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吃烧烤。 风雨红叶江南雾, 一寸秋膘一寸血。 这算定场诗吧。 先跟各位说个好消息, 我那位, 颜值比智商值高一点的, 摄影师兄弟。 喜获, 第十五届IPA国际摄影中国大奖赛, 艺术类银奖。 他的获奖作品是一组人体摄影, 就不刊登出来了, 怕河蟹。 此次获奖, 我恨恨的批评了他: 为什么拍人体的时候, 不叫我。

 人生有时候很奇特, 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好事往往多磨, 好玉亦多磨。 我们想要得到一个, 自己热衷的, 满意的结果。 往往要经历, 漫长的修炼, 绵长的等候。 

怀胎十月, 十载寒窗。 很多时候, 这“否”得到极限了, “泰”才能来。 “积”得厚到一定程度了, 才能喷薄而发。

 佳期不易至, 妙事不易得。 所以, 我们求愿祈福, 好事成双对, 喜乐临双门。 事要半做, 功要倍至。 只不过事实上, 我们想要100分的回报, 往往付出了300分的努力。 朋友们此刻稍微回忆一下, 自己走过的路, 是不是如此? 力透纸背日, 丹青呈现时。 

崔磊和田玉作品《一念三千》

 “行百里者半九十”。 百里路走了九十里, 只相当于走了一半路程, 越接近终点,越靠近成功, 难度越大,阻力越强, 越需要, 坚持到底,毫不松懈。 也只有这样走过, 我们才能珍视最后的所得。 就像玉雕一样, 从璞玉到成器, 经历了极其复杂的心力过程。 但在这个过程后, 心中往往只有一个执念: 好玉一件, 好事一桩。 足矣。 

 其上刻字曰: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一念三千。” “一簞食,一瓢饮,在陋巷,不改其乐,贤哉。” 

 《一念三千》 

 细细想来, 改变我们人生的好事, 屈指可数。 而我们总是在用力, 为了发动机一瞬间的轰鸣, 而不停的踩油门。 为了一口佳酿飘香, 几十载陈放。 人这辈子, 用功是常态。 面对最后可能的丰厚陈酿, 不奢饮, 只取一瓢,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