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文化的日益发展,审美的日趋变化,玉石雕刻“挖脏去绺”的时代早已过去,迎来的是对皮色合理保留的浪潮。在玉雕师的巧思细琢下,每一件俏色玉雕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绝妙精品。

清 桐荫仕女图

俏色之中,最为人所知的莫过于故宫博物院珍藏的清代《桐荫仕女图》,玉饰是由清廷的苏州籍玉匠用琢碗剩下的残料制成的。玉工用琢碗剩下的圆洞制成桐荫垒石,将沁处琢成门洞,以示门内的微光,堪称巧夺天工。对于俏色的定义是,在玉器工艺加工过程中,利用玉石本来颜色的一种技巧。说来轻巧,若要创作出真正令人惊羡的玉雕作品,则需要玉雕师对玉石的透彻了解以及精妙构思。

杨曦 满庭香

杨曦 枫情

而在当代,诸如《桐荫仕女图》丝毫不露匠气,处处浑然天成的作品,亦不胜枚举。俏色的出现,可以是锦上添花,也可以说是化腐朽为神奇,其中饱含的是玉雕师们的美学发现和艺术理解。

蒋喜 春色满园

瞿利军 浓浓秋意

葛洪 龙行天下

玉在峻滩,但受空明、水色盖上。石之美者为玉,这份美也包含了玉石天然的皮色。玉雕师得到原料的第一件事,便是依据玉材的自然色泽纹理,加以设计构思,使得作品的色泽、造型达到最佳的艺术效果。俏色之美,大致在于“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一巧、二俏、三绝,使得原本平淡无奇的玉石,焕发了光彩。

程磊 俏色荷花

曹扬 秋山红遍

玉石的天然纹理、裂痕、皮僵,对于玉雕师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只需稍作“手脚”,便可将瑕疵化为精华,使玉雕原材超乎所想,使得玉器愈发生动形象。唯有以心侍之的俏雕作品,方能真正达到“心开一境技不薄,清新隽永意无穷”的境界。

吴金星 汉风

赵显志 桨声·灯影·江南巷

林光 喜运连业

尤志光 图腾

苏城的玉雕师们巧用皮色,或指点江山,须臾间,层林尽染,山河呼啸;或点睛之笔,为日月星辰,为花木鸟兽,灿烂夺目;或因势走形,为飞龙舞凤,为鱼戏莲叶,形神具备。

卢伟 连年有余

徐凯 伯乐相马

徐凯 含羞

王一卜 自在山

王一卜 云起龙骧

方红根 净

肤若凝脂,温润如斯的和田籽料为世人所推崇,而其皮色更是让人痴醉。俏色在将玉石之美最大化的同时,亦保留了人们对于自然的追求与崇敬,实乃大美之美。

陈江南 武圣·浩气凌云

任永辉 金瓶梅

钱建峰 鸿鹄之志

胡建春 富甲天下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