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服饰佩戴艺术中,翡翠饰品的流行曾盛极一时。翡翠饰品材质优良、形制丰富,雕刻技法多样、题材讲究。浓绿圆润晶莹的质地,加上精美的雕刻,赋予了翡翠饰品人格化的文化象征意义,形成了中华民族特有的翡翠文化,戴玉、赏玉、玩玉之风盛行。

民间认为翡翠有祈福纳祥、避邪消灾之功能,由于表达了老百姓的普遍愿望,翡翠饰品被广泛接受并佩戴。翡翠饰品往往运用人物、走兽、花鸟、器物等形象,和一些吉祥文字等我国传统造型,以民间谚语、吉语及神话故事为题材,通过借喻、比拟、双关、象征及谐音等表现手法,构成“一句吉语一副图案”的表现形式,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当前翡翠市场趋向红火,高中低档各领风骚,一些低档翡翠饰品占有一定比例,整个市场良莠不齐,还存在很多问题。首先是题材。市场上流行的翡翠饰品,依然以传统题材为主,如观音、弥勒佛像等小雕件、花件。翡翠文化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历史高度,大部分现代翡翠的雕刻秉承了传统的雕刻技法,很难从传统的窠臼中突破出来。其次是重材质轻工艺。对翡翠原料真假好坏的重视远远大于对雕刻加工后的艺术品品评。雕刻工艺师在创作时,假如一心为了艺术创造,往往能产生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品,若是以盈利为目的,则很难出现优秀的作品。面对这种状况,雕刻师傅和设计师应该从传统中突破出来,从蝇头小利中解脱出来,给翡翠雕刻与饰品设计赋予新的韵味。

翡翠以特有的质地,和软玉一起为中华雕刻艺术提供了优良的承载物。最近两年的“天工奖”玉石雕刻设计大赛,不乏一些好的作品,对推动行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也有一些败笔。笔者印象最深的一件作品,是一位大师所作观音玉雕。观音面目和善,翘着腿,感觉非常滑稽。整体上人体结构不和谐,比例失调,腿和手整个就如堆积木堆上去似的。观音雕像笔者也见过不少,如山西大同上、下华严寺里面的观音雕像(非凡是露齿佛),还有晋祠侍女雕像,以及平遥双林寺佛教雕像等,她们都是我国雕塑史上的杰作。由于商品经济的冲击,现在对观音、佛雕像的评价标准可能简化些,只求面善而已,人的结构、动态等往往被忽视。我们现在再来看看最近几年炒作比较火热的天龙生。实质上早在清末,玉雕师傅们已在实践经验中,对这类翡翠原料习惯性地雕刻成花卉、蝴蝶造型,呈里面薄外沿厚的凹形。使其色绿更加通透,厚边镶嵌时,使翡翠更加牢度,不轻易脆裂。另外,我们也看到一些表现传统素材的翡翠作品,雕刻技法娴熟,但由于匠人专业素质水准不同,依据现代人体解剖学的角度来看,结构也有许多缺陷。由于传统玉石设计已经形成了日趋成熟的形制,包括雕刻技法、题材的体现等,无论写实还是抽象题材,玉雕师傅和设计师们如何在传统题材上注入新的元素,无疑给我们带来一个很大的难题。尤其现代翡翠的设计与雕刻,应该突现新题材、新技法。

笔者参与过雕塑的设计与创作,但未做过翡翠的雕刻与创作。肤浅地认为,翡翠艺术创作目前主要应该包括两类:一类是传统玉石人物、山子、摆件、花件等的创作,属于艺术创造雕刻类,基本上是玉雕师傅们的艺术创造。

高档翡翠以“浓、阳、俏、正、匀”的特点,未加装饰而成自然之美,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和升值走势,备受市场青睐。第二类是传统宝石面、仿生物和植物造型翡翠,与贵金属或其他高档宝石镶嵌。首饰设计师参与其中的设计与创造,通过采用中、低档翡翠,以适中的价格流通于市场。就品种而言,目前市场的主导品种是手镯、项链、耳钉、耳坠,其余品种也有一定的市场。在玉雕师傅们和首饰设计师的共同参与下,翡翠雕刻与翡翠饰品设计空间也越来越大。笔者的首饰设计理念范畴属于第二类。欢迎同行共同商榷探讨翡翠设计与雕刻话题,以此抛砖引玉而已。

一件翡翠作品的好坏不是料好工好就行的。主要还得看它所表达的灵魂,是否能反映出作者内在的思想或精神。作品是作者的化身,有灵魂,有情感或有意境,有骨,有血,有肉形体美的一件活生生的东西。所以作者本身应不断的修心立意。创作出新鲜的理念,领导潮流。作者本身要从心入手,不断开阔心胸和视野,包容别人的缺点,吸收长处,升华成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垃圾。修得平常心,名利看淡。把心用在提高认识上。也帮助别人进步,形成氛围才好。进步是自己的事,不可有贬低别人提高自己的可笑想法。多看问题的实质。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活,以人为本。所以要先修心。

对翡翠玉雕的名词先做个归纳:

玉雕意义:就是把美感或是神韵留在世间,体现作者本身的造诣和文化内涵。

玉雕特点:量料取材,因料适宜,随行破形。

玉雕理念:藏脏遮绺把料本身的缺陷掩盖,把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推新:既不与人雷同,又要有文化底蕴。

立意:中心思想只能有一个,主次分明决不可喧宾夺主,把活做乱,以乱是取不了胜的,简洁明快烘托主题才行。

玉雕造形:一般以圆润饱满为主,不要把大形做散。

设计:根据料的色泽形状,大小和脏绺情况设计适合的题材。例如:绺多的可以做树皮,龙,鱼等好遮柳的题材;脏多的可做些玲珑剔透的题材,把脏都去净。拳头大小的料可以做手把件。很小的可以做挂坠。干净的料可以做人物或素活。形状相进的题材优先。

烘托主题:采用参照物。例如:用人物可以衬托山的大小。

用巧:精简用到好处,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用处不大而多的杂色可弃之一些。

使用工具:选择适合的磨头,一定要调正再用。

雕刻:把肯定要去的部分去净,下一步就显现出来了。但必须在画的精确比例之下进行。

手法:稳、准、恨。使之线条流畅自然,先用快的工具,做不了了才用慢工具,绝不可以将就用。

动感体现:惯用手法是“S”线条和“麻花劲”的配合。手的姿式:要舒适处于最佳状态。其活动要有一中心支撑点,这样才稳不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