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收藏》杂志社、上海海派玉雕文化协会与各地相关玉(石)雕协会、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等单位在全国范围内发起征集、提名推荐,经玉雕行业、收藏界等领域广泛征求意见后评选产生出的第一批当代“玉雕艺术评论家”和“玉雕艺术特约评论员”名单公布并获颁证书,这在全国尚属首次。

获得以上称号的,都是长年从事玉文化理论与研究工作,有着丰富理论造诣和专业建树,良好的职业操守、道德风范,在全国业内得到公认的玉雕文化艺术工作者。新当选的“玉雕艺术评论家”和“玉雕艺术特约评论员”,将承担起当代玉雕艺术理论研究、艺术评论、学术交流与文化传播的责任和义务,推动玉雕行业与文化产业的提高和发展。
这项活动从发起动议到具体组织,再到实施完成,历时半年有余。笔者参与了推介标准的讨论制定和大体的工作过程。在此,就活动有关的问题谈点具体的想法,供业界同仁与玉雕同行参考。

改革开放给国人带来了富裕的生活,提升了精神需求,爱玉、佩玉成为当代时尚。玉雕与艺术收藏、时尚潮流、财富神话一样,亲密触及到人们的现实生活。以和田玉和翡翠为统领的珠宝玉器首饰市场,出现了空前的活跃与繁荣。与之相应,传统的玉雕技艺在当代也发展到了空前的高度。
依托高科技手段,高速度旋转的钻石粉玉雕工具精巧尖利、高速微创,可以任意切割、研磨各种玉材,几乎到了“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程度。仅仅几十年,高科技就使得玉雕摆脱了“三分手艺、七分工具”的传统状态。现在的玉雕艺人们,已经不需要自己制作工具,技术的进步给玉雕艺术插上了飞翔的翅膀。玉雕创作可以以全新的构思设计、表现手法,重新诠释这门历史悠久的传统艺术。

随着玉雕艺术品的价值不断攀升,近年来,玉雕从业人员增加,行业地位提高,技艺不断进步,精品层出不穷,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当代玉雕行业在市场、导向、创作等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有的现象不容忽视。

有相当部分的当代玉雕作品(抑或是商品)被金钱所绑架,媚俗、事俗、流俗,简单迎合较低档次情趣的需要。有的作品表现浮夸、浮躁、浮浅,题材老套粗俗、附会图解,少数作品“有雕刻无表达,有承袭无新意”等。而工于炒作,粗制滥造,在热钱涌动下为利左右,良莠莫辨,透支市场热情等,在玉雕市场中也是常见现象。难怪有人说,当代玉雕急近功利。面对这样的现实,玉雕艺术创作存在困惑、矛盾和纠结。
       分析起来,以上现象和问题都不能只责怪市场的趋利功能,它们与当下玉雕艺术的理论建设和专业创作批评的缺失有关。当前重市场、轻艺术的风气,与社会整体对当代玉文化的发展与探讨相对薄弱有关。笔者认为,这些现象和问题不仅影响当代玉雕艺术创作的进一步繁荣,还影响到人们审美情致的提高,对玉雕艺术品收藏与市场的导向也都有着不良影响。 

近年来玉雕专业活动的基本的状况是:“有评比无评论,有欣赏无批评”。玉雕艺术及其创作,需要听取来自各方面的声音,因此我期望通过评论家与特约评论员的产生,尽快改变这种现状,以利于玉雕艺术创作及其衍生品市场的健康发展。

面对当代玉雕艺术品的创作、市场与产业发展要求,业内人士形成了共识:应建立一支专业人士组成的公正权威的评论队伍,逐步健全玉雕艺术创作与行业发展的评价与评论机制。

那么,如何进行适度而恰当地评价、批评,使之既有利于专业的艺术创作,又有利于市场繁荣,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探讨。

发挥玉雕艺术的评论与批评功能,不仅是要针对目前面临的问题进行剖析,更主要的是,玉雕是一个文化行业、是产业,其发展提高,需要不断地进行学术的、艺术的、技术的以及文化、历史方面的研究探讨。艺术的创作,也要有不同的声音发出来,这应当是一种常态。

纵观我国玉文化的长河,若从至今已有8000余年的兴隆洼文化算起,已历经敬祖、祭天、神巫、德礼、配饰和祛病辟邪、祈祥求福等功能阶段,至今“绵延兴旺,谱系不乱”。古代的君子贵玉,是德治、仁政、礼仪的体现,并以此为统治基础。传统的玉雕承载着历史与艺术,在创造了古代文明灿烂辉煌的同时,也留给我们博大丰厚的题材内涵。古代玉雕是当代玉雕之根。重视历史,着眼现代,兼收融汇、古为今用的态度,是形成专业的当代玉雕讨论与评论的基础。

同时,开展文化的、文学的、文明的评判,进行艺术创作方面的磋商、讨论对玉雕艺术的提高也是有益的。譬如说,玉雕艺术创作之“意蕴”,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意境”所能完满表达和概括的;再有,绘画中的“意象”是中国古代文化,尤其是诗词歌赋中一个常用的概念,而玉雕艺术的特点不似绘画,它在有限的三维空间,在特定的玉雕材质上如何表达,与绘画、诗歌迥然不同。这种行业的独特性需要总结,而艺术之间的彼此借鉴,也需要评论与批评的支撑。

专业的评奖是一种正面激励机制,而评论与批评,则是思考、辨析、矫正,是另一方面不可或缺的辅助机制。而如何展开评论与批评,笔者初步考虑着重在以下方面:

一是对玉雕艺术创作理念、作品风格的评价。围绕当今玉雕艺术的风采、风格,玉雕大师们的创作理念、思索等方面进行探讨研究,开展评论。玉为形,文为实,将玉雕创作特有的“质、形、意、工”完美体现的法则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

二是对新的材料创意利用方面的分析探讨。材料与创意的有机结合,体现出玉雕的“天人合一”性质。玉雕艺术的综合性,是复合着材料、色彩、造型、寓意、层次、表象、图解等文化的要素与内涵,是综合性的艺术创造。

三是对新的艺术表现方法、雕刻技法的评价。当代的艺术取向是多元的,玉雕如何将中国传统玉文化精华与当代时尚生活相融合,尝试运用各种表现形式,创作出具有当代文化气息和艺术审美的玉雕,比较具有实际的意义。

总之,玉雕艺术的创作要无愧于我们所处的时代。当今我们所处的人类社会背景是:中华文明四海传播,中国文化人类共享,一个幅员辽阔、文明古老、人口众多而又正在崛起的富强国家,对世界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力。国家、民族的影响力,归根到底是文化的影响力,发展和提高当代玉雕文化艺术,我们责无旁贷。

首批当代玉雕艺术评论家及玉雕艺术特约评论员名单

根据《关于评选玉雕艺术评论家和遴选玉雕艺术特约评论员的活动方案》,经各相关协会、学会、单位提名,活动主办方2012中国玉石雕神工奖组委会、《收藏》杂志社共同研究,入选首批玉雕艺术评论家及玉雕艺术特约评论员的名单如下。
       玉雕艺术评论家
    白描 (北京)王金厚(天津)岳峰(北京)

玉雕艺术特约评论员

郝玉生(新疆)刘灼(北京)文少雩(北京)池宝嘉(新疆)李维瀚(徐州)刘晓强(河南) 陆  华(上海)周祥康(上海)张竹邦(云南)宋广宏(上海)王清霜(上海)姜国平(上海)梁志强(黑龙江)陈昌奉(安徽)

新疆云门玉窟玉文化传媒公司,新疆和田玉文化艺术研究院。好玉生 (郝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