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平玉雕加工业距今已有400余年的历史,如今在镇平,30多万人的玉产业从业大军,证明着镇平玉文化的璀璨和强大生命力。

image

百花奖金奖《山林逸景》

     镇平玉雕造型生动,雕刻精细入微,艺术珍品不胜枚举。岫玉《九龙双层转动花薰》获国家百花奖优秀创作奖,现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河南厅;水晶作品《三教九流图》被作为国礼赠送俄罗斯总统普京;玉雕作品《天上人间》曾拍出28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
     近年来,镇平玉雕大师的作品先后在“天工奖”、“百花奖”、“陆子冈杯”等国家级大赛中屡获金奖,有时甚至夺得半数奖项,这一件件巧夺天工的玉雕作品无不彰显着镇平玉雕大师的大国工匠精神,浸透着他们对艺术的极致追求和独具匠心的创造力。
大器晚成——从“粗大笨”到“高精尖”

4月的镇平县中国玉雕大师创意园内,鲜花吐艳,蓝天白云辉映下的徽派风格别墅群内,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位玉雕大师正在潜心创作。

image

苏州园林风格的玉雕大师创意园

      谈到镇平玉雕的飞速发展,镇平县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刘晓强从“萝卜快了不洗泥”这句俗语开始。他说,1980年到2000年为镇平玉雕的飞速发展时期,市场需求量大,几乎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为获得高额回报,一些玉雕艺人争分夺秒生产,不乏粗制滥造的作品,镇平人在获得短期丰厚物质回报的同时,“粗、大、笨”也成了镇平玉雕的代名词。为改变人们对镇平玉雕“粗、大、笨”的印象,镇平玉雕界在提升玉雕品质方面着实下了一番苦功。
      2001年,镇平玉石雕刻大师王东光创作了独山玉作品《浴》,并在当年的河南省玉雕精品展评会上荣获了金奖。2002年,张克钊创作了独山玉《妙算》,把镇平玉雕的设计和制作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此后,《枫桥夜泊》、《恩爱百年》等一批佳作相继横空出世,把独山玉的俏色运用发挥到了极致。也正是这个时期,张克钊、张克钊等一批年轻的大师逐步走向成熟,成为玉雕的中坚力量,镇平玉雕由此步入中国玉雕一流行列。

