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海派玉雕大师  卢智勇

卢智勇,字沐白,天津市工艺美术大师、上海海派玉雕大师、天津特级玉石雕刻大师、天津宝玉石协会副会长。首创了“沐白牌”,将圆雕引入牌子,更突显出灵动生姿的形态。2011年这一牌子的新形制荣获国家专利。其作品造型大胆,散发着充沛的情感,既有传统文化中的幸福温馨、诗情画意,又有现代人生中的思索与体味。

玉雕创作里的“工”“意”“品”

能把工具技法用到得心应手,我想这就是玉雕的工夫! 没有打动自己的作品,一定也打动不了别人。

image

沐白牌  《洛神》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碰到一种情况——材料拿在手里不知道做什么好?

其实我只想说一句,永远是有根的艺术才有生命力。我们是否接受过院校教育,都逃不开中国美术教育对我们的影响。我们曾经过于推崇西方的艺术,而否定了自己的艺术与文化。

记得有一位搞雕塑的仁兄,他说:“中国雕塑史很短,应该是从五四运动以后开始算起的,原来的那些只是一些匠人们做的彩塑而已。”我不想批评他,也不想指责他。其实这也反映出我们美术教育上一个很大的症结——太淡化我们本土的美。我觉得这位仁兄肯定是没看过中国那些好的雕塑,估计连兵马俑也没看过。老祖宗传下来的优秀传统工艺、艺术,多的是让我们骄傲的地方,只是我们自己没有耐下心去研究,去把握。可当有一天我们向世界展现我们自己的时候,一定是那些具备华夏民族特色的东西,才能打动世界。

我们常说:“传承发展!”一定是先传承,才有发展。我从事的是白玉的创作与雕刻,那就聊聊玉雕创作里的“工”、“意”、“品”。

image

image

作品  《乐悠然》

玉雕中的“工”

“工”,说白了就是干活。生活中我们都喜欢、崇尚高大上的东西,转过头想想,所有高大上都是用“工”踏踏实实做出来的,用“工”的汗水换来的。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了底下的用工努力,所谓的高逼格也就无从得来。登月火箭也是百般“工”的聚合,任何工作都离不开“工”这个基础工作。

那么玉雕中的工都包括哪些?我把它分了三个部分:工夫,工法,工艺。

工夫

什么叫工夫?你看少林寺的武僧们练武,可以把平整的地面踩出许多的坑,那就是工夫!绘画,可以把线条画出力道,展现出吴带当风、曹衣出水那般的神韵与质感,也是工夫!那么玉雕的工夫又是什么?其实说白了就是勾一根直线能把它勾的直直的;勾一根孤线能把给它勾得顺顺的;磨一个平面,就是平面,磨一个弧面,就是孤面。心中想做什么,做出来便是心中所想要的。能把工具技法用到得心应手,我想这就是玉雕的工夫! 

就像是刘忠荣、易少勇大师,他们能把一个小牌子做得如此精美,有一部分原因是源于他们在老玉雕厂做炉瓶的经历。炉瓶在对砣片、钩砣、平棒这类工具的把握和使用上更要求工整平稳、一丝不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千锤百炼,才有了今天方寸间的细腻与精美。就是素牌子也会被那线面的张力美感所折服,但凡有成就的大师们哪一个不是具备了真功夫的。

工法 

工法,什么是法?它告诉我们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该怎么干。简单的说,你得在准许的范围内做对的事。其实玉雕的创作也是一样,有适合做的,也有不适合做的。比如:用南红来创作的很多题材都很漂亮,但用红色来做观音和写实人体是否合适就值得商榷了;比如强肌理效果引入南红翡翠就很好,但是引入白玉呢?是否合适呢?每种玉石都有它自己的特性,如何发挥它的特性,寻找适合它的题材,再用合适的手法表达出来。就拿白玉来说,它本身就具有温润、凝脂的特性,比较适合含蓄内敛的情感表达。大刀阔斧、大开大放的表现手法一般就不太适合。在尊重材质美感的前提下,用细腻和有张力的柔软来表达就比较适合白玉的创作。

image

image

作品  《来钱啦!》

这是我用和田玉青花创作的一件作品,因为很欢喜的样子,就取了个俗名《来钱啦!》,有钱谁不开心啊!

