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良渚、殷商、春秋时代三大时期之后,西汉成为玉器使用和制作的又一黄金时代。帝王之墓,要么早年被盗掘一空,要么至今未被发掘。所以,规格高、规模大的王侯墓葬,成为汉代玉器的主要来源。通过海昏侯等墓葬中的玉璧、玉磬、玉衣、玉剑具等琳琅满目的珍室,我们可以想象汉代人对玉器的痴迷程度。

汉或以后 青玉雕辟邪

从生到死,从公到私,汉朝人的尊崇和喜爱,可以渗透到每一个角落。汉代王侯墓常用大量玉器随葬,当时流行的观念是,用玉器随葬,可以让墓主精气不散,从而保住尸体不腐。“君子无故,玉不离身”的观念深入人心。现存汉墓都出土了大量玉器,这其中又以河北满城汉墓和广州南越王汉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最为著名。刘贺一生经历王、帝、候三种身份,他的随葬品中,玉器占据了很大分量。

东汉 玉雕说唱舞人(古代有嘻哈 )

提到汉代玉器,最有名便是“汉八刀”、“游丝毛刀”这两大已经失传的玉雕绝技。古人在没有机器,没有刻刀,没有参图的情况下,全凭技艺,全凭想象雕刻出这样的作品,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如今,包括汉八刀这样的诸多雕刻绝技早已失传,实乃玉雕界一大憾事。(不排除民间有深藏不露的高人)。

西汉 青白玉立象

所谓的“汉八刀”,其中,汉是时间定词,指汉代。清代中晚期,江阴姓陈名性字原心的人写过《玉纪》,上面写到:“更有古时含殓之器,谓之琀玉。不知者,遇旧玉,皆称为琀玉者,非。更有音讹而呼为汉玉者,尤非。”这其实与中国地方大,人的口音麻烦有关。而“八刀”并非指仅仅八刀雕琢而成,只是用在玉蝉背部或者腹部的“八分背法”的工艺。“汉八刀”其实就是“琀背刀”的讹读。由实物遗存角度说话,它决不会仅仅局限于汉代。而且我们所熟悉的玉翁仲、玉猪龙等,其雕刻也是非常简介,因此称之为说它具有殓葬玉蝉的“琀背刀”风格。

仿汉八刀制玉蝉

“汉八刀”,刀法简练,神态逼真,所以得此美名,并不是说雕刻真的只需八刀而已。如果把琢玉看成绘画,笔法简练,神态十足,不失为一幅好画,而如果从绘画角度来说,就是简笔画法,似乎可以看作是当时的偷工减料之作,如用石头代替玉的做法,所以,中国人很早就开始会偷工减料了!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死人就需葬玉,需要众多的玉器作坊,如果一件玉加工需要一年半载,难以满足当时的需求,为了符合当时用玉现状,只有加快制作时间,简化制作工艺。一些工艺精湛的玉工就制作出了造型简单的玉器来满足普通百姓的用玉问题,后来逐渐被王公大臣们接受,用料也开始越来越好,所以在当时得以普及,为后人留下了“汉八刀”的美名。

汉 青玉汉八刀猪(一对)

汉玉“游丝工”,亦称作“游丝刻”、“游丝毛雕”或“游丝白描”,顾名思义是指玉工以一类细若游丝的阴刻线表现玉器纹饰形构特征的治玉技法。迄今为止,尚未发现汉代文献中有关“游丝工”的记载,目前所知对汉代“游丝工”的描述,最早见于明代高濂《遵生八笺》卷14《燕闲清赏笺·论古玉器》:“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婉转流动,细入秋毫,更无疏密不均,交接断续,俨若游丝白描,毫无滞迹。”高氏观摩精细、所述入微、尽得其妙,应系把玩过实物后的经验之谈。近世藏家提及“游丝工”,多以高说为“母本”比附实物作人云亦云观,而少见勘验汉玉实物标本对上说作全面检讨者。

汉 螭虎纹游丝毛雕鸡心珮

“游丝毛雕”技法之雏形见于春秋晚期,但当时线纹之长度及连贯性尚不及汉代。 “游丝毛雕”根据线条粗细可分为两种形式:

一,粗线条。在放大到六十倍的情况下观察:线槽边沿规整,不见崩口,仅在弯转之处偶见歧出线纹;为多条短凹槽连接而成的阴线痕迹,每道凹槽皆作两头尖浅、中间宽深的枣核形,故同条长线纹的宽窄略有不同,槽底为既相连接又大致等长弧形磨砂痕迹,这是微观见到的典型砣痕。根据微痕推测,此式应由小型勾砣以湿砂为介质砣出,此处的勾砣是一种形制较小的铁质砣轮,制作时先碾出多条短断线,再于间隙处补砣,接短成长,从而形成了这般断续相连,遒劲自然,绵、长、飘、劲的线纹形态。

战国 玉勾云纹(游丝毛雕)剑珌

二、细线条。在放大到六十倍的情况下观察:线槽边缘有锯齿状崩口,且出现作不规则歧出的细毛刺;槽底深浅不一,有多道细丝状划痕。使用的金刚石、水晶和燧石等尖状硬性刻具琢出后,再加以修磨而成,线纹纤毫毕现,道劲连贯,宛如一气呵成,其边缘有毛茬。

西汉 鸡骨白游丝毛雕觿

汉八刀、游丝毛雕不仅体现汉代雕工技艺的炉火纯青,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汉代对玉的喜爱。

半个世纪以来,我国各地勘查和发掘的汉墓达30000余座,既有规模宏大的王侯陵墓,亦有官宦财主的墓地,也有庶民百姓的荒家坟墓。首先,王陵制度本身有着森然的等级规定。汉时,诸侯王和列侯是朝廷官员中有食邑的两大等级,且汉时又实行外任诸侯“同制京师”,这就使得诸侯王墓不仅有国葬特征,而且具备一定的数量。其二,真正的汉代帝陵至今并未发掘,而诸侯王墓已经大量被盗掘或发掘出来。

西汉 青玉带皮雕高足杯

据统计,目前我国已发掘公布的诸侯王墓有40余座,分布在河北、山东、湖南、江西、江苏、北京、广东、陕西、河南等省市。如此大片国土之上出土的王墓玉器,符合当时的国家礼制,能够全面反映当时全国范围的用玉习俗。王侯汉墓出土之玉器类别齐全、技艺精湛、分布面广,而且规格极高,所以是汉玉风貌的最好实证。

除了海昏侯墓,此前曾大量出土玉器较多的汉墓有河北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墓、广东广州象岗西汉南越王赵昧墓、山东长青双乳山西汉济北王刘宽墓、河北定州西汉中山怀王刘修墓、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北京大葆台西汉广阳王刘建夫妇墓、河北定州东汉中山穆王刘畅夫妇墓、河南淮阳东汉封列侯墓等等。

东汉 玉鸟

虽然大型随葬物有金属制品和车马等,但主棺内外,主要耳室、墓主全身,几乎都是以玉器为主角。这些王侯大墓,无一不是极尽奢侈的地下宫殿,墓室内部处处可见以玉为主的布局,大的玉具诸如“镇玉漆棺”、“金缕玉衣”、“九窍玉塞”等大型玉具;小的玉器则有装饰玉、器用玉、印信玉等生活实用玉器。

西汉 青白玉卧熊

汉代玉雕作为中国玉雕史上的开山鼻祖,深深的影响了后代的玉雕匠人们。时至今日,我们也能在现代玉雕作品里看到诸多的仿古作品。

这是现代玉雕匠人对先辈精神的传承,也是对中国玉雕历史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