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子翔,一位将黔江的质朴、新疆的壮阔、苏州的清秀融合到一方方玉石中的重庆男子,以自身精湛的雕刻技法和独特的思想情怀,成功奠定了自己在玉雕界的新贵地位。他为一块块温润内敛的和田玉注入了鲜活的神韵,赋予了它们永不凋零的艺术生命。

image

名家简介:

聂子翔,重庆黔江人,土家族,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在新疆从事摄影事业多年,2011 年来到苏州从事玉雕设计,其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省市级各项参展评比中屡获殊荣。2015 年,聂子翔在相门城墙下创办“奢趣玉雕艺术工作室”。

image

摄影师玩跨界     闯入玉雕界

聂子翔曾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就去了广州,后又坐火车闯荡新疆,并在那里居住了多年。学习摄影出身的他,在新疆一直从事广告传媒行业。

因为工作的需要,他经常会为一些企业拍摄各种玉石、玉器的照片和视频,久而久之,他开始喜欢上了和田玉,并学着设计和雕刻和田玉器。那时候,在新疆从事和田玉雕刻的人还不多,雕刻师还是一个比较冷门的职业,不过他却干得乐此不彼。在他看来,雕刻玉石,就是一场场与灵魂的对话。玉石雕刻独特的艺术魅力,比摄影更令其着迷。

在从事摄影师期间,他经常在上海、苏州等有着浓郁玉雕文化的城市出差。每到一地,他都会去当地最有名的玉雕市场游玩。久而久之,他发现苏州的玉雕文化氛围最为浓郁,这里有很多优秀的玉雕师,所以他决定将来留在苏州。2011年,聂子翔放弃了摄影师的工作,跨界进入玉雕行业,从此踏上了真正的玉雕之路。

image

▲《风骨》:聂子翔用阴刻的技法雕刻一朵即将凋零的荷花莲蓬,通透的玉质之上,画面上剔除了一切杂质,莲蓬风骨铮铮,虽行将枯萎,仍傲然挺立,尽显莲高洁之品质。此作品生动地体现了聂子翔的哲学思想。

聂子翔的爱好非常广泛,他不仅喜欢摄影、绘画,还喜欢机车和摇滚,这些东西都深深影响着他在玉雕领域的创作思想。经常有朋友问他:你每一件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哪里?他这样回答:我的灵感来源于生活本身,或许这就是一种哲学。

玉石是载体思想是灵魂

玉艺联盟:什么才是您创作时最注重的?

聂子翔:我最注重个人情感及其表达,我的作品中牌子比较多一些,牌子的风格也偏向我个人情怀。

玉雕是玉雕师思想情怀的延续,这已经成为聂子翔的琢玉理念。聂子翔认为,不是只有复杂才能代表艺术,不是所有极致都来自于奢华。琢玉的先决条件是,玉雕师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对玉的理解,对牌子的理解,对审美的理解,在独立不流俗和随大流两种不同思想指导下做出来的作品,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image

▲《任逍遥》:临习自八大山人的传世佳作,融写意之法,画面呈现静穆之趣,得疏旷之韵,意蕴深藏。聂子翔热爱自由、洒脱的生活,追求文质彬彬的浪漫,而此作品,将聂子翔向往高洁、净透境界的思想情怀抒发地淋漓尽致。

玉艺联盟:您目前在题材选择上比较偏重于哪方面?

聂子翔:我目前偏重于我喜欢的东西,比如文人牌。文人牌的构思巧妙性和我精通的摄影、学美都有一定关系,很多画面都可以看到摄影的语言,构图方式也和摄影密不可分。

聂子翔以做文人玉牌见长,这是他很喜欢的物件。他的玉牌构思与摄影有异曲同工之妙,其构图方式和风格颇具摄影之风。而他今年秋天的个人作品展,正是以富有文人气息的套牌为主题。同时,他还打算开始一种新的尝试,就是希望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作品,与更多的人一起分享这种创作的快乐。

image

聂子翔始终抱着对制玉的执著和热爱,汲古而不泥旧,推陈出新,不论在造型还是整体布局上,均追寻一种非常自我,能显示自我思想、情怀的琢玉理念。他要打造的作品,是独属于聂子翔格调的作品。

推广玉文化,让更多有审美情操的人来欣赏玉,是聂子翔的另一个心愿。同时,他也希望玉石爱好者能多一点理性。虽然投机者进入玉雕界,会对玉的金融价值的提升有所帮助,但这也会推高玉的身价。若玉的身价一直上涨,则会给玉雕市场的长期发展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所以,他非常希望那些玉石爱好者能够心怀虔诚与理性,以一种单纯的动机去收藏自己的作品。

琢玉的艺术之旅永无止境

聂子翔创作的灵感,全部来源于生活本身。他非常善于从生活中的平凡之处、细微之处提炼人生的哲理,并将它们展现在玉雕作品中。他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自己的玉雕作品,为众人带来心灵的启迪。

image

▲《伴》:该玉雕作品朴实中见深刻,生动地体现了聂子翔独特的文人情怀。他用最简洁的刀笔之意刻画现代人文情怀,以鹅刻画二位主人翁,而鹅在玉雕中也就隐喻了“我”之意义。用江水之悠悠不断,喻相思之绵绵不绝。

多年的玉雕师生涯,聂子翔并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波折和坎坷,这是他的幸运。他说:“我们从事玉雕行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既能感受这么好的东西,又能进行创作,让它在我们手中传承下去,这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如果有坎坷,我也能坦然面对。”

玉艺联盟:您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件?image

聂子翔:到目前为止我不敢说哪一件作品是最令我满意的,我还在路上,而最满意的作品,也永远在路上。

聂子翔深知,琢玉的艺术之旅,永无止境,一名合格的玉雕人,就应该永远生活在琢玉的路上。只有不断地超越自己,提升自己,才能让自己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聂子翔对于玉雕作品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五月的苏州城,春意正盛,花满枝头,粉墙黛瓦,古韵悠然。踌躇满志的聂子翔,俨然一位天涯赶路人,为了到达更高、更远、更广阔的天地,他不知疲倦地朝前奔走。玉雕之路,在他心中,比时光更久,比爱情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