镇平玉雕界还通过举办玉雕节、中国玉文化高峰论坛、玉雕精品展评、聘请业内大师授课等活动,使镇平玉雕在短短10年内,跨入国内一流行列,从业人员达30多万。

      如今,镇平有24名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和280多名省级玉石雕刻大师。其中,中国玉石雕刻大师仵应汶成为业界公认的“中国水晶雕刻第一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张克钊成为业界“中国黑白人物雕刻第一人”……镇平玉雕大师团队在继承玉文化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博采众家之长,形成了以独山玉为代表,集田园、俏色、传神为一体的玉雕风格,逐渐成为镇平玉雕的一个个熠熠生辉的金字招牌。
      十年磨一件——精益求精的执著精神
      一件作品的创作时间是5年,甚至是10年,在如今这个追求速度和节奏的社会,你是否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年近七旬的仵应汶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仵应汶是首届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是镇平玉雕大师群的领军人物。记者采访他说,他正在创作一个佛教题材的水晶作品《万法归宗》,“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创作过程,已经是第11个年头了,因为原材料太珍贵了,我想让它得到最完美的艺术呈现。”
      仵应汶上世纪50年代初出生于镇平县一个玉雕世家,1972年进入当地玉器厂工作,20岁时创作的岫玉《九龙双层转动花薰》荣获国家工艺美术百花奖优秀创作奖,现珍藏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河南厅。
      2006年他精心雕刻的水晶作品《三教九流图》作为国礼赠送俄罗斯总统普京,为寻找原材料,他走遍国内所有水晶市场,创作期间废寝忘食,沉醉入迷。仵应汶调侃说,那是一段地狱般的日子。
      十年磨一剑,是对仵应汶艺术生涯的最好诠释。这些年来,他创作的作品特别注重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别具艺术感染力。如作品《千手观音》中的观音慧目下视、面目慈祥,手部刻画得十分细致,或伸、或屈、或正放、或侧举,灵动地表现出观音拯救众生于苦难的慈悲胸怀;又如黄水晶作品《佛首》利用亮光与亚光相结合的手法,将佛像面部处理得既有质感又沉静安详。
      在镇平,一个玉雕大师可以带动一个流派的传承。仵应汶40多年的玉雕从业生涯,学徒已突破千人,70后梁飞雄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老师的影响,梁飞雄做玉雕,追求极致,每一件作品都力求做到最美。记得那是一个偶然机缘,原石已经被量好尺寸,准备切开出手镯的时候,梁飞雄当机立断买下,经历无数个日夜雕琢,终于把别人眼中普通的手镯材料变成了备受人们喜爱的《四臂观音》,并荣获2011年星火奖金奖。
      爱玉之人看到一件件巧夺天工的玉雕精品时,他们如何知道玉雕大师们在精雕细刻上下的苦功?在中国玉雕大师魏玉忠身上,同样能感受到玉雕技艺的神奇。他用整整两个月时间创作的一对清玉薄胎对瓶,不但外表一模一样,难分彼此,把两只瓶放在天平上,重量不差分毫。他的白玉作品《云龙瓶》获2004年中国玉石雕刻作品“天工奖”金奖,并入选全国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以微雕手法创作玉雕作品,中国玉雕大师郭文安是国内第一人,他用30余年的时间让微雕别开生面。其作品,无论是细如发丝还是小如米粒,其线条在圆转飞动中均不乏动感,极具张力。
很多人都对郭文安的玉石微雕作品《五百罗汉图》记忆犹新。在鹅蛋大小的玉料上,雕刻出500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罗汉,脸上的表情都清晰可见,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郭文安说,大型的雕刻可以借助很多现代工具,但微雕太微小,全靠手工操作。微雕中只要手稍微一抖,就完全报废了。郭文安在每一次微雕前,都把所要表达的内容在纸上画几十甚至几百遍,只有成竹在胸才动笔,他用半年时间创作的《五百罗汉图》曾引起玉雕界轰动,并荣获2010年百花奖金奖。image
第六届中国玉石雕作品“天工奖”金奖《和谐家园》
      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王志戈是典型的学院派也是个“较真儿”的人。他从学校毕业后,遍访名师,虚心向国家级玉雕大师仵应汶、孟庆东等求教,并跟随醒石工艺刘国皓大师学习玉雕技艺。他反复琢磨中外美术作品,在创作中大胆借鉴传统绘画、雕塑艺术手法,靠着刻苦的钻研精神,创作了一批风格鲜明的玉雕作品。“我们订制的玉器至少要等半年以上。”记者采访时,一位慕名而来的买主说,如今的时代,只有精细的、有品位、有风格的东西才能打动人心。
      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独辟蹊径的创新精神
      田间地头、顽童嬉戏、白发翁媪、农家小院……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张克钊的独玉作品,散发着浓浓的乡土气息,他也被誉为中国黑白人物雕刻第一人。
      张克钊说,黑白料清如带雨梨花,素如水墨白荷,朴素之美能让人忘却一切喧嚣和烦躁,而独山玉的黑白料感觉上就像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的生活印象。
      记者采访张克钊时,他说“独玉如发妻”,可见,他对独玉的喜爱已深入骨髓。张克钊最早引起轰动的作品是《恩爱百年》,获得2003年河南省“陆子冈杯”银奖,就是带着对已故母亲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怀念而创作的。
      在张克钊不断创作乡土系列作品的同时,童趣系列作品也逐渐创作出来。穿着黑布棉袄棉裤的孩童,与同伴们一起玩着乡村才有的古老游戏,犹如一幅幅老照片,记录着人们记忆深处的乡音乡情,让人久久难忘。其中“南阳娃迎农运”一举夺得2012年天工奖金奖,这件作品亦采用独山玉作为原材料,分别雕刻出七个孩子打篮球、踩高跷、踢毽子、抖空竹等七个运动场景,把儿童们特有的活泼可爱和天真无邪表达得淋漓尽致。
      提到宛派玉雕大师对俏色的妙用,2002年天工奖银奖作品《妙算》不得不提。在“因材施艺”的基础上,大胆尝试新的题材与形式,把俏色用绝、用活,造型的生动,美学的素养,技法的娴熟,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形成了全国玉雕行业的一股新风。      《妙算》还是独山玉玉雕创作首次在国家级玉雕比赛中荣获大奖,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长杨伯达,特意为此题字“妙算,妙!”让独山玉闻名全国,开启了独山玉黑白料峭色创作的先河。
      据中国玉文化发展史资料记载,中国独山玉的俏色运用,始于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玉鳖。镇平县玉雕管理局副局长宋哲认为,当今的玉雕界,白玉、翡翠、岫玉作品都在利用俏色,但万变不离其宗,大家在人物、花鸟上所用的手法也基本雷同。惟有独山玉的黑白人物的角色,运用是宛派玉雕大师趟出的一条新路,不仅使独山玉的黑白预料身价倍增,也极大地丰富了宛派玉雕的艺术风格。
      提到独山玉,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刘晓强。自幼对独山玉情有独钟的他执拗地认为,一块块原石是有灵性的,经过巧妙的构思创作,就能蝶变成一件件巧夺天工的玉器精品。
      早在2000年,刘晓强就倡议成立了“镇平玉雕青年联谊会”,希望同行之间多交流沟通,推广和展示新时代南阳玉雕形象。之后,他又率先成立玉神公司,专注发掘独山玉之美,这也是镇平玉雕另一大现象,那就是一个公司就能带动一个玉雕流派的发扬光大。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一大批玉雕大师脱颖而出,刘晓强、张克钊、刘晓波等享誉全国,他们的作品在全国大赛中屡创佳绩,如《心路》等数十件作品均获中国玉雕最高奖“天工奖”,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力作。
      “一个有品质的精细时代已经来临,这样的时代必将呼唤‘工匠精神’。弘扬‘工匠精神’,将在全社会倡导一种‘做专、做精、做细、做实’的作风,推动我国从‘制造大国’变为‘制造强国’。”镇平县委书记李显庆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镇平玉雕将继续发扬大国工匠精神,创作出更多深入人心的作品,推动镇平玉雕在更加广阔的市场上飞得更高飞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