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玉雕艺术家程磊通过巧思赋予玉雕独特的女性气质,款款道来一段段四季交替、堂前燕归的姑苏印象,婉约唯美。“玉是属于中国人的文化配饰”,程磊如是说。作为传承古老玉雕技艺的手艺人,同时又是喜欢时尚的新时代女性,程磊不断探索着把流行元素、新潮样式与玉雕语言嫁接融合,避免了千人一面的形式,传递着融汇着古韵今风的东方生活美学。

在2017年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刻博览会到来前夕,雅昌艺术网走访了程磊。

雅昌艺术网:程磊老师您好。今年创作了怎样的作品参加子冈杯?

程磊:今年的作品叫《玉叶传芳》,延续了《生如夏花》的设计风格,依旧是金属镶嵌与琢玉工艺巧妙结合的首饰作品。《生如夏花》的立体玉雕部分是白玉荷花,还做了两朵待放的玉荷苞。今年则是一组白玉雕琢成的银杏叶,体现出秋凉时节,银杏飘扬的美景,借取了和田籽料原有的皮色巧雕而成。

image

《玉叶传芳》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命名为《玉叶传芳》呢?

程磊:我的很多作品灵感来源于对诗词的感悟,去年的作品是读泰戈尔的《飞鸟集》,一句“生如夏花之绚烂”令我神往。今年则是源于北宋词人晁端礼的《喜迁莺》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清和时序。望桂影渐生,薰风微度。挺秀金芝,传芳玉叶,天上瑞麟重睹,竞爽谢庭兰玉,信美西壅鸳鸯。庆门里,把丹枝争折,青云平步。声誉。喧盛世,人咏少年,古锦囊中句。艺祖诸孙,宗王贤子,偏爱汝阳眉宇。画堂令辰称寿,愿与冈陵同固。更看取,继汧公勋业,东平茅土。”

“清和时序”概括了秋天的气候特征,“清”与“和”两个词用得妙极。“桂影渐生”则引入了时间性,不难想象,古人在仲秋的月夜读书困倦了,倚窗小憩,不经意间瞥见桂花树的影子,影影绰绰,淡淡幽香弥漫在书房内。第二天晨起洒扫庭院,惊喜地发现院内铺满银杏叶子,簌簌有声。暮秋时节,霜染秋叶,更显冰清玉洁,哪怕是落叶,也会让人看到自然特别的美。这些就是我喜爱的“秋”和“秋叶”。

这“传芳玉叶”一词恰恰用文字表达出了我心目中对秋的感知:高爽“清和”。感受到作者笔下的秋叶完全突破了一般文人笔下的萧索意境,更赋予了秋叶“玉”的质感,“芳”的气息,恰如和谐盛世的使者一般,歌咏着太平。我就是要用我的玉雕的语言来表达这样的景致,这样的意境,这样的情趣。

image

《蕙兰春晓》

image
image

《蕙兰春晓》配饰效果

雅昌艺术网:去年是荷花的元素,今年是银杏的元素。去年表现的是夏天,今年是秋天,《玉叶传芳》可以看做是《生如夏花》的创作延续吗?去年未表达完的,今年继续表达。

程磊:其实去年就有构思了,想完成成一个系列,表现四季印象。但是来不及完成。我此前做了一件春季题材的《蕙兰春晓》、又创作了代表夏季的《生如夏花》,现在有了代表秋天的《玉叶传芳》,接着再做一件能够代表冬季的。

我之前创作过一组《春花·夏雨·秋叶·冬雪——姑苏图》的系列玉牌,以苏州园林镂空窗的人文景观和四季轮回的季节特征构筑起画意,因此想用不同的元素和形式感再来表现一下春夏秋冬。

雅昌艺术网:春夏秋冬表现在玉牌上表现,和在立体的,和珠宝首饰结合的作品上表现,自我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呢?

程磊:我一直认为“玉是属于中国人的文化配饰”,我的玉雕作品形式丰富,也让玉有了不同的佩戴方式。新的作品尝试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和代价。做银杏叶的时候,我在造型设计下了很大功夫,不断地修整、尝试,使银杏看起来蜷曲、自然,有一种独属于秋天的优雅和惬意,有一种融化在手,惹人怜爱的温度感,而不是石质作品的冰冷和突兀。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生如夏花》配饰效果

雅昌艺术网:《玉叶传芳》也是先有创意后选料吧?

程磊:是的。我选用的材料必须是和田籽料,它自带温润气质;最好是巧遇与创意作品契合的元素,比如皮色,形态等等——这些其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因为我平日留存了很多好的材料,有不少就是特别心仪的,只是没有遇到好的创作题材就搁置着。这次灵感一来,想起有一些好的材质可以用,便优中选精,最终确定了现在的这个。材料也是需要平常多积累的,不然灵感来了转瞬即逝,到时候没有好的玉的语言来表现,就可惜了。

雅昌艺术网:玉雕和金属工艺的跨界融合,在珠宝首饰行业当中并不算先例,你觉得你的创作有什么不同呢?

程磊:其实之前也有人在做,但是我是在尝试我用自己的表现方法,好的首饰设计师的作品能够体现金属和珠宝的特质,却又能让它们具有新的生命,也更有新的意趣,让作品表情达意。而我与首饰设计相比,更突出了玉才雕琢的工艺,首先要让玉材说话,它是灵魂。好像一部电影佳作,玉是主角,金属是配角,相互扶持呼应,不能缺了谁。但是,我的玉是我着意雕塑的,它的形貌、个性和生命力是作品的精神核心,这和一般的首饰是不一样的。而且金玉相映,仿佛是奢华遇到典雅、豪放遇到温和、张扬遇到含蓄,看似冲突,却体现出中国文化中的阴阳和合之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谐,也仿佛是“金玉奇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