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邵景兴 1959年生于阜新。身为阜新北派玛瑙业其中一脉传承人,几十年来醉心于玉石雕刻,将北派玛瑙玉雕手工雕琢技术发挥到极致,被誉为阜新玛瑙界三杰之一。

在邵景兴看来,玛瑙是浑然天成的,同时也是变幻莫测的,他将自己的技艺融入其中,从他19岁处女作《飞天》一鸣惊人后,几十年里佳作不断,获得中国玉雕天工奖优秀奖的《枫桥夜泊》,获得中国玉雕天工奖最佳创意奖《爱情五部曲》,被评为辽宁省“玉玦杯”玉雕大赛金奖《周庄梦蝶》……

时光流转,邵景兴名字前面有了许多前缀,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国际工艺美术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专家津贴。

作为北派传人,他一直开放胸襟广收贤徒。而对于徒弟他秉承,“授之以才学,教之以得失。”

如今邵景兴后继有人,他的儿子邵冰成为了他的徒弟,“我想让后辈们更清楚地认识到,玛瑙玉雕艺术不仅传承的是高超的技艺,还有虔诚的信仰。这是时光的印记,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精髓赓续不断。”

阜新市,四合路,中段,一座两层楼临街而立。

二楼一房间,午后阳光透过没有遮挡的窗扉折射到屋内,光影斑驳中,展示柜中历代玛瑙文物、玛瑙雕刻艺术品安静而神秘。

它的主人,是一位已与阜新玛瑙融为一体、被誉为阜新玛瑙三杰之一的邵景兴。手中乾坤,玉中日月,他与玛瑙是人玉合一的完美结合体;他的作品在创新上始终处于业内前沿、高峰;他广收贤徒,将他们培养成玉器雕刻匠人,而不是仅仅以玛瑙谋生的商人;他投入不菲资金兴建玛瑙历史博物馆,自己却过着极简生活。

邵景兴,其技可谓是一声两歌而不分喉鼻,一手二牍而无区左右,他的身上有着怎样的过往与现在。

始于童年的兴趣

对邵景兴而言,他的时光与阜新玛瑙的潮起潮落融为一体,他的时光与玉石雕刻技艺光影相随,从他的青葱岁月,到耳顺之年。

邵景兴的童年相比同龄小伙伴是特别的,“每天睡前妈妈都会给我们读睡前故事”,有文化且喜读书的母亲让他的生活多了些色彩。

耳濡目染,少年时代漫无边际的阅读中他胡乱啃完了海涅的《宇宙论》,还有一些杂说和传奇,也在不知不觉中培养起对文史、诗词的嗜好;他能随手雕刻小玩意儿,只是当时没想到受父亲影响的喜好,成了他玛瑙雕刻的根基。

因家庭原因没机会考大学,1978年邵景兴考上了阜新市轻工学校。毕业去了阜新市玉器厂,师从著名玉雕工艺大师姜辉。对玉器雕刻,邵景兴从开始入手似乎就有一种让人不得不承认的天分,他以敦煌壁画为素材的处女作《飞天》引来赞扬无数,那一年他19岁。

邵景兴曾两次南下,“特别舍不得阜新,最后还是回家乡了。”第一次南方之行他23岁,受单位所派到深圳南北公司担任玉雕设计师。

玛瑙雕历来有南北派之分,邵景兴继承的是北派玉雕的技艺和风格,3年后当他被调回阜新时已将南北技艺融为一炉,“文人用的是笔,我们用的是刀”,1987年他在深圳创办深圳成兴工艺厂,1992年回阜新创办阜新市成兴工艺厂,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

手中乾坤,玉中日月

“功夫在诗外”,陆游这句名言对他影响颇深,“只有匠心是不够的,没有深厚文化底蕴,难自成风骨。我一定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作品是我创造的,而不是模仿”,于是人们得以欣赏到,因趣而成的《我的童年》,以唐诗“姑苏城外的寒山寺,江枫渔火映衬的客船”入作的《枫桥夜泊》,化腐朽为神奇的《爱情五部曲》。

童子浮卧于水面,与对面小青蛙不期而遇,双方疑惑、惊喜等复杂表情惟妙惟肖,天真烂漫,童趣可人。《我的童年》是他追忆快乐童年往事而创作的玉雕作品。淡绿的河水,波层依稀。顽童戏水的瞬间,偶与浮出水面的小青蛙凝神相视,俏皮地定格在象牙白色的玛瑙刻画中。

“一次偶得一拳头大小呈扁圆形玛瑙玉髓料石,分白绿上下两层,淡绿色的料质细腻莹透,如冰种翡翠一般。童年时常与小伙伴去河里游泳,一次从水里探出头,恰有一小青蛙浮在水面,与我视线相交。稍后他兴奋潜入水中,这个情景我记了很久,《我的童年》应趣而成。”

邵景兴所有作品都是因材施意,这一点在他获得中国玉雕界顶级赛事“天工奖”最佳创意奖的《爱情五部曲》上展现的尤为明显。这个作品被他自己称为“化腐朽为神奇”。

山、雪、冰以及置身其中的企鹅,被邵景兴雕刻在一块不规则的长方形玛瑙上,“这是块被同行放弃的玛瑙料,下半部是水晶质的沙心玛瑙,质地有瑕,在行家眼里不宜劳神雕刻。我受白石老人《清曲夜乐》启发,觉得可以用写意与工笔相结合的方法来设计和雕刻它。”

他将主题设定为南极企鹅爱情故事,“下半部只用了简约的几刀便雕出了极地冰崖,石顶部也如上法雕出远山、蓝天,中间一条较宽的牙白色部位,用工笔技法精雕细刻出企鹅从相恋到育子的整个过程。这个作品在设计、创作上体现了一种极致。”

