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按照“美的规律”锁进行的创造活动以及所制造的产品都是具有审美价值,客观的体现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个方面。艺术作品的创作属于精神文明,它不仅具有物质形式,而且还存在精神内容。

艺术的物质形式必须是美的,艺术的内容也必须具有审美的性质。具有悠久历史的玉雕艺术,自呈现在人们面前起,就有其独特的艺术形式。玉雕的内容美均寄托在其表现形式中或形象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以说,缺少了形式美也就失去了内容美。玉雕艺术是刻划形象的艺术,设计者要根据天然玉料进行艺术构思,展示出事物的美,供人以享受艺术的情趣。

江苏省玉石雕刻大师:杨建发 ▲

在历史上,玉雕艺术因所处的时代不同,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用不同的形式来展现各个时代的思想情感和精神风貌,从中也反映出当时人们的审美理念和情趣,这是玉雕艺术表现形式的一大特征。“时代即风格”。风格是时代精神的真实反映。玉雕艺术的形式美也是贯穿着时代精神。

作为一个艺术家,其思想境界决定了其艺术境界。玉雕设计的理念,同样体现出个人的思想境界。在玉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可以看到,无论是红山玉文化,良渚玉文化还是殷墟玉器或“三代器’,从中都可窥探到不同时代,不同区域的特征和差异,这种“得化工之巧,具生意之全”的美意识引导喜下的形式表现是早期玉雕艺术形式的基本特征。

杨建发玉雕作品:镇守 ▲

有“吴人美治”之称的苏邦玉器久负盛名。曾有的风骚来自“小,巧,灵“的特色。“小,,灵”是苏邦玉雕的表现形式。“吴中一绝”陆子冈有碾玉妙手之美誉,他对于雕艺术形式有着深刻而独到的见解,因此才会有以“子冈”命名的牌片流传自今,“子冈牌”的艺术形式也成为了经典之作。之所以为经典,首先在于其创玉器形式之新意,并能很好贯彻美的法则,在则是更好地体现了玉雕艺术的特殊表现形式。

杨建发玉雕作品:舞凤飞龙 ▲

陆子冈将内容美,形式美和技巧美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把书,诗,画,印等各种艺术形式浓缩到小小的子冈牌中,这是对玉雕形式的一种突破性的创意。如今,琢玉人在此基础上又作了广泛的升华,高明的艺术家通过精心选择,取舍和概括,从而创造出更具“个性”的艺术形象,成为“典型”。所谓典型,主要是内容和形式表现的独特表现。

《天工开物》上记载:“良玉所集京师,工匠则推吴郡。”以“工巧”取胜的苏邦玉雕,不单是指琢玉技巧而言,也包括艺术形式的内在表现风格。《考工记》说到:“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为良。”“工有巧”应是广义的,也包含形式在内,技巧如果离开了美的形式,就不能体现出真正的技巧,同样在形式上“不巧无以为良”。

杨建发玉雕作品:威 ▲

形式不是固定的,他通过不断的演变进化,方能成为一个时代的风格,苏邦玉器以往追求宫“空,飘,细”的表现形式,我认为“空,飘,细”要有针对性,如一概而论则有失偏颇。我认为缺少内容的形式只是一具外形躯壳,其艺术也就失去了生命力,作品也就没有了艺术感染力,流于一般形式是艺术的贫乏。从审美角度来说,我们欣赏到的只是技术,而不是艺术。艺术以形式为载体,技术是为形式服务的,我们顺理成章的关系就好理解了。

杨建发玉雕作品:林肯 ▲

不同的材质,其表现形式也截然不同。“空,飘,细”发挥到翡翠,珊瑚等材质上会收到很好的视觉效果。如果运用到羊脂玉上就不是很恰当,定会把“材质美”破坏掉。艺术形式必须考虑到如何充分表现材料的自然美,因此,设计时应对不同材料给予何种形式是需要认真推敲的。

杨建发玉雕作品:云起龙骧 ▲

玉雕的艺术形式也不同于其他艺术形式,如绘画,雕塑,书法,诗词,音乐,舞蹈等。不同的艺术类别借助的载体不同,在表现形式上也各具不同的艺术“语言”,这是艺术形式构造的特殊性。在莫种意义上,形式就是一种艺术“语言”。玉雕艺术的“语言”主要通过形式来表达作品的思想性(及内容)。艺术的形式和内容,虽然无声无息,却能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和心灵上的震撼,艺术形式的真正意义莫大于此。

