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和田玉升值潜力巨大,但和田玉的收藏和投资领域,还是存在许多误区和陷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马进贵,从事和田玉雕刻与研究已有42年历史,是我国知名的玉雕大师。他完整见证了最近20多年和田玉收藏市场从低迷走向火爆的全过程。在和田玉圈内,马进贵以观点独到著称。《上海证券报》记者对其作了专访。他指出,对普通和田玉爱好者和投资者来说,收藏和田玉要颇为谨慎。他认为,目前和田玉投资收藏界存在的一些误解和误区需要厘清。

误区之一:不能只重古不重今

目前和田玉的收藏市场上,有一种十分重视古玉特别是清代玉器的趋势,甚至认为古玉比今玉的价值要远远高得多。

对此,马进贵表示,上代的玉器,因为具有其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研究价值,所以上百年来一直是人们追捧的对象,也是玉器收藏品种的娇娇者无可厚非。

但他认为,玉器的价值衡量在很大程度上是重料、重工,历史长短确实也是收藏价值的一个因素,但相比料和工来说,是在次要位置。

因为一块上乘的的原料是很难寻觅到的,而一个雕琢大师也是千里选一才产生的,二者的结合造就了完美,也产生了价值。玉器与某些艺术品有所不同,玉器的价值原料占很大因素,某些艺术品原料价值低艺术附加值高,对玉器而言万万不可认为是古的就值钱,好料好工、具有代表性、具有历史价值、研究价值的古玉器真值钱,反之真不值钱。

他说,清代的和田玉雕件无论大小百分之八十是青白玉,而且很多雕件因为惜料不敢取舍,所以带裂绺、带暇疵,就材施艺影响了造型美观,又因为科技不发达,开采条件艰辛、运输困难等等原因,在清代每年进贡的玉料中和田羊脂玉寥寥无几,大部分是青白玉。

而当今和田玉的开采无论是从每年的产量、质量及籽料出产量都远远的超过乾隆鼎盛时期的几十倍、上百倍,从原料来看当今胜过前清,从雕琢技术上看,当今从设计理念、加工设备、雕琢技艺远远超过前人,目前国家收藏的国宝玉器无论是从原料使用、艺术设计、雕琢工艺方面,哪一件都是前人无法达到的,就是每年“天工杯”得奖作品每一件都可以与前人比美,件件都是精品、珍品,当代和田玉精品无论是艺术性、工艺性、原料的质量都具备收藏、鉴赏、增值、保值的功能,也代表了中国玉器发展史第四个高潮的最高水平。

误区之二:不能只重料不重雕

对于普通和田玉爱好者、收藏者和投资者来说,和田玉投资和收藏需要注意什么呢?

马进贵认为,和田玉收藏和投资,哪怕是对普通爱好者来说,也要收藏料和工都好的高档和田玉。打个比方说,与其10万元买10件东西,还不如10万元买一件好东西。

马进贵说,羊脂玉是和田玉中的极品。和田玉的料,不能只重色而不重润。


羊脂玉故名思意就是状如羊之脂肪,既白又润、有油性、温润细腻。白色的石头很多不能认为是白色就是玉,更不能认为白色至高无尚一白遮千丑,石与玉的区别在于石没有玉性,所以不能只重色白不重润,润者质也,没有质只有色犹如没有灵魂、没有生命,所以挑选和田羊脂玉“色与润”二者不可缺一,挑选白玉、青白玉、在同等色度下重润,以润取胜,有些上乘的青白玉润度超过一般白玉也是和田玉的上品。

马进贵告诉我们,一块好的和田玉必需同时具备三项条件:色、润、净。

1。色要正。不能有二种色像出现,如灰白色、青灰色、黄绿色。白玉的标准色是脂白、奶白、荔枝白;青白与的标准色是粉青、绿豆青、瓜皮青。

2。质要润。质地温润细腻,观之犹如脂肪、油润纯净,抚之犹如婴儿的肌肤细腻光滑。

3。整体净。洁白无暇是和田玉的美称,整体纯净、无瑕疵、无石筋、无裂绺才是上品。瑜不掩瑕、表里如一是和田玉的美德。


除了料之外,马进贵认为雕工也很重要。他说,“玉不琢不成器”这是一句人人皆知的名言,玉虽然很珍贵,只有成器后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价值。目前有些和田玉收藏爱好者在选购藏品中一味追求原料的品质,而忽视雕工的优劣及设计体裁的文化内涵。作为一件收藏品,它必须具备一定的可收藏性,深厚的文化内涵、美伦的艺术表现、精湛的雕琢技艺,这些都是收藏性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他认为,一个和田玉雕件无论原料再好,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艺术内涵及精湛的雕琢技艺,它也只能是一件半成品,没有收藏性,也没有鉴赏性。

误区之三:不能只重皮不重质

马进贵说,近年来在和田玉的收藏品市场中,出现了很多钟爱和田玉皮色的藏友,痴迷于和田玉美妙的皮色中,如:枣红皮、砖瓦红、桔黄皮、姜黄皮、虎皮、撒金皮、乌金皮等等。这些皮色固然很好也非常难得,但是要看生在什么地方、什么料质上。

他说,如果是好皮烂肉,收藏价值也不大。“首先要认定我们是爱玉玩玉者,以玉为本,而不是爱石玩石者,如果不是玉或是最差的玉,再好的皮色也没什么用,稻草人穿上名牌西装是显示西装的档次还是抬高了稻草人的身价?鲜花插在牛粪上只能为鲜花惋惜。如果一块好的和田玉再有上好的皮子,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增加了它的稀有性,物以稀为贵也就增加了它的价值,所以好的皮色要配好的玉质才是完美的,重皮不重质是本末倒置。”

所以他认为,从收藏、增值、保值的角度看,只有皮没有质的原料不具备增值作用和可收藏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