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作品题材丰富,以涉猎广泛著称;他的学生遍布四方,开门立户满天下;他投身玉雕三十年,仍在学习和创作。他的玉雕作品,有夜泊瓜州的幽静,有秋登兰山的清新;水有荷塘色,天有凤来仪。他就是“万子”工作室的掌门人——万伟。 

名家简介:

万伟,1968年10月出生,安徽滁州人,中国青年玉(石)雕艺术家、上海玉石雕刻大师、徽派玉雕协会常务副会长。其琢玉三十年,只会玉雕这一行。这位极简主义的践行者,始终坚守着踏踏实实做人,兢兢业业做事的从艺理念。他能用最简洁的工艺,最朴实的作品,表现出最悠远的意境,最醉人的情怀。

勇敢拼搏做玉雕行业的中流砥柱

20世纪80年代,对于子女较多的家庭,父母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会让孩子很小就外出打工学艺。也正是当时的学艺氛围浓厚的时代环境,为中国培养了大批的工艺精英。如今已经是海派玉雕名家的万伟,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走上玉雕之路的。

1986年,年少的万伟离开父母,进入滁州市玉雕厂北菴分厂学习玉石雕刻,四年后进入总厂。由于当时玉雕厂发展不太顺利,工人的工资也发不出,工厂决定给工人放假。1991年,万伟经朋友介绍,来到上海玉雕厂虹桥镇分厂学习和工作。

初进上海玉雕厂,还是学徒身份的他,需要从夜班做起。那时的厂里环境不好,夏天蚊子很多,而且没有电风扇,只用鼓风机嗡嗡地吹。在这种极度沉闷溽热的环境中,每次下班,身上的工服满是白色的汗渍。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万伟从未叫过苦和累,他深知,成功之路上没有安逸,只有汗水、血水和执着。

20世纪末,经过十年历练的万伟,从玉雕厂辞职,自立门户。有一次,他去安徽正东玉器公司办的展览参观,看见有自己家乡的玉器觉得非常兴奋,便对那些玉器做了点评,正东公司的老板听了他的点评后,顿时被他的才华吸引了,当即决定和他合伙开办一个玉雕学习班。

2000年起,万伟在滁州职业学校里开设了我国首个玉雕工艺班,他也成为把玉雕工艺人才培养体系引入现代职业教育之中的第一人,为当时正处于上升期的玉雕行业培养了大量急需的人才。那时候,万伟不仅是培训班导师,还是正东玉器公司的总设计师。但是万伟并没有因为所取得的成绩止步不前。他经过慎重抉择,再次回到上海继续深造。就这样,他一边在上海美术学院学习,一边开办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万仔玉雕工作室。

与时俱进在激流中力争上游

目前市场不景气的现状,在万伟看来这是件好事。他说:“这种情况能让人沉淀下来,潜心创作更多、更好、更有创意的玉雕作品。从最近两年天工奖的参赛作品就能看出来,作品品类繁多,创新、创意非常大胆,突破传统题材、工艺的作品很多,参赛者的创作心态也更好了!不像前几年市场好,作品随便做做都会有人要,出现了很多普通的工艺品。”

对于当今玉雕市场上鱼龙混杂的乱象,万伟认为机雕作品的泛滥并不会给玉雕名家带来压力。因为玉雕名家的作品各具特色,极具创新意识和文化寓意,这是那些千篇一律、缺乏生气的机雕作品无法比拟的。

谈到近些年玉雕界的运营规律,万伟说:“畅达的信息流通环境,拉近了玉雕师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玉雕师可以通过各种网站、新媒体渠道发布新品,让作品信息瞬间直达各种潜在客户。同时,畅达的信息流通环境,也让客户更容易货比三家,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令玉雕市场环境更加透明和成熟。”

时代的变化导致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同时也直接影响到玉雕师作品风格的变化。比如万伟最近做的黑白俏色雕,在以前是很少见的,这就是调整。万伟这样阐述玉雕的变化:“上海节奏快,竞争很激烈,怎么让客户喜欢你?只有一种方法:用作品说话!只有不断地进行改变和微创新,让作品富有新意和时代气息,才容易打动消费者。”同时,万伟还提出了自己的生存理念:“要不断学习,推陈出新,不仅要有扎实的雕琢技艺,还要有紧跟市场脉搏的运营理念,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的生存空间。”

不断创新做玉雕界的探路先锋

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对于这句话,万伟有自己的理解:玉雕有很高的附加值。一块玉,由普通的玉雕师来雕琢,只能标价十万,但通过名家之手却能产生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值。所以人们都在思考怎么创新,才能成就最高的艺术价值。拿玉牌来讲,以前做佛牌、观音牌和子冈牌都是完全独立的。2013年,万伟的工作室制造了一批混合风格的作品,市场反响非常不错。

万伟常说一句话:“不要只知道坐在机器上干活,要走出去,不能闭门造车。”他认为,想让玉雕作品更有价值,就需要不断地学习,开拓自己的视野,比如去进修,去参加各种展会,和同行多交流多讨论,这样才能获得更好的提升。

作为玉雕名家,万伟也有大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从事玉雕行业30年,深爱这个行业,始终不遗余力地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推动行业的发展。对于玉雕界学徒,万伟诚恳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先学美术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如果只会做,不会设计,那未来只能拄着设计师这条拐杖走路了。”

漫漫长路远,寂寂幽梦清。这位在玉雕界潜心历练30年的琢玉人,他把自己的青春、梦想都献给了与玉石相伴的岁月。他以一种“竹杖芒鞋轻胜马,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情怀,开拓出了一条古韵今风的玉雕之路。在这条玉雕之路上,流淌着春天的气息,散发着冬阳的红晕,弥漫着田园的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