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俞艇,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副会长,擅长器皿雕件的创作,尤其以薄胎器皿在业界知名。俞艇提倡“慢工出细活”,他以最淳朴的匠心雕琢玉石,追求极致的细腻和完美,只为将传统手工艺术的魅力呈现给世人。

作品《薄胎花卉纹瓶》获2012年子冈杯金奖;《花插》获2014年子冈杯金奖。

image

雅昌艺术网:俞艇老师好。2015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精品博览会即将于9月19日开幕。你今年的参展作品是哪几件呢?

俞艇:今年的作品是《莲花纹宝瓶》与《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这两件作品都是用优质青海青玉琢刻而成的玉瓶。

雅昌艺术网:请谈一谈这两件作品的特色。

俞艇:首先说《莲花纹宝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莲花被认为是品德高尚的花,被视为清白、高洁的象征,代表吉祥如意的寓意,佛教中很多地方都用到莲花作为装饰。 此瓶器型端庄优雅,线条柔美和谐,色泽莹润透澈,青海青玉独有青绿色,能给人以一种宁静舒心的感觉。瓶身琢刻四瓣莲花瓣,莲瓣之上琢刻宝相花与缠枝莲纹,瓶身上部留白,光素无纹,意在突出材质本身的美感。

《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图案以宝相莲与迎春花为主题,附以佛教吉祥图案装饰,繁复且有条不紊,低调中显露奢华,意在突出材质本身之凝重质感,与精细的工艺之美。青海青玉淡雅宁静的绿,似一汪清澈的湖水,让人内心感觉无比惬意,烦闷顿去,清纯静怡。玉乃大地之精灵,得之有缘,而图案中的宝相花、迎春花都象征着生命力。

image

莲花纹宝瓶

image

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

雅昌艺术网:这两件作品的造型非常的独特,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俞艇:古代没有这些器型,但此造型并非我独创,而是依照材料的外形来设计的,我并不限定于做例如“梅瓶”、“玉壶春瓶”等传统器型。

雅昌艺术网:作品的纹饰极为繁密,雕琢这些花纹耗费了很大一番功夫吧?

俞艇:我的器皿件花纹繁密细致,仅仅在粗坯上画上花纹,就要画很长时间。以《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为例,它有四个面、上下共计八组花纹,我先做一组,然后边做边调。我的作品或者纹饰全部满工,精雕细琢,让观众惊叹,或者非常简洁。

另外,我还要将薄胎的“薄”追求到极致,古人规定1.6毫米以下算薄胎,我做过最薄的是0.5毫米,这体现了我追求完美的态度。

雅昌艺术网:今年的作品在技法上和往年相比有哪些进步?

俞艇:我认为每一件作品都要独特,时代在发展,审美在发展,琢玉者的理念也应该跟着走,不能把眼光停留在以前。今年的作品瓶口比以前更窄、更细,小口不方便观察内部,因此掏膛难度比大口径的器皿翻了好几倍。同时,花纹的繁密程度比过去也有所增加,因此这两件作品能体现我目前的工艺水平。

雅昌艺术网:您为何以大型薄胎器皿件作为自己创作的主攻方向?

俞艇:外界对我有一个误读,认为我只做薄胎器皿件,其实各种器皿件我都做。我做器皿十八年,不仅限于薄胎,薄胎只是一个门类,一种形式。因为薄胎的难度大,做的好的人不多,加之往年我参赛送展的多为薄胎器皿件,给外界留下了这种印象。

我早期做仿古件和动物、人物等一些小件为主。我自己喜欢琢磨,不愿意单纯地仿古,经常创作出一些新鲜可爱的小件。可是新的小件造型一旦被市场认可,立即会被大量模仿。例如当时我的一件作品售价1000元,类似的作品别人就卖300元。我的创意不仅被抄袭,甚至生存也受到影响,于是我逐渐转做器皿。器皿件相对来说工程量大,难度高,要被模仿也不容易。同时,我也想不断挑战自己的水平,就选择了做“难的”。

雅昌艺术网:刚刚转到器皿件上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跨度很大?难度高?

俞艇:肯定有难度,做器皿件和做仿古小件完全是两个范畴。器皿件的难度第一是造型设计,其次是花纹设计。设计最考验人,一块玉料,如何进行最大化的利用,既保证器型的标准度又能彰显优美?

做器皿件讲究标准、规矩,以做玉壶为例,必须做到壶口,壶把、壶钮三点一线;口沿平整,在一条平行线上;壶嘴内部流线设计合理,出水要爽利、流畅,呈现一条弧线,没有泼洒。做玉壶的工艺要求和做紫砂壶是一致的。

虽然玉雕器皿的器型和瓷器、紫砂的造型相似,但制作过程完全不同,雕玉是做减法,需要切、砍、磨,而不是像陶瓷是做加法。玉材被切掉就没了,无法添加,只能越做越小,所以玉雕师必须时刻保持审慎的态度。

掏膛是创作玉雕器皿的关键,一把玉茶壶要掏两次膛,毛坯的时候先掏第一次膛,厚度差不多在3-5毫米,内膛掏膛完毕之后再雕琢外部的装饰,然后再进行二次掏膛,即掏薄胎,水平高的玉雕师掏出来的内膛又薄又均匀,没有厚此薄彼的感觉。

回想起来,我做薄胎器皿也是一路摸爬滚打,自己慢慢探索出来的。从前掏膛也失败过,但我不畏失败,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走,犯过的错不再犯,吃过的亏也就不会再吃。

image

梅瓶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保证掏膛能够厚薄均匀?

