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玉雕的众多作品中,留皮的作品占很小的比例,绝大部分玉雕作品是无皮的,一方面和和田玉籽料的开采数量有关,另一方面,也跟和田玉的功用,统治者的要求与审美,以及工匠对玉的理解有关。俏色,是现代玉雕区别于古代玉雕的标志,相反,也造成了市场的众多乱象,比如说籽料染色、造假、为了留皮而忽略美学的角度等等。客观看待和田玉籽料之皮,正确认识籽料与山料的关系,合理使用手中每一块不可再生的玉石,是玉雕界应该反思的。

俏色之美

image

吴灶发玉雕作品

如果用市场价值衡量现在玉雕作品的价值,俏色作品的价值应该是很高的,“籽玉挂红,价值连城”,类似的市场话语深入人心。纵观中国几千年来的玉雕,俏色作品确实在中国的玉器图谱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有史以来,和田玉雕中俏色的第一块作品,按照目前出土的记载应是河南安阳妇好墓小屯北房子出土的一个玉鳖,背甲呈黑色,头、颈和腹部为灰白色,利用玉料的天然色泽雕刻而成。这件作品可以说开创了中国玉雕俏色作品的先河,以在今天的标准,可能它皮色并不美艳,玉质也不够熟糯,但其质朴纯真的设计和艺术价值永不磨灭。

image

商代玉鳖

纵观古代玉雕作品,精美俏色的作品亦比比皆是,1966年在咸阳市周陵公社新庄村汉元帝渭陵建筑遗址出土的圆雕玉鹰、圆雕玉熊、圆雕辟邪,放到现在的眼光,就是“红皮白肉”,红色的璞玉皮子把白玉映衬得尤为美丽,其精湛栩栩如生的雕刻技法也让人叹为观止。辽宋夏金元时期的玉雕,很多作品都是用璞玉的皮色表达出美好的含义,比如说春山秋水、宋元红等等,这时期的工匠喜爱巧色,但鉴于当时开采的玉料匀净度不够,所以俏色作品大多接近边皮,也就是说玉雕作品都是玉璞和玉肉结合在一起,这反而呈现出一种质朴的味道。到了明清时期,俏色的目的很大程度是为了仿古,用“琥珀烫”等工艺手法达到仿古做旧的效果。比如说,清代著名内廷玉工姚宗仁就是仿古的高手,他在养心殿造办处给清朝康雍乾三位皇帝做玉,其中一件“白玉烤琥珀色双童耳杯”,为仿制汉代玉器的佳品,其琥珀色沁之美之真一开始甚至瞒过了乾隆皇帝的双眼。

image

白玉烤琥珀色双童耳杯

清乾隆皇帝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玩玉的集大成者,他对于玉的理解和审美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乾隆工”成为了极品工艺与料质的代言词,但是,纵观故宫博物院里清朝的玉雕作品,很多是不留皮的,特别是玉质极好的玉雕作品。其实回首中国几千年来玉雕作品,留皮的作品还是不多的,绝大部分并不留皮,这很值得现今玉雕届深思“留皮”的意义和目的。

籽料之皮与市场乱象

“籽玉不留皮神仙难断”。这句话在业内已经流传甚广,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很多玉质很好的青海白玉和俄罗斯白玉也都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留“假皮”,殊不知,人们到底玩的是玉皮,还是玩玉;玩的是玉,还是玩的地域。这涉及到当前人们对于玉的认识和理解,以及玉的产地的问题。根据观察,目前市场存在如下一些混乱的情况。

image

1、籽料染色

现在籽料市场普遍存在真皮和“二上皮”之分,十几年来从来没有断绝过,为什么,因为维族人知道汉族人喜欢有皮色的料子,所以一些品质不好的籽料、光白子、僵白皮色的籽料、皮色不艳的籽料,都被染成假皮色等商户和玉雕工作室喜欢的模样大量出现在市场。特别是一些开过窗口的所谓“明料”,欺骗了很多商户,维族人把一块玉料玉质稍好的一角打开窗漏出玉质,而把玉质不好的部分全部上色从而以次充好,侵害购买者。

image

2、山料伪造籽料

“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马克思在《资本论》的论述一点不假,因为市场上白玉籽料价值高,很多不法商贩便把青海料、俄罗斯料、韩料滚成和田籽料的形状以山料充当籽料,欺瞒消费者,这比把籽料重新上色还要恶劣。

image

黄杨洪玉雕作品

3、玉雕作品刻意留皮

玉雕只为了给玉治病,把玉本身的脏绺棉絮筋合理除去,以便呈现玉最美好的一面,简言之:玉雕是为了追求美。但是,眼下市场上流通的很多玉雕作品,料都还不错,但是为了刻意留皮而雕刻而成的作品就显得有些牵强,甚至不伦不类,差强人意,进而忽略了玉雕本身追求的目的,也忽视了美学的意义。

image

颜桂明玉雕作品

玩的是玉皮,还是玉?玩的是地域,还是玉?

历经千年的和田玉,现如今人们爱玉的出发点跟古代人完全不同,现代人的眼光集中在玉的经济价值和审美价值上,而古人则对玉的文化内涵给予更多的关注。玉是什么,石之美者,许慎在《说明解字》中对玉概括为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鳃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也就是说古人玩玉“首德而次符”,把玉德看作第一位,“君子无故玉不离身”,玉是中国人精神和德性的化身,至于留不留皮,谁会在乎。

从更为广泛的角度而言,几千年的中国玉文化凝结了它独有的精神属性,田荣伦认为,和田玉载体高度概括和凝聚史前史后历史,文化,文字,艺术,美学,经济,工艺,科学技术,生产力,神学,图腾,愿景,人文,各民族融和,自然,资源,气象,水文,地理,物种,等等。所以说,每一块玉,它不单纯是一种矿石资源,它远远超过它自身的物质属性。和田玉籽料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优质的透闪石矿物,对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和田玉籽料是国宝,是凝结了中国人几千年文化和传统的精神象征。对于玉雕界而言,籽料也是最好的雕刻材料之一,它如凝脂一般的结构,坚不可摧的韧性,美轮美奂的皮色,千奇百怪的形状,都是其他材质无法超越和替代的。相比和田玉籽料,和田玉山料、产自俄罗斯的玉料、青海料似乎都变成了“后娘养的”。之前描述的市场乱想也是没有正确看待和田玉籽料与山料之前的关系所造成的。

image

玉恒堂作品/一路有余

中国历史上产量最多的年代

也许再过100年,回首上世纪90年代至今的这几十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现在是中国历史上出产和田玉籽料最多最好的年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其实,无论是和田玉籽料,还是青海山料,或产自俄罗斯的玉石,挖掘的数量应该都是历史上最多的时期,即使是乾隆年代,从叶城到若羌,从叶尔羌河到玉龙喀什河,大的矿脉的出产量也无法跟现在相比。尽管昆仑山系(包括阿尔金山、萨彦岭等玉石成矿带)可探明的矿藏储量不小,但有条件开采的矿却很有限,所以“资源的枯竭”并不是危言耸听,随着时间的推移,无论是和田籽玉,还是俄罗斯玉料、青海玉料,好的玉料会越来越少,珍惜手中的每一块玉,是所有玉雕工作者共同面对的问题。回到玉器雕刻的过程中皮色运用,要有一个标尺作为标准,玉雕的目的是创造艺术和美,传承中国的玉德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