“邵景兴是中国玉雕界最具创意的人”,中国玉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玉雕专业委员会会长马北辰如此评价邵景兴。

青出于蓝

时光中,邵景兴成了玛瑙雕的翘楚,作为北派第四代传人由徒弟变成了师傅,“我可会教徒弟了”。对徒弟他秉承,“授之以才学,教之以得失”。众多徒弟中有一位很特别,邵冰——邵景兴独子。

“后继有人啊”,提起学成归国的儿子,邵景兴眼中含笑,“他对玛瑙雕现代艺术的独到见解给了我很大启发。”

而立之年的邵冰,有着深厚的艺术功底,吉林艺术学院动画学院毕业后,又去日本东京造型大学雕塑专业深造,期间创作了一系列优秀作品。代表作《星空梯田》被永久安放在日本广岛神石高原雕刻公园。

2014年3月邵冰携妻张超回到了家乡。同年9月他以写实技法雕琢而成《祖国山河一片红》,获得了全国“红玛瑙玉雕大赛”优秀作品奖

邵冰回国后,为更好继承父亲玛瑙玉石雕刻技艺正式师从邵景兴,但没有放弃对现代艺术的思考、创作,“面对现代社会更迭不休的时尚,扎根自然主义艺术思想的玉雕艺术的姿态是坚定的,玉雕艺术以当今艺术领域中的“孤芳的沉默者”的形象,表达出一种以“回望”来“破解”时尚的革命性。温润如水的玉石之光,其内核闪耀着的是一种内在的挑衅性和思辨性。

如果将整个视觉艺术比作一扇沟通现实社会与艺术家内心的窗户,那么玉雕艺术就是从窗外向内看,看艺术家内心对于自然主义的永恒追求,2014年邵冰被评为国家级工艺美术高级技师。到目前为止他是这个级别中最年轻的一位。

如今在邵景兴工作室,父子俩为创作新品,时而争得面红耳赤,时而心有灵犀。

温情驻留,转身已40春秋

如今邵景兴技艺炉火纯青,依旧每天工作6小时,“干活有意思”。有人曾问他怎么成了大师,“我告诉他们,做任何一件事,只要不停地做30年,就一定能成为大师。”

他是一个不间断创新的大师,最近一件作品屏风“梅雪争春”获今年文化部举办的轻工大奖赛金奖,“想往实用性的家居发展,原先屏风都是不通透的,我创新做个通透的,用玻璃做载体,目前没人这么去做。”

“儿子夸我这个作品思维超前”,他名为“海底世界”的新作表达的是环境问题,“传统题材市场好,好挣钱,现代抽象作品买的人不多,但作品有内涵,在我心里分量很重”。

阜新玛瑙名声在外,很多地方把阜新的雕刻大师挖走,“和我一样的玛瑙大师到外地办厂,当地给了240万安家费,给3000平方米装修完的一栋楼。”邵景兴没走,“我就想为家乡做点贡献”。

“暮色朦胧的走近,大海变得更狂暴,我走在岸边观瞧,浪花雪白的舞蹈,一种沉重的乡愁,让我想起了你,你那美丽的肖像到处在缠绕着我,在风中在雨中在大海的呼啸中,在我心灵的叹息中。我用彰古台的油松,蘸着玉龙湖的清泉,脚踏乌兰木图山,在湛蓝色的天空写到:阜新我爱你。”

邵景兴将海涅的《乡愁》改成了一首抒发自己爱家乡的诗。

邵景兴身量不高,喜穿立领、盘扣中式衣衫。谈吐风趣,思维活跃,心态颇为年轻,“我挺浪漫一人”,甫接触,他看似粗放,交流深入流露的是浓浓书卷味,“平生两大爱好,看书、收藏”。喜欢看书是因为他笃信开卷有益,收藏则为完成由来已久的心愿,“我收藏了历代玛瑙器具、饰品3000多件。我爱我的家乡,想给阜新留点东西,在阜新建一座别具一格、独一无二的玛瑙历史博物馆,完整展示玛瑙发展历史文化。”

“鞋坏了很长时间,硌脚,还能穿我就不买,在玛瑙上多少钱都舍得”,他花巨资把和玛瑙有关的东西都买回来办展馆用,一个长四五厘米宽二厘米的红山时期的刮削器,要1万元,却是他收集的玛瑙物品中最便宜的,“建博物馆想法由来已久,不是一时冲动。设计图请一位北欧知名设计师设计的,花了16万设计费。色彩明快,布局、外形大气,我非常满意。”

“老伴说我这是海市蜃楼,说得我心拔凉拔凉的。前几天还调侃我,你那蜃楼啥时建啊”,如今邵景兴的玛瑙历史博物馆只欠东风,“摆放的物件都有了,还差个展示地方。这个愿望实现不了,会是我一生的遗憾。”

■大师朋友圈

中国玉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玉雕专业委员会会长马北辰:

邵景兴大师是我国著名的玉雕艺术家,他创作思维睿智、雕琢技艺精湛,他发挥中国大工匠精神,在国家级艺术大展中屡获殊荣,是我国玛瑙技艺的领军人物之一。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中国玉雕高级技师王磊:

邵大师是一位珠宝玉器行业资深的专家、设计师,深受广大爱好者和专业人士称颂和尊敬!他技艺高超、精湛。多年来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作品曾多次荣获国家、省市大奖,引领了同行业的发展方向。邵大师为人和蔼可亲、乐于助人,但在教导徒弟上却又非常严格,多年来他所授徒弟近千人之多,有多人获得了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玉雕大师称号,可谓桃李满天下!为阜新世界玛瑙之都的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

邵景兴作品《九龙玉玺》

邵景兴作品《我的童年》

邵景兴作品《梅雪争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