俞艇:第一,在灯光照射,通过肉眼去观察,纠正,玉雕师需要有精准的眼光去判断;第二,凭内心的感觉。

掏膛这门绝活对玉雕师的要求极高,悟性好的人练几年基本功就能上手,悟性不好的几十年也不能做;掏膛要胆大心细,胆子太小的人掏膛如小鸡啄米,那要雕到猴年马月?胆子太大的人鲁莽动手,一不小心就把内膛做出“伤”,一件作品就废了。

我提倡“慢工出细活”,一个月能完工的东西耗费三个月,我不怕耗时长。艺术品是成年人的玩具,如果雕琢得不好,也就没了赏玩的心情。例如我的《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由五个人合作完成,前后花费了26个月。

另外,我坚持传统的掏膛技艺,全部以手工完成,除了使用传统的常规工具,不借助其他用具辅助。

雅昌艺术网:这么多年你为何一直坚持全手工制作,坚持传统技艺?

俞艇:现在科技很发达,以电脑控制、五轴联动的雕刻机器都研发出来了,甚至立体件都能用机器雕。我为什么坚持不使用自动化的器械?因为一旦电脑、雕刻机参与创作的话,玉器便会丧失手工艺的价值,丧失艺术性,不再是艺术品,而沦为工业产品。设想一下,今后的玉雕师都不用学手艺,只要学电脑编程就可以了,那么玉雕这门古老的艺术也就不存在了。

我认为国内目前对“手工艺术”的认识依旧不足。国外的一些商品为何能创造高品牌价值,甚至成为天价的奢侈品,引起全球瞩目?因为它们打的是“纯手工”这张牌;手工创作的作品和机械加工出来的效果不一样,手工制品有人工的痕迹,懂行的藏家能体会其中的妙处,越玩越有味,机械加工出的产品均是千篇一律,清爽干净,没有手工痕迹,缺乏韵味,也不好玩。

image

双耳炉

雅昌艺术网:你的器皿件的装饰纹样是来源于传统纹样还是自己的创新?

俞艇:古代纹样只是参考,我不会原封不动地照搬。我一般自己动脑筋在纸上先画纹样,觉得满意再画在玉器表面的九宫格上。

器皿的造型要追求新的突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多器型从古至今有规定的形制,不易随意改变,一改就不是原来的味道了,所以只能做一些微调,在花纹的设计上动脑筋,可以打破固定的程式,这即是创新的一面。

我的作品糅合了宫廷瓷器的元素,也有佛教的纹饰,还有西域痕都斯坦花纹的一些印迹。例如作品《天宫双耳炉》厚度只有0.5毫米,炉身花纹采用了西番莲纹,花纹飘逸,器形规整,参照了瓷器、青铜器纹路的制作理念,体现了苏作玉雕“空、飘、细”的制作特点。该作品还有另外一个令人称奇的地方就是,用手轻轻一拧,炉盖能够在炉口长时间旋转,因为炉盖和炉体能够严丝合缝,使得炉内空气不能外流而顶住炉盖。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画纹样要利用九宫格,是为了保证规整吗?

俞艇:是的。我在画纹样之前一定先打好经纬线,一格一格手工画出来,保证纹样对称,不会有偏差,花纹的渐变都是有规矩可循的。

瓶身有弧度,平面的复写纸上画好的样稿贴在瓶子上会有误差,所以我不用复写纸,全部手工画,时间长点无所谓。例如画《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的纹样时,我画了整整1280个格子。

巧夺天工:俞艇薄胎器皿赏

艺术创作不是一蹴而就的,艺人要对作品负责,要“慎独”,或许作品纹饰繁密,有一点小瑕疵不容易被观众察觉,但我不能自己骗自己,必须让自己内心真正感到满意。假如自己内心的关都过不了,肯定做不出好东西。

雅昌艺术网:你创作薄胎器皿为何多用青海青玉?你对这种玉材的美感有偏爱吗?

俞艇:在我眼中,和田白玉、碧玉、青玉、墨玉的价值是等同的。但做薄胎要看材料,白玉不适合薄胎,因为白玉打薄之后内部的絮状物会很明显,只有纯净晶莹的玉料才适合做薄胎。

我对材料的要求很高,第一,韧性要好,第二,材质本身的纯净度要高,内部结构要致密,青海白玉、俄料都能做薄胎,却不能和青海青玉比。青海青玉在掏薄之前黑乎乎的,和墨玉一样,掏薄之后,一下子脱胎换骨,晶莹剔透。

雅昌艺术网:遇到玉有杂质你会怎么办?

俞艇:挖掉,改器形,重新设计,雕玉是不能怕麻烦的。

雅昌艺术网:还有哪些代表性作品请介绍一件。

俞艇:我有一件《碧玉薄胎盖碗套件》,取材珍贵的青海碧玉,通体清澈透亮,厚度仅0.5毫米,透过灯光能从内壁清晰地看到外壁纹样。作品玉质纯净、造型规整、雕功精细,纹饰采用西蕃莲纹,把实用性、艺术性和观赏性进行了融合。

image

薄胎盖碗套件

雅昌艺术网:未来你有怎样的创作计划和打算?

俞艇:假如未来有能力,我非常想建设一个自己的博物馆,把自己的精品留下一部分陈列,作为纪念和赏玩。因此目前我不会把作品全出手。

我从来都是为自己做东西,因为我从中得到了无穷的快乐,所以并不刻意迎合市场的审美,也不以数量满足市场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