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块和田玉,都是天地间之精华,大自然之精灵,是天地赋予人类的瑰宝,弥足珍贵。凡者,读她的珠圆玉润,倾国倾城;惮者,读她的岁月沧桑,难能可贵。每块玉都是历经大自然千万年的考验和造化恩赐于人类的灵物,都是采玉人用艰辛和汗水换来的。对于和田玉及玉雕,今天,我们来听听玉雕大师崔磊是如何看待的。

image

问:玉器价格如今节节攀升,在您看来,主要原因在哪?

崔磊:玉器这么贵,跟炒作抬价分不开。

问:除此之外,您认为玉器市场还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崔磊:现阶段的玉器市场,都是缺钱的当代玉雕家在为玉文化接续香火。我们自己找料,自己做。现在玉料被炒到这么贵,我们又能买几块料呢?而且,我们既要做设计、搞创新,又要考虑销售、考虑生存,对创作是极大的挫伤。而企业家、富商买玉玩玉,基本上都是为了自己玩,没有几个人心里装着保存民族文化传统的理念。我一直强调,人的生命是短暂的,而玉的生命是永恒的。玉器行业需要有识之士来支持,希望中国的企业能逐步走到前台来,由他们来买玉料,我们来做,玉文化才真正存之有道。

image

崔磊大师作品 / 迦叶

问:那您如何看待和田玉中的新疆料、青海料和俄料?会不会还是更乐意于做新疆料?

崔磊:不能厚此薄彼。只有不好的玉工,没有不好的玉料,关键是创作者用得恰到好处,为每一块料找到好的题材、好的设计。我也做青海料、俄料,只不过新疆料做什么,俄料、青海料做什么,要进行合理的安排。  

问:您是如何区别对待的呢?

崔磊:俄料、青海料适合做器皿,做小件的话,这两者的油度、细度都赶不上新疆料,做大器的话,能更大程度地展现玉料子的优良特质。

image

崔磊大师作品 / 观自在

问:目前市场上还是小件更受欢迎吧?

崔磊:原来确实是小件受欢迎,因为便于携带,便于把玩;现在大家慢慢注重家居陈设,大器可以体现企业精神、家族精神,开始受到更多人的喜欢。我自己就偏好做大器,现在这个年龄段还抱得动大器,岁数再大点,体力不支了,想做也做不来。我想趁着自己还做得动时好好留点大东西。

问:很多人谈到,今天的海派玉雕占据了市场的主流,主要因为工巧、原创,您认可这样的观点吗?

崔磊:我同意这一点。在讲究精致、小巧、玩味上,海派玉雕比什么地方都要走得快,也致使全国各大流派都在学、都在仿。我敢说,中国的海派玉雕不止占据了中国玉器市场的一半,可惜的是,其他流派学习海派玉雕,仅限于工,而看不到其他。因此,他们多数只服务于市场,创造力反而有所下降。事实上,海派玉雕的伟大在于其原创性,在于其风格林立,每一位玉雕家都坚持做自己,大家一看到作品就知道是谁做的。艺术家要有独立的信仰、自我的追求,才能做出唯一的作品。

image

崔磊大师作品 / 驾驭

问:就像您自己,曾经48小时创作两尊观音像,现在却坚决不重复自己,甚至一年只做十几件作品?

崔磊:是的。之前是为了生存,之后是为了创造。48小时做两尊观音,不过是因为生活需要的挣扎,并非什么光彩的事。只要摆脱了经济困境,我很愿意为自己、为理想、为艺术而活。

海派、苏工一直是玉雕市场的两大主流,上海、苏州也是全国玉雕大师的主流集中地,大师们的过人之处在于其作品真正的艺术价值更在于他们以身作则对于和田玉的解读与态度。

image

崔磊大师作品 / 如虎添翼

真正爱玉懂玉之人,是不会挑剔料子的。每一块和田玉在到达拥有者的手上,都经过亿万年大自然的锤炼与锻造,呈现出纯粹与明亮的光泽,拥有无比坚硬纯真的内在。你无法去挑剔任何一块和田玉,哪怕它在你的眼里有一些瑕疵,那也是大自然的造化,没有造作。每一块和田玉都拥有一个独特的灵魂,都可以和你进行无声的交流。

本质上,对每一块和田玉进行分类,以自己的眼光分山料、籽料、山流水,弄一个三六九等来判断价值的优劣……其实这不是和田玉的本意,而是人为加之,当然这也是历史与市场的选择。只是这样的一厢情愿,让太多局外人沉迷于这些鼓吹与噱头,多少人说爱玉,爱的不过是自身的利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