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其良大师在独玉花鸟题材的创作和艺术表现手法上,给人以高尚、宁静、雅致,散发着国画般的艺术气息。在创作一些传统题材雕刻时,在利用好每一块玉料俏色的同时,很注重构图的形式美,以形式容纳画面,从画面注入内涵,空灵及势劲,又不失厚重,细腻而唯美、意蕴雅秀又栩栩如生,展现的是一个生命的世界,显露着诗情般画意,寄寓着他无限生机的内心世界。 

一块冰冷的石头,没有丁点生命气息,但是经过大师的打磨切割雕刻,即能瞬间变得通透,鲜活,石头中感悟到了天地,仿佛看出了生命,看到你和我。“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生活的艺术,亦是艺术的生活。”作为一名玉雕师,一定要热爱生活,要当一个有激情的设计师,回归自然,发现生活中的美好,才能够有源源不断的创作思路。

刘其良大师的花卉作品讲究章法和布局,花瓣错落有致,翻瓣、花蕾、花朵刻画的栩栩如生,花卉整体造型丰满、玲珑而有生机。体现出大师很深厚的艺术雕刻功底,并注重枝梗的肌理效果,以及适度、合理的“穿枝过梗”而显示花卉旺盛的生命力。在花鸟雕刻中,比较重视线条的灵动感,这是一种艺术的创造形式,追求一股生命的清流,静中有动,动静变化就是生命畅然的表现。作品不是静止的,若是一味的静,就没有了任何韵味和活力。静不是艺术追求的最终目标,动静结合,才是玉雕生命的体现。

佛家言:“一沙一世界、一草一天国”。刘其良大师在玉雕中,讲究微言达义,以小见大的智慧,玉器形虽小,但在大师灵动的巧雕下,在狭小的设计空间中,却能海纳百川,容天下之大。通过独具匠心的雕刻下,展现和拥有真实世界的精彩。他的花鸟作品中崇尚自然的特性,赋予文人雅士的高尚情怀。把每件作品雕成是活的,因为是活的便有了情,有了生趣。在作品中便寄托了文人的理想情怀与精神,在有限的画面中创造出深广的艺术精神空间。

玉雕作为中国传统工艺的传承,依然保留着以“线”为主要的表现手法,以达到形体生动活泼,富有生命力。玉雕讲究灵动之趣,动是生命燃烧,是自然象征,我们于灵动意境中,细心摸索玉雕的韵律,变化不已,运转不息,动静变化之中,已然达到最畅然的呈现。

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刘其良代表作品

玉雕,以形状相似为先,但超越形式之外的神韵才是点睛。无论是人物动物,还是山石花草,都追求“含不尽之意于言外”,创作手法受到国学书法影响,既不具象,亦不抽象,徘徊于有无之际,斟酌于形神之间。形状只是载体,追求神韵的极致才是玉雕的顶峰,玉雕所展示的是,是一种生命的意境,是一种形神具备的意境。形神兼备的志高意境是玉雕作品的顶级殿堂。

刘其良大师的作品画面构图细密有致,设色清谈秀雅,精工逼真,笔法生动,动静结合,让每件作品把人的想象带入更美的境界中去。把作品都寄情于花鸟雕刻之中,以艺载道,完成心灵上的远游,体现了华夏玉雕艺术独特的文化内涵,以及对人格的重视,而这一文化对艺术的浸染,将艺术作为人格的外在显现,最终发展成人的道德追求。这也是刘其良大师的艺术追求。

琢玉是一场玉与心的洗礼过程,玉、人合一,才是琢玉之人达到的至高境界。擅长花鸟动物设计雕刻大师刘其良正是如此,在识玉、读玉、琢玉的过程中,寓情于玉,把生活中的一切美好事物都作为艺术创作的源泉,走出一条适于自己的雕刻艺术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