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利军,潜心治玉多年,早期接受了全面而专业的传统玉雕技法的训练,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同时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入的研究和独到体会。因为心中有所坚持,他的作品总能呈现出深厚的文化气息,又与时代审美紧密契合。

举重若轻,化繁为简,以匠心雕琢文心

在正式学习玉雕之前,瞿利军学习了七年微雕。在玉雕领域,甚至整个雕刻领域,最细的工莫过于微雕。这段学习经历不仅磨炼了他的心性,更奠定了他细工的基础。

瞿利军于创作上所涉广泛,其中尤擅双层薄胎白玉器皿件,微雕的功底在这些作品中得到充分体现,作品庄严厚重而不失清逸优雅,将苏帮玉雕雅、洁、细、巧、文的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难能可贵的是其创作从仿古的格局中跳脱出来,创造出了典雅的文人玉雕风格。

风格是一个创作者的价值所在,没有风格,则作品无灵魂。风格是作者个人审美和格调意趣的体现,每个人都有精神需求,对美和艺术的追求体现在方方面面。

然而在创作中,作者的艺术表达并非随心所欲,就器皿而言,其最初的面貌是以实用为主,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们审美的需求,才慢慢演变成为一种带有功能性的艺术形式,现在所做的器皿虽然少了功能性,但其美学标准仍以功能为参照,一型一势不能没有根据,要遵循一定的传统和制式。

以器皿为例,其整体的塑造更注重比例的把握,比例的协调程度决定了一件作品的成败,之后才是细节的装饰与工艺水平的高低。比起花鸟件、人物件,器皿件更抽象一些,它在现实中没有可模仿的对象,更贴近精神层面的表达。

与器皿相比,小件更像是朝夕相处的朋友,需要经常互动仔细品读,在这种审美背景的要求下,细节的精致表现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瞿利军:以匠心雕琢文心

此外,小件的设计,由于考虑到与观者的互动性,不能太过锋芒毕露,太有个性、棱角分明很容易伤到人;同样,也不能太过纤细脆弱,让人碰都不敢碰,就像一个太容易受伤的人,别人也是没办法和你交朋友的。

作为深受苏州文化影响的玉雕人,瞿利军致力于将姑苏的气息融入到作品中,创作中抛去繁复的技法,以化繁为简的手法将意境与意趣表现出来。

这些作品在工之外更强调“艺”的表现,注重意境的营造,在瞿利军看来,意境是最难拿捏的东西,这是创作者才学、修养、精神境界等各方面的综合外化。他以简笔勾勒出姑苏的一景一物,营造出朦胧简约之美,这种演绎既是对苏州文化的解读,同时也可见作者对故乡的怀旧之情。

这些作品恬淡幽远,不加重工渲染而气韵天成,不仅让我们看到一个小桥流水,船桨摇曳,平静悠然的江南水乡,亦可窥作者的学识修养与文化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