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中鼎元让你的玉雕事业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设计了一些很好的作品,请谈谈你是如何逐步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的?

在中鼎元工作的这几年,让我学习到了很多知识,尤其是对白玉的认识有了一个质的改变,我的设计能力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得以发挥。

我对于设计方向的把握,一方面来自刘总对市场的判断,另一方面也来自我在深圳的经验,在创作上以市场为主导,更多的关注收藏者的文化取向和审美需求。另外刘总的许多朋友都是喜欢收藏的,他们的喜好多少会代表一种潮流,会给我们一些有价值的建议。

image

我们所说的学习和继承传统玉雕文化精髓,更多强调的是对于传统文化的理解与领悟。我们早期也做一些传统题材的作品,有三国故事系列、子冈类的牌子等。但到后来在题材设计上趋向于创新,开始尝试国学系列,如诗经、论语等,设计出了一批比较文气的作品。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些原石,我只做简单的处理,尽量保留下玉质好的部分,这也是我想探索的一个方向。

我们的作品都是选上等的原石,造型也更加的大气、厚实;纹饰古朴、别致,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逐渐形成我的风格。

image

2006年你获得了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称号,这之前还获得了很多的荣誉,请你也谈谈你是如何看待荣誉和名利的。

我个人的发展和公司的发展是紧密相关的,至于获得的荣誉,我自己始终有清醒的认识。给我玉雕大师的称谓,是对我这个玉雕新人的一种鼓励,寄托着老一辈玉雕人的期望。在我以往走过的艺术道路上,我的成长得益于许多老艺术家们无私的指导与帮助,他们良好的艺术修养、丰富的实践经验、精湛的雕刻技艺和高尚的思想品格是我毕生都要学习的宝贵财富。

玉雕这个行业由于它的特殊性,本身就与经济价值密切联系在一起,随便一件看上去也许并不起眼的石头背后蕴藏的价值是难以想象的。而这么多年经过我手的材料,价值是巨大的,如果总拿手里的这些巨大财富和自己不是十分富有的生活来做比对的话,这样强烈的反差必然会引起心态的失衡,又怎么能静下心来安心做一个磨玉人呢?

image

你的这种心态也不是一时一日形成的吧?

在深圳的那段时间,有机会看到“赌石”,这也让我看尽了人间悲喜,看清了人们对于金钱的那种渴望达到了怎样疯狂的程度。一块石头,很多人看到的是它的价值,而我只是想它更适合于被设计成怎样的艺术作品。

在玉雕行业,你是同龄人中的一位佼佼者,同时又是一位女性,所以更加引人关注,你认为你现在成功了吗?

成功谈不上,只是尽自己努力取得了一点成绩。我在玉雕行业有差不多20年的时间了,也获得了一些荣誉,有了一点小名气,但我始终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名“成功者”。

中国的玉石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这其中所蕴涵的知识是任何一个人穷极一生也不能完全掌握的。就拿玉雕行业来说,原材料的选取、题材的设计、技法的选用、雕琢的工艺、市场的认知,等等,所包含的知识、技能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本人只能算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琢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