杨建发玉雕作品:战神 ▲

我对于雕艺术形式的探索和思考,在长期的琢玉过程中始终没有停止过。对传统的甄别和承接,对当代作品的鉴赏和认识,都作为研究对象来看待,目的是从中找到对艺术形式的理解和感悟,能在实践找创作出更具形式美感的玉雕作品来。我一贯认为一件好的能吸引人的玉雕作品必须具备材美,工巧,艺精,意深,新奇方可为良。运用有趣味的艺术形式,方能吸引更多人的眼球。我在日常琢玉实践中不断探索前进。

杨建发玉雕作品:马上封侯 ▲

我喜爱马的艺术形象,常在玉雕中加以刻画。而有趣味性的《滚马》是我最为“善待”的。在多次的塑造过程中,我感受到嬉戏中的“滚马”不同于奔驰中的马和静立中的马,“滚马”更能体现出马的情趣和人对马的感情。不同状态下的马在艺术家眼中也“各具神态”。我对前人雕琢的“滚马”作了认真研究,吸取其精华。为了能将“滚马”雕塑得更完美,更富有艺术感染力,我以“变通”和“生趣”对《滚马》的形象进行构思,力求生“三趣”。何谓“三趣”,古人云:“天趣者,神是也;人趣者,生是也;物趣者,形似是也。”

杨建发玉雕作品:达摩 ▲

“传神者必以形”,我对“滚马”的“形”作了严格的审美把关。对“面”和“线”的处理,力求达到“形成于情动”。为了把“三趣”充分刻画出来,我首先在“构趣”上做好文章,在局部和细节上都加以认真琢磨,尽量将“天趣”显示出来,把“滚马”在生动神韵通过雕刻的特殊语言充分表达出来,这就是我对“以形写神”的理解。“以线造型”在玉雕设计中和“因材施艺”同为基本特征。有人认为,我国对传统艺术就是“线”的艺术。书法艺术就是纯线的艺术,玉雕设计也离不开线。

线的形式有造型线,结构线和装饰线。抽象线的运用更是妙趣无穷,抽象线的处理最能产生美感,而线的质感是有针对性的,绝不能忽视。线的变化在每一件玉器上都要有表现的恰到好处,比如虚实,繁简,疏密,刚柔,曲直等。《滚马》对线的表现形式要求甚高,我对“线”的趣味性,“线”的流动美作了周密思考。在玉雕中,线的表现就是雕刻语言的可视性像,线的形式表现上有很多学问可以探讨。

杨建发玉雕作品:金蟾 ▲

不同的对象在表现形式上采取的手法也不尽相同,我在玉雕《笋》和《龟》的形象构思上以突出自然情趣为主。古人云;“玩物适情”。“适情”就是愉悦,是美。“写竹以气胜”。竹林中的笋本是竹子的芽,是生命之初。雨后春笋破土而出,象征生命的活力和顽强。笋,生于山林,故能“胸次清旷”,他无需人工的播种,却天然而来。“笋”成为我“会意”的造型对象。借物寓意,缘物寄情,是我抒发我对自然之美的赞叹,也是一种“适情”吧。

杨建发玉雕作品:笋 ▲

《笋》的写实手法,强调其自然特征,利用材料之巧色,把笋的自然形态展现出来。一大一小,其用意是反映生命的过程,在形式上以求对比,目的是为了加强艺术的视觉效果。我创作这件作品的动机,一是“会意”,二是“适情”,三是作品能给人“材美工巧”的印象。《龟》的表现手法侧重抽象写意,趣在传神。龟有祥瑞之说,“麟凤龟龙”皆为神灵。国人深信,仁者长寿。龟披甲,象征威武,实仁者也,有千年寿龟之说。

杨建发玉雕作品:天地同寿 ▲

我对“龟”的形式刻画去繁就简,强调神情,亦在一个“趣”字。多以天然巧色用以表达“玄武”之意。“求神气于形似之外,取生意于形似之中”,因此,我大胆地放弃对细部的刻画,注重虚中见实,不以工繁取胜,而以艺精见长。《笋》与《龟》的表现形式上是迥然不同的两种风格。前为写实,后为写意。我认为,玉雕作品都必须具有审美特征,情感特征和形象特征,他们三位一体,是密不可分的。

杨建发玉雕作品:荷塘趣事 ▲

当今,玉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提高和发展,已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可喜成绩。创时代之新,成为新一代琢玉人的共识和努力方向。精美的玉雕艺术品将不断地呈现在人们面前,玉雕艺术的表现形式也将更为绚丽夺目。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