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被问道:“老崔,你让儿子以后搞艺术吗?”我答他:“估计不会。因为儿子是亲生的。”艺术这两个字,就像茅台。少喝飘飘然,多喝麻醉自己。玉雕手艺,处在一个向艺术高点,爬坡的阶段。这个过程中,更需要用技艺的变化精进,让自己保持清醒。

image

皮色,是当下玉雕的主流话题。璞玉之皮无限好,无数英雄竞折腰。“红皮白玉”这四个字,让玉石原料的价格,一步步登峰造极。我不多说,朋友们应该深有体会。对于雕玉的大师傅们来讲,针对面粉价格飙升的现实,最需专注而行的事情,就是做出更美味的蛋糕。

image

玉石的皮色,可以说是璞玉的一种精华。就像,大地把白玉割了一道口子,流出来的凝血。有时候,色皮可遇,雕色不可求。

image

每一块玉上面的皮色,都不是随便出现的。(人工二上皮除外)所以对皮色的设计雕刻,就特别费脑子。

一:不为留而留皮,别老拿尺子量着雕,虽然一寸皮色一寸金。但有时需要,把皮色撬开做,纵向深入。是为撬色。

二:皮与肉,灵与肉。皮肉之欢莫成皮肉之苦。雕皮设计的巧妙,在于皮肉整体,别断舍离。是为巧色。

三:俊俏之皮,画龙点睛。好皮犹如美人之痣,雕皮,浓妆淡抹总相宜。雕刻让一块玉皮颜值更高。是为俏色。

四:好的玉皮,如人之七窍,咱们要做的,是通过设计雕刻,让七窍通明,而不是七窍流血。皮肉雕刻之美,仿佛人之康健伫立。是为窍色。

image

其上刻字曰:“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image

这一,二,三,四,是不是说的有点玄。但真的是,心中所练,手中所想。如这金钱豹之眼,将皮色撬开,镶入祖母绿一微粒。如这红黄之皮,杂而不整微丑,随其豹形,即生风俊俏。

image

如这写意之喜鹊,与豹形虚实相间,为求巧妙,取报喜之彩。如只有皮色,实为单调,整体成一枚玉戒,喜于掌间,贯通开窍。这样一来,雕色的一,二,三,四,就用齐了。

image

此处还有一点撒金之皮,雕一方井之形。方井,又称丰井。取之不尽,丰收不绝之美意。清代水利专家郭柏苍,《方井铭》中道:

“山下出泉,日润百室。

正气孤行,灵脉无窒。

瀼瀼承露,溋溋吞日。

廓其有容,满而不溢。

守口虚中,韬光闭密。

有美内涵,其泽广出。

凿者何劳,汲者何逸。

行潦不溷,淘之无术。

潜龙欲居,旱魃所疾。

震动离明,终古如一。”

这段我已经倒背如流,但正着背,有点背不过。

image

image

《玉戒-报喜》聊了这么多,大伙也听累了,我也没词儿了。千言万语一句话:报喜不报忧。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