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赠尼克松玉”的故事

玉是中美两国人民友好交流的文物,玉文化曾经是美国人民认识中华灿烂文化的途径之一。采访中,殷志强先生就为笔者披露了一件国内一般民众尚不知晓的中美两国领导人之间赠送玉的趣事,那就是当年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赠送给前来中国访问的尼克松总统及美国政府玉的故事。

1972年,毛泽东主席、周恩事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将一件精美的活链玉瓶作为珍贵的国礼赠送给了尼克松总统。这件活链玉瓶并非一件简单的现代玉器,而是体现着当代中国最高玉器雕琢的工艺水平。选中这件玉器作为国礼,不仅体现了中国领导人对中美关系的高度关注,也寄托着中国领导人对中美两国人民对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前景的良好期许和祝愿。因为玉瓶的“瓶”,与平安之“平”谐音,活链系着玉瓶,意味着平安长久、健康发展之意,又具连绵不断、千年不朽,可谓寓意深长。殷先生感慨道:40年来的“中美关系发展表明,当年中国领导人以活链玉瓶表达中美关系的愿景,是多么的含蓄、贴切,又是多么地意味深长。这与《时代周刊》称尼克松总统的中国之行是‘冒险之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同时也说明中美两国的文化差异,更说明中国玉文化、儒家文化的博大精深”。殷先生所言极是。

殷先生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历史博物馆总统特别展览中就见到了这件精美的活链玉瓶。这是件新疆和田青白玉雕琢而成的活链玉瓶,因为我们以前谁也没有见到过这件玉瓶,所以殷先生特地为笔者进行了一番描述。总统特别展览上,除了这件活链玉瓶外,还附有当年出版的《时代周刊》封面图片,以此来说明1972年尼克松总统对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的重要意义。这件活链玉瓶现在是美国国家档案馆的藏品。殷先生说:“美国博物馆对一件当代中国玉瓶,赋予如此重要的意义,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不能不说明美国政界、学术界对中国玉器在中国人、美国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有深刻的理解,谱写了中国玉器在中国外交史上的新篇章。”

助力赴美访玉:钻研玉文化数十载藏古今中外玉文化书籍,攻克语言难关

采访前,笔者翻阅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殷志强这套玉文化书时,在佩服的同时,又不禁产生疑问,美国的多所有名的博物馆、美术馆又不在一处,一个人怎么能在短期内跑遍这些博物馆?辨识成千上万件玉器藏品,并拍摄了数千张照片,又如何在短期内写出这么漂亮有水平的书来呢?采访之中,随着殷先生的娓娓叙述,终于解开了我心中的疑窦。

他学习中国玉文化的两本书居然来自美国,而且是美国人写的

原来殷志强早在南京大学读书期间,就已开始了玉文化研究。毕业后来到文博行业,在南京博物院干了19年,南京艺术学院教了3年书,民革江苏省委任上到目前也工作了11年。这期间,他不是在文博行业接触玉,就是在工作之余研究玉。因此,殷先生研究玉文化至少已有30多年的历史了。

说起来你或者不相信,殷志强研究玉的道路居然与美国有关。因为他早年研究玉,对他影响最大的还是几位美国学者的中国玉器研究专著。而这些专著里的玉,就是数千年前的中国古玉,它们其后“侨居”美国后而被美国学者关注而研究,然后这些研究成果又影响了殷志强。难怪殷先生说起散居在美国各大博物馆、美术馆里的玉有似曾相识之感呢。

不要以为殷志强先生当年“崇洋”,而是因为上世纪80年代关于玉文化研究的书太少,南京图书馆中文的也只有一本清末吴大徵所写、1889年出版的《古玉图考》。因为已列入古籍,无法借出,只能借到没有人看过的1912年版美国人罗佛英文版原著《说玉:中国考古学和宗教的研究》,和1938年版的美国学者萨尔莫尼所写的《古代中国玉雕》。这两本书伴随着殷志强,在江苏苏北神居山汉墓考古工地上度过一个个寂寞的夜晚。

其后的上世纪90年代早期,殷志强已对中国玉器有了相当的了解。巧的是这时华盛顿弗瑞尔美术馆馆长、中国文物艺术史专家美国人罗覃博士和旅美香港学者、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国部主任、同为中国艺术史专家的屈志仁先生来南京博物院访问。

说起来真是有缘份,院领导挑中殷志强全程陪同两位大专家进入库房挑选文物赴美展览。同时,还陪同他们到镇江、无锡博物馆挑选文物一并赴美展出。有此大好机缘,殷志强自然不放过,随时向两位专家请教了许多中国玉器问题。当然,两位专家也十分热情地向殷志强介绍了美国博物馆收藏的中国玉器的情况,并欢迎他去美国研究中国玉器。屈志仁还送给殷志强一本他新著的《西雅图艺术博物馆藏中国玉器》。其后,罗覃馆长返美后也给殷志强寄来了他编著的书,以及许多美国馆藏中国玉器的彩色反转片,并特地允许殷志强在他即将在台湾出版的《古玉至美》一书中使用。

赴台巡讲玉文化,再次遭遇美国玉文化研究成果

1996年9月,殷志强应台湾中国玉学会的邀请赴台进行为期三周的全岛中国玉文化巡回演讲。巡讲过程中,又获得了台湾朋友相赠的许多研究参考图书。这些图书当中有3本是与美国藏中国玉器有关。一本是《古代中国玉器》,另外两本为《海外遗珍·玉器一、二》卷。这3本书使殷志强大大加深了对美国藏中国古玉的认知和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