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夏,玉雕艺术家李剑把自己用了12年之久的堂号“龙腾玉典”改为了“上玉元吉”。一则取《易经·坤卦》中“黄裳元吉”之意;另一则,“玉”与“元”拼起来即是个“玩”字,恰好符合了李剑为人和为艺的心态。“我就是要用玩乐的心态做玉雕,让观众和收藏家感受到快乐。艺术应当有慰藉人心,拯救精神困顿的作用。”李剑告诉雅昌艺术网。在以玩乐为主旨的创作下,充满着智慧机辩的作品便应运而生了。

在2017年第十届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刻博览会开幕前夕,雅昌艺术网走访了中国玉雕大师李剑。

image

雅昌艺术网:今年子冈杯你将呈现怎样的作品?

李剑:我今年的作品叫做《世·象》,是用一整块“山流水”白玉切分之后做的四头大象。玉雕首先要讲究因材施艺,原料的白度不错,但内部暗藏细小的裂纹,于是我把玉石裁切开来,去掉绺裂,分成了四块。掂量着四块敦实的、有点圆滚滚感觉的玉石,我忽然觉得它们和某种动物的憨态很接近,进而联想到大象,便用拟人化的手法设计了四款做瑜伽的大象,它们其一作金鸡独立、长鼻子昂起的前探状;一作倒立状;还有一个单脚翘起,作低头沉思状;最后一个也是单脚独立,作双手合十状。

image
image

玉石原材料

雅昌艺术网:大象一般形态比较笨重,你却用拟人的手法让大象做起了瑜伽,憨态可掬,令人不禁捧腹。

李剑:让观众忍俊不禁,就达到了我希望的效果。众所周知,大象在中国文化中寓意吉祥,中国人没有不喜欢大象的,在各种传统的雕塑中大象并不鲜见。但我的创作和传统形象截然不同。我喜欢充满想象力,形式感丰富的设计,这些年经常出门去看美术展,感悟别人的设计,了解其他门类艺术家的表达方式。玉雕人不能整天闷在圈内,做千人一面的老题材,应当立足于当代人的审美思维。所以我一直在收集周围人的意见,思考当代人到底需要什么?

image
image

《世·象》(1)

image
image
image

《世·象》(2)

庄子提出“天下尽殉”,人为物役,人与世界处于紧张的对峙之中。所以要将人的精神世界真正地解放出来,进入萧散旷达的境界,释放自由灵魂。用现代的话说,信息化的今天,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人类的正常情感日益被高度秩序化的现实所拘束,变成了“机心”,变成“橡皮人”,所以人会感到精神委顿,出现各种情绪危机,而艺术的功用之一则是慰藉人干涸的心灵,让人快乐。

我回想起《功夫熊猫》,这部好莱坞电影突破了大家对熊猫的印象,打破了传统思维,主人公阿宝以搞笑幽默的方式宣扬了中国文化和正能量,受到全世界人们的欢迎,而且也符合了中国人的审美。既然熊猫可以会功夫,为什么我不能让大象做瑜伽呢?大象的确笨重,而瑜伽是需要舒展腰肢的运动,这种反差更能体现它的灵动性,体现设计之美。

image
image

《世·象》(3)

image

《世·象》(4)

雅昌艺术网:预先见到作品的人都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李剑:不少观众眼前一亮,并且哈哈大笑:“哦!原来大象还可以这样做!”我惊奇地发现,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大象,每个都有自己的选择。如果大家都不约而同选同一头大象,那么作品就有问题。

比玩乐的内涵更深远是作品的命名——《世·相》,指涉的是世间百态。世上每个人都在与内心的自我对话,外在形成了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取向。四套瑜伽动作还可以延伸出千万种变化,暗喻了每个人不同的的心理状态。

老子曾说:“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所谓“大象无形”可以解释为:世界上最伟大恢宏、崇高壮丽的气派和境界,往往并不拘泥于一定的事物和格局,而是表现出“气象万千”的面貌和场景。从词义上说,“无形”显得有些抽象、形而上、高度凝练,不容易被体验。因此我做这套大象,可谓是“大象有形”,通过生动诠释大象的不同形态,借以说明艺术、社会、乃至大千世界的博大与包容,充满生趣。我是以“有形”实证“无形”,以“有象”指涉“无像”,以“有法”为“无法”。

雅昌艺术网:具体的大象只是四件玉雕作品,而我们以此为启发点,打破常规思维,去找寻更加开放、更加自由的艺术境界,而不局限于大象的生物结构或者艺术化的形态本身。通过“有象”指涉“无像”,颇有禅家“指月论”的意味。

李剑:是的,这即是作品透露出的机辩:世界是多姿多彩的,人生应当充满活力,做玉雕的手艺人可以秉承祖先的知识,但不能陷入祖先留下了的文字和思想中间,成为古人的守墓人。所以我们应该多方面尝试,多方位思考。

我的个性比较开朗活泼,不喜欢在作品中流露出郁郁寡欢的、不得志的遁世气质,我对创作怀着玩的心态。我所认为玉的实用性就是“好玩”,脱离了实用性就成了缺乏活力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