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小林,一个朴实无华的名字,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已是中国玉石雕刻界的翘楚。一路走来,既有着儒家的诚厚心智,又有着老庄的放浪畅达,更裹挟着佛门的禅定修为。十七岁跨入玉石雕刻的门径,若干年后又专工水晶佛像雕刻,风雨二十余年,恍兮惚兮中时光如驹。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邹小林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一圣观音

出生于杭州新安江的他,诚朴谦逊,在这座被誉为“清凉世界”的清凉福地里,邹小林步履坚肯,践行着儒家为人的古训。外貌清秀俊朗,谈吐温润有礼,举止至诚有方。所谓气象,当是如此。

作为一个有着专业美术背景的他,当初选择玉石雕刻想必也与其诚厚心智有关。在众多艺术门类当中作出一种心之所向的选择并非易事。有人选择了绘画,在线条、色彩、明暗中组织心象;有人选择了音乐,在旋律、和声、调式中建构世界;有人选择了电影,在声音、光影、剪辑中演绎人生;而邹小林,在清凉山水世界里沐浴过的人,最终选择了刻刀与玉石的如琢如磨。

我们知道,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玉石雕刻是一门手艺。中国人天生就有贴近自然的特质,在时间的流转里,人们巧妙地拓展了双手与自然造化的关系,发展出诸如烧制陶瓷,冶炼铜器,织造布匹等等巧夺天工的手艺。玉石的透婉,雕琢的敬虔,岁月的温度,深深地吸引着邹小林。于是他从杭州到南京,又从南京到上海、郑州,一路兼程,最后来到了苏州,一座如清代浙江巡抚纳兰常安在其所著《受宜堂宦游笔记》中所记载的城市:“专诸巷,琢玉、雕金,镂木、刻竹、髹漆、装璜、像生、针绣,咸类聚而列肆焉。其曰鬼工者,以显微镜烛之,方施刀错。其曰水盘者,以砂水涤滤,泯其痕迹,凡金银、琉璃、绮、铭、绣之属,无不极其精巧,概之曰‘苏作’。”便是如此这般的巧然遇见,坚定了直到如今的守候。

人的坚持与其志向有关,人的志向又与其心性密不可分。比孔子小六岁的曾点曾说自己的志向是“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时间的远逝让我们无法臆测真实的曾点,却可以从这段话里读出千古中国人的闲适心境。中国人不喜欢抗争,不喜欢猎奇,不喜欢冠冕,唯独对闲适的心境孜孜以求。诚如颜渊,“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便能乐乎所以,连孔子自己的志向也只是“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对于邹小林而言,向往的无非是在雕刻琢磨的幻化变现中获得一份闲适与安宁。在无数个手握刻刀、摩挲玉石的刹那,邹小林全身累积的是无数份人生质地的通透与温婉。无论把玉石雕刻看成是手艺也好,艺术创作也好,在邹小林沉潜的时光秘境里培养起来的诚厚心智温暖怡人,不期然间,生命的质感也诚厚结实起来。

忘乎物,忘乎天,逍遥游

玉石雕刻有着一段长远的历史。或许是因为情感丰沛的缘故,自然界中富藏着的不计其数的宝玉石,吸引着历代文人为之倾心写诗作赋。成书于春秋时期的《诗经》中就有“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桃李,报之以琼瑶”的句子,其中“琼琚”、“琼瑶”皆是指珍贵的玉器。唐代诗人韦应物也有一首《咏水晶》:“映物随颜色,含空无表里。持来向明月,的皪愁成水。”就连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也曾在《美学散步》中谈到:“中国向来把‘玉’作为美的理想。玉的美,即‘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美。可以说,一切艺术的美,以至于人格的美,都趋向玉的美……”。可见,玉石在中国人眼中绝不仅仅是一种器物,它系于礼教,关乎德行,同时也灌注着先贤的审美旨趣。

云冈大佛

玉石品种丰富,形态万方。相对于玉的含蓄内敛、温润柔美、君子品德,邹小林更悦纳水晶。从一九九三年开始接触水晶的邹小林,定睛的那一刻,便与水晶相知相守二十余年。他说,水晶像是一位与自己结识多年的老朋友,与它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如他所说,其实水晶使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裴李岗文化时期,在出土的文物中,我们发现了先民用水晶打磨的刮削器,比玉厚重,比玉坚贞,更有空间感,也比玉来得洒脱与通透。

如果说玉是儒家的拣选,那么或许水晶是老庄的提携。玉如圣人,有时难免与常人远若鸿沟,加之轻掷易碎,便生生谨小慎微起来;水晶则不然,它那么干脆率性,一出现便能制服躁动不安,在圣洁面前,唯有屏息凝视。他说,水晶很真诚,其通透的材质,在你观望它的时候便一览无余的展示给你,告诉你它的一切。若以玉来比拟君子柔美温和的性情,水晶则更多的显现出它的贞洁刚烈来,甚至带不得半点欺瞒。然而只要你用心雕琢,水晶又会呈现出它的温柔。可见水晶的性格里蕴藏着和谐,它有非常刚的一面,也有非常柔的一面,至刚至柔,变现万千。这不正应验了道家所谓“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吗?