我利用戈壁料特有的毛孔雕刻成老财主黑皮袍的领子和下摆,俏雕的墨镜、微微躬起的后背更增添了人物的憨态。我用了许多圆润饱满的线条来表现人物的丰腴和喜感,在细微之处尽可能的传达出传统文化的韵味——那怀抱的烟袋锅,烟丝包,保暖的袖筒更充满民间中生活的乐趣。那份对生活中美好的期许都蕴含在这细腻柔美的线条和传达出的平和喜悦中。

image

image

《来钱啦!》

工艺

通过工夫、工法达到工艺这个阶段,这里我先把工艺的“艺”放在好看、漂亮这个层面上。我认为一件艺术品如果不能给人传达美,便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许多东西一定是先被它的外形、外貌所吸引,然后才有兴趣进一步去观察它、欣赏它,进而产生更多的情愫与共鸣。如果连美都没有,就算主题立意再好,可能你都没有兴趣去了解。没有打动自己的作品,一定也打动不了别人。

还有一个,有时候在创作中我们想表达的主题不够清晰,自己的能力驾驭不了,表达不是很生动,结果反而堆砌了一堆乱七八糟、似是而非的东西,还要靠我们讲述别人才能明白。当你的作品从美感上不能吸引别人的时候,其它你想传达的东西,就都是狗屁了。 因为人家根本不想深入了解,你说什么都没有用。

image
作品  《新禧》

这是和田玉籽料,有非常美的沁色。我在雕刻过程中尽量保留了整个原皮,不去破坏它。熟美的皮色化成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头,大红盖头下吉祥喜庆的新娘子含羞掩面,浅笑如兮,洋溢着温馨与幸福。一目了然,我想不用解释大家都看得懂。

image

《新禧》  局部图

玉雕中的“意”

意,在此主要是指一个人的思想与想表达的内容。我想从如何寻找“意”的角度说两句我的见解。很多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特别同意。但该去看什么、学什么,还是可以有先后和选择的。

有朋友说,我想去国外的博物馆,或者卢浮官,大都会这样艺术气息浓厚的地方看看,我觉得挺好。艺术相通,无所谓东西方,都是可以让我们借鉴与欣赏的。只是有一点,诸君莫要忘了——我们的根在这里,我们本土文化在这里,我们从事的是与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职业!

中国太大了!我们自己的家里还替我们保留了相当一部分好的东西,比如说敦煌的莫高、榆林;山西的双林寺、玉皇阁、永乐宫;北京的法海寺等。朋友们有不少都是北京的,法海寺多近呢,里面传统的壁画真的很美,它都保留下来了。这么多精美的艺术就在我们身边,而且这些是源于华夏历史,源于我们血脉的东西,从美的感受上更能抒发我们的情感。还是开始我想说的那句话——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一定要多看看我们自己好的东西。

生活中的美很多很多,人总说生活中并不缺乏美,只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如果你能够做到细心观察、静心思考、用心实践,能够去发现,去捕捉,心中的情感有了,“意”自然而然也就流露出来了。

image

image

作品  《上海·记忆 2015》

上海,是时尚璀璨的魔都,是风情万种的东方巴黎,是在老石库门下依旧咿呀着吴侬软语的上海。上海是我生活了十年的地方,这里的一切开始与我息息相关。我不再苦恼那下着的没完没了的梅雨,不再苦恼冬季无处躲避的湿凉之气······于是,有了这件作品——《上海·记忆2015》。真诚地生活,用心去爱,这是一座城市,一条街道。有时候相爱就是一个吻,吻下去,情便注定了留在这里。

这个作品介绍比较复杂,大家有兴趣去的可以关注下公众账号“沐白公馆”里面有详细的介绍。

image

沐白牌  《财运到》

玉雕中的“品”

品,品相,是作品最后所呈现给我们的一个感觉。我简单的把它分成两部分,好品跟坏品。

先说说好品:

1)好看。就是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挺好看的,挺美的。

2)有自己特征的美。产生一种独特的韵味,可以是清新的,或者热烈的,还能是含蓄的······

3)不是人,这种已经不是人的能力所创造的美。美到无以复加、美轮美奂。令人神魂颠倒,执念痴迷。你可以自己脑补,应该不乏令人赞美、惊叹的艺术品。

坏品我也把它分了三类:

1)不知道什么叫美。

2)纠结错乱。这种人越玩越不美。

3)也不是人,心理变态,看到美就有不共戴天的仇。怎么恶心怎么来,怎么傻缺怎么来。

image

沐白牌  《高枕无忧/喜象升平》

卢智勇与群友互动

群友:沐白牌的特点是把圆雕更多的运用在规整的牌子上,从而产生更多的变化和审美情趣吗?

