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原始的玉石被赋予了人类的思想,它所呈现的绝代风华便将那些极具智慧与美感的爱玉之人凝聚起来。像沈理达这样,与玉石、与翡翠“缘定终身”的人们,他们传承、发扬玉石文化,并投身到复杂的工艺之中,将自己的生命和信仰倾注到每一件玉石翡翠的制作上,呈现出玉石翡翠最精彩的人生。

君子比德于玉

“每一件翡翠作品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它会像你诉说它的情感、它的期望、它的梦想,它会用不同的方式告诉你,它拥有如歌的生命和灵魂。”温柔而不失虔敬地用手掌托起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翡翠挂件,沈理达如是说。原来,翡翠玉石,早已不只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它一直在表达自己,不知欣赏它的人是否感知到了?

在沈理达看来,翡翠是经过亿万年沉淀出的精灵,是大自然给人类的恩赐,我们理应尊重它、珍惜它。君子比德于玉,古人以玉石作为衡量君子言行的标准,这是对玉石的尊重。相对于古代,今天的玉石翡翠已然进入寻常百姓家,但是中国人内心对玉石的虔敬之心,不应该因此而减淡。

“夫昔者君子以德于玉焉”,孔子认为玉石所具有的特质与儒家思想中修身养性、“仁、义、礼、智、信”的德行不谋而合。古代人们佩玉,绝不是为了简单的装饰,在表现外在的美的同时,主要还是要表现人的精神世界和自我修养的程度,也就是表现德。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并以玉的温润色泽代表仁慈,坚韧质地象征智慧等。古代君子必佩玉,也即要求君子时刻用玉的品性要求自己,规范人的道德,同时用“鸣玉之声”限制人的行为动作。

今天,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普遍提高,玉石、翡翠珠宝已经成为日常装饰品之一。沈理达特别不想看到翡翠玉石的商业化操作,诸如以次充好、作品只追求经济价值等,在日常的翡翠研究中,她以自己的切身体悟,分享与翡翠相处的点点滴滴,先后出版了《翡翠素养》、《翡翠审美》、《沈理达看翡翠》等翡翠丛书,以知识图表、产品解说、感悟分享等形式,让业内外人士轻松获取翡翠知识,感受千年玉石文化,领悟作者对大自然精灵的虔敬之心。相信,当我们以一片宁静之心,去阅读那些发自肺腑的文字,我们即将收获的,不仅仅是翡翠行业知识,更重要的是内心人文素养的一次提升。

玉石的情感寄托

中国是爱玉的国度,玉石文化的传承贯穿了我们五千年的文明史,人们赋予玉石以灵性及丰富的文化内涵,将自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希望寄托于玉石文化中,进而形成了独特的华夏文明的实物图腾——灵玉精神。

沈理达认为,灵玉精神是中国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是人们内心最美好的祝愿。在翡翠作品的创作过程中,中国人对玉石的情感绝对不能忽视。玉石被人们赋予了吉祥如意、招财进宝、祈福驱邪等多重美好的寓意,就应该有寓意福气连连、健康长寿的福禄寿、象征步步高(002251,股吧)升的象上封侯、象征生生不息的玉蝉、寓意品格高洁的岁寒三友……这些传统的美好寓意应该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以现代人最喜欢的方式表现出来。

作为专业的翡翠从业者,沈理达的每件翡翠成品产生之前,都需要经过设计师的精心设计和玉雕师的细心雕琢;通过选料、设计、切割、雕刻、镶嵌、抛光等多重工艺后,才能让作品呈现融入设计理念和情感寄托的美感。她说,往往也是这种寓意深刻的文化内容,才能赋予翡翠最精彩的灵魂,发挥它的灵玉价值。

翡翠永远少不了两个文化的基础:“缘”与“灵”。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这更需翡翠匠人们将翡翠这一独具中国文化的珠宝题材与东方传统更好地结合,让它在世界珠宝中展现出更丰富的文化元素。如今的翡翠作品在设计上,于翡翠而言,传统雕件和现代珠宝的镶嵌类产品都是最真美的表达。只是传统题材的雕琢技艺能够传承无数代,它的那种美是经得起时代推敲的。

在传承中创新

珠宝范围广泛,沈理达和她的植福缘专注于翡翠。翡翠属于硬玉,和田玉、岫玉、独山玉、白玉等则为软玉。翡翠与软玉相比,硬度和韧性更高,结构更细腻,光泽更强,更经久耐用。虽然只有短短几百年的历史,翡翠却被称为玉中之王。沈理达把翡翠的美归结为:雅、韵、灵、巧、艳,翡翠不仅仅有软玉的各种特征与气质,还以其更为丰富的色泽、更高的硬度和韧性呈现出软玉所没有的美;它不仅延续了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还更符合国际化的近现代思维,是东方文化的代表。因此,她在翡翠作品的设计上,除了继承着传统技艺和传统方式外,还将舶来的镶嵌技术相融合。镶嵌和镂空正是植福缘翡翠的两大特色。

镂空这一雕刻技法,历史悠久,距今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已有透雕圆孔为饰,宋代以后的镂空装饰日益发展,清乾隆年间的镂空工艺达到古代顶峰,今天的镂空技术在植福缘的作品中已经成为一种时尚。镂空雕刻的艺术品美感卓绝,对玉雕师的技艺要求也是最高的,大部分工作再先进的机器都无法替代。

沈理达一直最大限度地采用传统手工雕玉方式,不惜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她眼里,这是人和翡翠最深刻的灵魂对话,也是翡翠从业者最快乐的事情。就说镂空,雕刻的功力、线与面的处理、各种造型的变化、各种形态的呈现,要求意、形、雕刻工具有机地融为一体,期间还要灵活运用各种雕刻手法。这需要的不仅仅是雕刻的手工技术,还有玉雕师对翡翠的感情,对作品设计理念的理解等等。雕刻过程中更需要注意翡翠本身的特性和成品要求,单是从结构力学的角度核算和测验翡翠成品的承载度,用密度相当的物品替代测验,就需要经过难以想象的反复次数,耗费大量的时间;即使测验成功,在翡翠上面实施又是另一回事,高达70%的失败率,绝对是大多数人无法承受的。

镶嵌是两件物品互相包容的过程,沈理达特别注重二者的配合与共融。在设计上关注材质颜色造型的搭配,在工艺上讲究镶嵌的手法,尤其是镶嵌连接处的细节处理。根据作品的不同,有爪镶、钉镶、轨道镶、包镶、框角镶等多种技法。在制作上,植福缘作品的镶嵌由于独特的设计,大多采用手工起版,过程相对复杂,耗费时间也比较长。但是成品的细节处非常精致,交汇处非常细腻,没有突兀感,与普通镶嵌作品相比,看上去感觉只差一点点,稍微比较,就能分辨出差距。这不得不说是沈理达作为传承人在此技艺上的突破。

热爱翡翠,更热爱翡翠所传达的文化美。沈理达以国际化的视角、最时尚的技艺和表达形式,向世界、向子孙后代传达八千年玉石翡翠文化的内涵,让翡翠这一东方瑰宝以最璀璨的形象谱写它多彩的生命和生动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