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喜爱佩戴香囊,所到之处步步传香,犹如现代的香水。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有两句“宝马雕车香满路”“笑语盈盈暗香去”,便描写了盛装丽人香气袭人的场景。

香囊,古时又称香包、花囊、香缨、香袋、香球、容臭等,因佩戴在身,又称“佩香”“佩帏”。香囊,不仅散发神秘迷人的气息,还可镇定心神,抚慰心灵,更叫人心动。

 张清雷 糖玉鱼戏莲叶间香囊

它是古代最流行的佩带饰品,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金银、玉、翠等硬材制作的小盒,盒面镂空以散发香气;一类则是纱、罗、锦、锻等织物缝成的软质小袋,到了明清时也称为“香袋”。

而囊中之香,可以是花粉,干花,也可以是药材。屈原《离骚》中就有“扈江篱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说明当时在香囊中放置辟芷、秋兰。在传统香囊中,还有放雄黄、熏草、艾叶等香料。这些香囊,或安神,或药用,或避邪,或作为特殊信物。

 张清雷 和田玉籽料贺寿有余香囊

早在先秦时代,佩戴香囊便有涵义。《礼记•内则》记载:“子事父母,左右佩用;……衿缨,以适父母舅姑。”就是说,在我国古代,青年人见父母长辈时要佩戴“衿缨”,以示敬意。

又因香囊为随身之物,恋人间常把它当作礼物互赠,彼此传情。早在《诗经•郑风》就有有情人将香花香草送给心仪对象的表达:“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三国《定情诗》则表明香囊是男女传递爱情的信物:“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又如秦观《满庭芳》中的赠别之物,便是“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几多销魂!正所谓“袖里藏香囊,数里不绝香”,那袖底生香,含蓄又诱惑。

 陈冠军 碧玉镂香夏荷香囊

作为贴身私密之物,香囊还或挂在床帐上,让温柔之乡被芬芳所笼罩。《孔雀东南飞》中就有:“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还有《红楼梦》中的黛玉,做的唯一女红,便是给宝玉绣香囊。当她误会宝玉将她绣的香囊随意赏给小厮时,气得落泪,拿起香囊就要剪破。一句“谁也不许拿”,多少爱恋尽藏在香囊之中。

这些动人的故事,这些含情脉脉的男女,一个个都因了香囊的缘故,遍体芬芳。

如今,香囊虽然作为一种装饰,或悬于颈,或挂于包,或点缀于车,用法与古人不同,多半也只是为了美观。但旧时的情怀不曾遥远。从屈原《离骚》中的香花香草开始,人们佩戴香囊,既是外在的优雅,也是内在的高洁。

钱建良 和田玉籽料凤仪香囊

北京正道拍卖遴选了两件玉雕香囊,以镂空雕刻,风格各异,独具特色。一件是苏州玉雕名家范栋强的作品“青玉凤穿牡丹薄胎香囊”,这件香囊为青玉质,色泽均匀,玉质细腻,香囊为玉瓶造型,胎薄如纸且掏膛均匀,一面浮雕瑞凤及牡丹纹饰,线条婉转流畅,牡丹花瓣层次分明;另面则镂空雕火焰纹饰,与另面凤凰纹饰寓意凤凰涅槃,镂空雕既能使香气透出,也增添了香薰的灵动。

范栋强 青玉凤穿牡丹薄胎香囊

另一件则是“和田玉籽料龙凤呈祥香囊”, 此香囊以和田白玉籽料为材,玉质温润。镂空雕刻为瑞凤、升龙等纹饰,雕刻精细,纹饰唯美,且具有实用功能。

佩戴香囊,步步生香,让生活更加清香。和田玉籽料龙凤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