卢智勇:的确是这样的。当一样东西要进行突破的时候,其实无外乎加减二法——要么把很多的元素加进去,然后再去尝试、去筛选、去调整;要么把原有的减少。

沐白牌里加入了圆雕之后也有一个难点,就是我现在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怎么保持平衡。毕竟牌子要戴的,戴起来歪七扭八就不好玩了。很多老一辈的师傅们,像刘忠荣大师浮雕的牌子,他已经把人物和山水的浮雕做的非常极致了;易少勇大师把阴刻、牌型变化的一些东西也做到极致了,如果还沿袭曾经的路子是很难超越他们的!

我想,在传统的文人牌子上面去有所突破,就要去加入新的元素。沐白牌圆雕的融入让牌子不再拘泥于方框之中而变的灵动起来,从而产生一种新的视觉效果。我的沐白牌,也还在探索中,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image

沐白牌  《花雨同春》

群友:您认为材质本身有属于它自己的语言。那么您觉得沐白牌更能解读白玉的语言吗?比如,白玉的温润,内敛,雅致等等这些语言。我认同每一种材质是有属于它天性的语言的。

卢智勇:您这么问我肯定觉得沐白牌是适合白玉这个语言的,我们都有护犊子的天性嘛!其实沐白牌是否适合解读白玉,这个答案应该是广大玩家藏家给的,而不是我给的。材质本身有属于它自己的语言,也正如您所说,白玉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温润、内敛、雅致的。所以一般太暴力 、太张扬的语言就不太适合白玉。以上仅是我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群友:请问卢老师,在玉雕中用白玉去表现画面并不占优势,尤其人物的开脸在视觉上很容易失真。有什么方法可以去做调整吗?

卢智勇:我觉得也不能这么说,白玉由于其颜色属性比较弱,倒是表现的东西更宽泛一些!关键在于表现什么画面。关于人物开脸上容易失真的问题,很多时候失真,是由于雕刻师自己的功力不够造成的。面对硬度比较高的材质,如何巧用工具去把控人物面部的结构,这就要求雕刻师多磨多练,在结构的基础之上,锻炼点线面如何起伏转承,注意线条的舒展流畅,神态细微的变化,需要下刀准确,更要耐心细致,每一个小面、小线条都不能乱,不能有瑕疵。优秀的抛光师是可以提升作品品质的,但很多时候并不是抛一次就得活了。很多细节上要再修、再抛光反复调整好多遍,最后才达到完美的神韵。

群友:以卢老师现在的造诣重新做面具题材,能给个设计图看看么?或者找个普通料做现在理解的“面具”,通过新旧作品对比让我们理解其中心路变化。

卢智勇:面具这个题材,现在没有想法去做。因为创作有时还是需要一点激情的,情绪来了信马由缰,畅通无阻,没情绪做出来也会很勉强。心境不一样,我那个阶段内心充满了被挤压、束缚捆绑的感觉。如今时过境迁,很多面具我都已经扔掉了。如果您对这个题材感兴趣,做的时候尽量多考虑下整体的虚实关系,神态上如何更能传神地表达出人内心的微妙情绪,可以考虑有些面具是快溶化了的,即将要消失的,也可以增加有些面具的扭曲感,使它们看起来更受压迫,继而产生对自由天性的表现效果!

image
沐白牌  《望子成龙》

群友:我个人认为翡翠和白玉相比一定会复杂得多,更多时候玉雕师更重要的技能是能够处理各种材质的复杂性而不是挑剔材料本身是不是适合自己。

卢智勇:我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处理各种材料、去适合那么多种东西。小时候我认为自己很厉害,什么人物、动物,花鸟鱼虫我都行;做翡翠的时候我也认为,我对颜色能够把握得很好,觉得翡翠颜色越多越好,我最擅长的就是俏雕。曾经认为给我条裤衩,我穿外面我就能当超人。但是今天我四十多岁了,反而觉得我可能没有能力去把握那么多东西。我们一辈子能够去做好一个类型的东西,已经对得起我们这辈子干的事情了。

群友:牌子采用圆雕,对厚度有什么心得和要求?

卢智勇:圆雕对厚度没有太多的要求,在1.2或者1.5的这个厚度对我们选择题材的范围会大些。我自己做的牌子,四七比例的比较多。四六的牌子加上圆雕在视觉上略显矮粗了一点,缺少一些挺拔的美感。做四七的牌子,厚度1.2左右为好。如果薄一点的话也不要紧,我们可以做仕女或者做一些纤细轻盈的题材。基本还是因材施艺,把握住视觉和手感的舒适就好了。 

image

沐白牌  《凌云壮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