马头明王

面对“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的庄周,邹小林感佩有加。在亲近山林,逍遥环宇的同时,他好读史书。慨叹于“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的王子猷,同感于“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的张季鹰,倾情于“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李太白……用他自己的话说,人生之中诸多的不平之事,若是仅放在自己的生命维度里难免纠结困苦。有时我们要跳开时间和空间的藩篱,将之置于漫漫历史长河之中,把悲辛摊开,才发觉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的一瞬,沧海渺渺的一粟……

是的,在七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以山林滋养性情,以水晶观照人生,以史书变化气质。邹小林踽踽独行在水晶雕刻的路途上,忘乎物,忘乎天,逍遥自适。这又让我们想起庄周笔下描绘的那位“神人”: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千手观音

不思议,不可说,佛是心

佛语有言:“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林中,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在人世无常的困顿与焦灼中,平常如过江之鲫的我们有时需要一种寄托。不论是“因信称义”的基督教,还是“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的伊斯兰教,总之,我们或出于信仰需要,或出于精神依托,或出于学养趋向,最终选择了一条渡人生之河的帆船。而把最美妙的年华浸淫于水晶雕刻的邹小林选择了内省于心,敬事于人的佛陀。

钟馗

于是,虽没有晨钟暮鼓、黄卷孤灯,邹小林照样全心沉入佛陀的世界。从念佛品经,到观摩佛像,再到时时处处作佛想,日日在技艺与佛理的学习中自得其乐。不管是小件作品,还是大型雕刻,无不尽心尽力。历时三年的《四十二臂千手千眼观音》一出场便惊讶世人,作品整体晶莹通透,畅快悦目。雕像主体部分的观音面相雍容纤美,双目微张,结跏趺坐于莲台之上,一派生机与慈爱。头戴华丽宝冠,身披条帛、天衣,挂带璎珞腕钏,富态之中不失妙相庄严。四十二只手也雕琢得姿势相异,精巧合宜,救苦救难的喻旨一目了然。水晶通透坚贞的材质契合于静谧喜乐的观音像,再加上巧夺天工的雕刻技艺,真是美不胜收!

四十二臂千手观音局部

也许是因为藏传佛像的富丽杂陈、形态丰繁更能磨练心性,邹小林选择了这种稍不留心便可能毁弃前功的题材。正如他自己说的,“与汉传佛教造像艺术注重开相、手部和衣饰等局部重点有所不同的是,藏传佛教造像艺术非常严谨,可谓法度森严,结构、比例一丝不苟,很多作品的要求就是要细致到每一根线条,每一个纹饰……”。这样的创作既是对雕琢技艺高低的考验,也是对水晶材质驾驭灵活度的考验,更是对是否具有一以贯之、一气呵成的内心素养的考验。其难度可想而知!

四十二臂千手千眼观世音

刚过不惑之年的邹小林,早已名声在外,不仅仅因为他是第3届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第5届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而是其获奖的金奖作品之多,其先后荣获过“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大展金奖”、“中国玉石雕刻《天工奖》 金奖”、“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杯》最佳工艺金奖”……从2008年的《四十二臂千手千眼观音》到2010年的《千手千眼观世音》,再到近期的《黄财神》,邹小林以手炼刀,以刀琢石,以石筑佛,以佛印心,一步一步检视着自己。他说,之所以选择佛像雕刻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佛教题材是工艺美术里涵盖广阔的传统题材,可以开挖出无穷无尽的美,将艺术的魅力展现尽致;其二是佛像能够在当今浮躁的社会中唤醒人们的安宁与菩提心。

黄财神

诚哉斯言!一件艺术品不能仅仅满足于感官,启迪人心才是最迷人的成就。在致力于水晶佛像雕刻的邹小林眼里,“一切法门,明心为要;一切行门,净心为要。”通过解析水晶的透亮品质,敏悟佛陀的悲悯情怀,以拳拳之心塑造佛像的邹小林领略到,技艺高超不如道行深邃。在长长的雕刻佛像的时间变迁里,唯一所望不外乎是“愿令众生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若诸众生,因其积集诸恶业故,所感一切极重苦果,我皆代受。令彼众生,悉得解脱,究竟成就无上菩提。”

无需赘言,心即是佛,雕刻即是修行。邹小林四十年的人生历程,在起起伏伏、坎坎坷坷之间一路走来,所有的心之杂念与刻刀、水晶、佛像触碰的那一刻,任它喧闹寂寞、繁华荒芜通通都化作不思议、不可说的空无境界。  

不惑年,回首时,儒道佛

佛泽

如同我们所了解的那样,邹小林早年的玉石雕刻注重技巧的磨练,不厌其烦地琢磨雕凿,往后则更多地灌注着精神意涵以期形神皆备,现在的水晶佛像雕刻作品则一派天机,无尘无染。可见,邹小林的水晶雕刻之路某种意义上也是他人生的成长之路。少年时,好奇热情,积极砥砺,善于抓住每一次学习的机遇,决不随波逐流;青年时,志向肯实,接触老庄,磨练心性,在洒脱的心态下求艺,境界逐升;正当中年,倾心事佛,了却凡尘,在水晶佛像雕刻的领域里以求领悟。这样三段人生的心路历程不正像近代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到的“三重境界”吗?——少年时,“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青年时,“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中年时,“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为人也好,求艺也好,事佛也好,邹小林一步一个脚印,从容安和,泰然自若。不惑之期回首时,不负年岁好时光。

释迦摩尼佛

一个人,遇见水晶,心为之澄净;一块水晶,遇见佛像,身为之约缔。当这一切都翩跹而来,邹小林,一个有着诚厚心智,又不减放浪畅达,更能发菩提之心的人,为我们构建了一个怎样的水晶佛像雕刻的世界?!

好一个邹小林!                             

邹小林获奖经历:

2008年《42臂千手观音》获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展  金奖,    

2010年大型水晶雕刻《千手千眼观世音》获中国玉石雕刻《天工奖》金奖,       

2012年《唐韵观音》获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金奖,        

2013年白玉《观音牌》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无量身千手观音法相》获银奖。    

2013年《千手观音》获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金奖,       

2014年 钛晶宝石镶嵌《黄财神》获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最佳工艺金奖,       

2014年《长寿佛》获杭州《良渚杯》最佳工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