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陈申乐是在他的“乐玉坊”会所,楼下都市喧嚣,楼上一壶醇而不腻的普洱,一方线条漂亮却绝不喧宾夺主的圆桌。上午,陈申乐心无旁骛全心沉浸于在工作室设计和雕刻,下午,在会所常常聚集三五知心好友,大家一起玩玉、赏玉、品茗,不知不觉,大半天的时光从容度过。

虽然已经是公认的海派玉雕大师,陈申乐却对这份淡然宁静甘之如饴,对于当下玉雕收藏各种充满火药味的争论,他都不急不燥,只回答记者:“品玉、赏玉,最终要回到玉雕本身的艺术和技艺。”

每个人心里一把壶

早就听闻陈申乐的大名,是因为他的“一把壶”,培养了一大批海内外拥趸,他总是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壶。”其实,陈申乐小学毕业就进入上海玉雕厂工业中学学习玉雕,毕业后被分配到玉雕厂炉瓶车间专攻炉瓶器皿,体量较大的器皿是他玉雕成就中最为人所熟知的,多件作品获得过多项国家级大奖。但是近年来,他独辟蹊径,在看似线条简单、造型质朴的玉壶上,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提到壶的收藏,可能首推紫砂壶。陈申乐的玉壶,胜在何处?陈申乐欣然为记者展示了两只小巧的玉壶,一只青海料,一只和田籽料,透过光线,青海料的玉壶呈现出碧幽幽的深色,真像一潭碧水,而和田籽料的,更显白净清透。每一只都可以一只手完全握住,玉石本身的温润加上壶的造型的圆润,这样的“一把抓”,的确可以享受到巨大的把玩乐趣,“人生拼搏,尽在掌握”的感悟也正是这把玩瞬间的顿悟吧。

为了能学习到紫砂壶制作的精髓,又脱离其窠臼,形成玉壶独特的气派。陈申乐无数次到宜兴,求教当地紫砂壶制作名家。“在紫砂壶的制作传统里,判断一把壶的好坏,是要兼具实用性与美观性的。但玉壶历来以观赏、把玩性为主,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标准,才能独立门户。”


陈申乐和田玉代表作品

       制作的玉壶,壶嘴和壶身,浑然一体,其实,壶嘴里有六个直径不过一毫米的出水孔。在光线下,壶嘴部分的玉胎薄如蝉翼。陈申乐告诉记者:“我制作的玉壶,胎的薄厚都控制在1毫米。壶嘴和壶身这部分制作时最难,钻头从壶嘴伸进去,轻了怕胎太厚,但稍一用劲,就会爆裂,至少要有个白点。那真就是美玉有瑕,是制玉者最大的遗憾。”

泻火者方得玉的真韵

尽管陈申乐制作的玉壶,名声在外,求者甚众。但陈申乐却认为并不是每个阶段的收藏者都适合收藏玉壶,“刚入门的人,一上来就收藏玉壶,是牵强的。那些听说你是国家认证的大师,就一定要买的,我也不一定卖给他,我早已经不追求头衔了。我从来不说谁是我的客户,收藏我作品的,都是我的朋友,我们在玉上有共同的审美。我把玩玉分为四个阶段:只听不买;一听就买;买了比较(斗玉);不予比较,对自己收藏的自信。收藏我作品的人都是第四个阶段的,我对自己的作品有自信,真心爱玉壶的,懂得玉壶价值的人也不会拿它去‘斗玉’。”

收藏陈申乐玉壶的藏家既有国内的玉器玩家,也有海外知名藏家。陈申乐认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我们是‘泻过火’的,不浮躁。这个‘泻火’的过程,没有多年的修炼是完不成的。只有这种火气和杂念消失,你才能归真,才能和玉对话。”

玉器行业迎来洗牌时代

艺痴者技必精,如今,陈申乐的许多作品市场价格已经媲美知名的紫砂壶大师的作品,甚至更高,许多人持几十万现金求购一件陈申乐的“一把壶”,但陈申乐仍然以“朋友价”出手,他说“我把这部分已经能看到的升值空间都留给朋友。”

同时,陈申乐对当下玉器行业的波动也有着清醒的认识:“玉器行业一般两三年是一个波动周期。随着上等玉石料日益稀少、开采成本上涨,今后收藏玉雕名家的代表作将会成为玉器收藏的主流。同时,玉器行业的洗牌时代也已经到了,原来那些打着某某大师的旗号就能卖出高价的现象将越来越少。 作为一个制作者,我对自己的要求毫不放松,每年尽心尽力、亲手制作的玉壶就那么几只,我把自己亲手制作的、监制的,只是指点几次的,分得很清楚,不会因为市场价格上去就都署上自己的名。”

相关商品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
  • 立即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