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琢玉,葛洪始终希望自己是个少年,能够以蓬勃的少年之心赋予玉石元气淋漓的生命。青年时在玉雕厂学习仿古,葛洪就已经做出有别于老师傅们的作品了,对于现代审美的领先把握让葛洪的玉雕艺术迅速成长。葛洪不喜欢气息太陈旧的东西,他一方面从文化角度提炼出古玉的精髓,又以高度个人化的设计语言重新表达,在技术上将雕和质保持一种和谐的关系,不以质害雕饰,也不以雕饰害质,创造一种出具有现代形式的古风作品。

现在,葛洪培养的众多弟子都已经出师,自己成立玉雕工作室,在玉雕界展露锋芒,葛洪却并不以名师和前辈自恃,他依旧和年轻人玩得火热,了解最鲜活、最新潮的思想,方使作品保持朝气与生机。在2017年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刻博览会开幕前夕,雅昌艺术网走访了葛洪。

image

雅昌艺术网:您今年创作了怎样的作品参加子冈杯?

葛洪:我今年的作品是一件白玉与墨玉的组合摆件——《长乐无极·四神》。

去年的作品《西风烈》是一件视觉冲击感、雕塑感比较强的作品,除了马头的耳朵部分带有一点传统仿古纹饰的做法,其他的全是大线条与整体块面的结合,没有其他装饰,用极具现代感的设计去造就一种挺立饱满的姿态。

考虑到不能每年作品的风格都类似,所以今年回归传统元素,做一个大的插牌。作品体量比较大,以立体浮雕为主,集中了镂空雕、巧雕等各种工艺。面对这块大的顶级白玉,我选择了四神题材。画完设计稿后发现,即使表现了四种神兽,但依旧缺乏我内心追求的视觉效果。

image

《长乐无极·四神》(局部)

受古代玉工对剩余材料的巧妙运用的启发,我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把白玉上部挖空,形成一个圆形。圆形中间以悬挂的形式嵌入一个墨玉的组件,是为龟蛇形象合体的“玄武”。

这件“玄武”的外部轮廓体现了雕琢手镯的风格,寓方于圆,合于中国古代传统方圆相济的思想,边缘采用仿古纹饰,更有立体感和力量感。“玄武”采用了秦汉时期的造型,有了镇殿气势。

image

《长乐无极·四神》局部

白玉部分是作品的主体,圆的边缘采用回形纹饰,和墨玉部分的纹饰产生对应。其下是虎面,采用传统仿古做法,最下方是仿汉代浮雕的凤纹,采用另一种形式表现朱雀。玄武为北方之宿,朱雀为南方之宿,所以朱雀在下,玄武在上。

image

《长乐无极·四瑞》局部

image

《长乐无极·四神》局部

青龙用立体圆雕手法进行表现,龙头插牌的上方,张口作吟状,龙身龙尾吸纳了香草卷头的处理方法,贯穿作品右侧,非仔细观察不易发现,是取“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意,龙就是要烘托神秘感。

雅昌艺术网:作品的元素是仿古的,设计形式是十分新颖的。

葛洪:在子冈杯这样平台上展览,所制玉器要给人厚重感,要有的文化价值,材料价值,还要有展示效果,所以要全方位的考虑。

苏帮玉雕的风格大多比较含蓄,展示性不够强烈。技法上能突破之处已经很少了,因此我在思考如何在设计上改变,加强观念,吸纳现代设计。仿古并不是对各种古元素的随意堆砌,而需要最恰当的布局,布局就是一种设计,思路一定要清晰。

雅昌艺术网:你此前也做过四神题材的作品。

葛洪:全年参加子冈杯做过一件四神牌,09年子冈杯有一套红皮四神。今年以突出展示效果为主,由于体量大了,要设法繁中寓简,做减法。设计之初添加了璜的元素,后觉得杂乱,便改成比较简洁的样子。

苏帮玉雕讲究“空、飘、细”,我想带入一些“空”的设计,不能笨重。作品体量大了就容易笨重,白玉上部镂空的办法也是思考了很长时间后才动手的。

image

《永乐无极·四瑞》

雅昌艺术网:你也会因设计感到苦恼?

葛洪:仿古件如何做突破?一直令我感到很头疼。 仿古件不能做得“龙不像龙、虎不像虎”,不能完全改变造型,违背传统。但是又要面临如何突破自己的问题,今年设计一件虽然成功了,但明年又该怎么办?每年都是一个新开始,所以玉雕艺术促进我不断超越以前的自己。

雅昌艺术网:一方面要保留古玉的精神元素,另一方面又要不断创新超越自我,这的确是一种两难。

葛洪:玉雕一定要与时俱进。停滞在老的、传统的路上,必定会被淘汰。我当年刚从玉雕厂出师的时候,还很年轻,想法和老师傅们不一样,做得比较新颖,遭到了不少批判。从前老师傅们的仿古观念是根深蒂固的,追求与博物馆藏品一模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改变,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高古的玉器不太适合配饰,需要按照当代的审美创作玉雕才有出路。当代人琢玉,应该表现视觉上的柔软,表现玉的温润感。

image

四神扳指系列

image

四神印章

雅昌艺术网:那么你个人化的风格是如何逐步形成的?

葛洪:每个人的想法、做法不可能完全一样。一个拥有美术基础的人,倘若按自己的想法去创作,哪怕做同一个题材也不会一样。

创新设计是创作能力的一种积累。在我看来,需看得多!做得多!看其他门类的多!有时观看其他门类的作品,脑中突然会冒出一个想法,但这个想法究竟能否实现?做出来的样貌和原初的想法是否一样?如果能接近脑海中原初的构思,就说明技法已经很强了。

因此,创作理念、设计感、雕刻技术三者缺一不可,它们有时是同步的,创作理念好,设计感也会增强,作品也容易一鼓作气做出来,就像写书法一气呵成。

image

《佛眼观世》

雅昌艺术网:你如何保持作品的风格的年轻化?

葛洪:我不是很喜欢太高古的东西,那些是古代的高峰,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审美的最高峰。看老的东西,看到的应该是文化,而不是一味仿造。所以我做的仿古件带有现代感,但完全抛弃传统内涵,又缺乏深度。

我喜欢交朋友,不管是老一辈的朋友还是年轻朋友。年轻人的想法比我简练很多。上了年纪,人就会考虑得比较多,受到很多束缚。现在有很多后起之秀,很多瓶颈都被他们突破了,年轻人能做出不一样的感觉,元气满满,富有朝气,他们追求的也不仅仅是视觉冲击,不能肤浅地理解成哗众取宠。

所以我对自己说,不能待在自己的舒适圈,要敢于做新的尝试,不要怕失败,吃一堑才能长一智。在作品的全面性上,我还没有完全突破,所以进一步完善自己的作品,这是现阶段最基本的想法。

雅昌艺术网:你所指的完善该怎么理解?是追求更深邃的意境?更完善的工艺,还是题材拓展?

葛洪:是全方位的精进。我现在挑战做大型作品,玉雕越大越难做。例如做一个大型动物件,制作方法就要完全改变,从头到尾设计好才能动手,不像小件可以随时改变。小件容易有灵气,大件容易做“闷”掉。所以各方面水平要精进之后,才能动手做出更好的作品。

雅昌艺术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