间,没必要藏着”廖文静如是说。

image

廖文静·素描人物画

这或许与廖文静的性格和经历有关,在没有接触玉雕之前,廖文静本就酷爱美术,高考时好不容易考上国美,但迫于家庭经济而错过了深造的机会。在希望破灭之际远在云南做翡翠生意的一位姨介绍可以去学学雕刻这门手艺,那时的廖文静看到一丝希望,经父母同意后便独自支身前往云南边境小城瑞丽学艺,于是也就开启了廖文静的玉雕人生。

image

廖文静·花想容

“因为我从小身体质弱,然后学玉雕才学一两个月就生了一场大病,住院了半个月。这段时间我就不断告诉自己,等自己病好了之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学。后来从医院出来之后,我很珍惜每一块手上的石头和创作的机会,尤其是自己单独做的时候”廖文静清楚地回忆道。

image

出师后的廖文静,凭着自己的能力开起了工作室,然而是手艺人的廖文静却对经营、开店等等一窍不通。“那时我自己也没干过什么大事,这对于我来说也算一件大事吧,自个儿把店开起来,然后又带了徒弟,当时还压力挺大的,家里人也不在身边,我姨他们又有事情要忙,总是麻烦他们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弄,包括店里的装修、招徒弟什么的”

image

廖文静·钟馗抓妖

“当时压力太大了就一人在那个办公室里哭,现在想想觉得还是挺搞笑的,毕竟在此之前我也没做过什么大事嘛,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要做那么多的事,要请人吃饭呀,发请帖呀,打电话呀……后来这个事情过了以后想想,其实我当时还是太稚嫩了,现在都不是个事儿”廖文静笑着说道。

image

如今的廖文静处理事情来游刃有余,把工作室打理得井井有条。“也许这就是成长,在没有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总绝得自己承受不住,感觉压力特别大,自己走过觉得其实也没那么艰苦,没有那么难”廖文静总结道。

image

廖文静·上善若水

对于未来风云变化的市场,廖文静却充满信心。“我认为好的东西总会遇到伯乐,无论行情怎么变,你只要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就行”。

名家简介

image

廖文静,90后玉雕师

廖文静,湖南永兴人,2010年进入玉雕行业,跟随福建玉雕师林建辉学习玉雕,专供人物挂件设计制作。之后又受云南玉雕大师段华竹指导,使自己对玉雕见解更加了解。作品设计新颖,以浅浮雕、圆雕、阴雕、阳雕相结合。对美女人物系列有着独到的把握和见解。

部分作品欣赏

image

廖文静·待字闺中

image

共舞

image

傣族姑娘的象脚鼓

image

风儿

image

霸王别姬

image

等风来

image

犹抱琵琶半遮面

image

廖文静·傣家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