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下了场暴雨,伴随着台风,脾气暴躁的风婆子把海浪惹恼了,掀翻了海边的彩砖和石头挡坝,拔起了树根。也好,是火总要发出来,只要风婆子和海都把心中的毒气撒出了就平静了。

我是很敏感的人,这几天望着窗外火辣辣的太阳,心里很浮躁和焦躁,茶色水晶太阳镜也阻挡不住太阳的晒烤和心中的焦躁,暴雨一下,心,立马就平静下来,人也安静下来,坐在电脑前,忽然就想起来要好好研究易少勇的玉上书法,局部放大,细细欣赏,心生感叹,兰花、梅花、水仙,那么传神、形象。书法更是水准精湛一流。

朋友建议我多次,把与易少勇大师的合影放大挂在工作室里,但我总认为那么崇拜大师手中却没有一块大师的牌子,很惭愧和羞涩,不好意思把大师的照片挂我这里炫耀,没炫耀的资格,但要有资产收藏大师的牌子要等到猴年马月,我看是没这个经济能力,按捺不住那份虚荣心,就把和大师的合影照片放到博客和QQ空间了,满足下小小的虚荣心还是有情可原谅。

2009年中国玉石雕刻作品天工奖 金奖

题识: 正面:习板桥画风刻于和田玉,以敬先贤留芳传世。天蜀。      

背面:1、自有春风消息。2、敢云我画意所师,

亦有开蒙上学时。画到天机流露处,无今无古存心知。己丑天蜀。

习板桥画风,书文人雅意。重在风骨,贵在高洁。题目原出板桥题画:有兰有竹有石,有节有香有骨。任他逆风严霜,自有春风消息。易少勇以精湛的刀法唤笔写就先贤诗篇:敢云我画意所师,亦有开蒙上学时。画到天机流露处,无今无古存心知。虽易前作“竞无师”为“意所师”,正是易少勇拜仰先贤,上承中国艺术精神的真实写照。

刀法精湛,章法古韵有致,水墨淋漓,是为雅观。

作品在一块白玉上对清初著名书画家的石竹水仙诗话的再创作,正面是雕琢其画,背面则刀刻其诗。三株水仙前,一字排开,寿石于竹在后,靠左顺势而上,呈现〔L〕行的构图 ,右方空间留白处,题上楷书“三清一品”。右下方还薄留淡黄皮色。寿石体积玉石面肌理,用变化多端的粗细线条相交使用;前方三株水仙花,则以极细而柔顺的线条刻画,就好像是用最细腻的淡墨,来表现冰肌玉骨、细劲挺秀的水仙。该作品获“天工奖”金奖作品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全文262字,与《三清一品玉牌》一样也是楷书字体,且雕有佛像与烟云清舞的香炉。此作将玉雕工艺与打金工艺结合,再搭配宝石,会以“玉画”形貌。

国内有许多写得一手好字的书法家和巧夺天工的玉雕大师,但将书法与玉雕巧妙地融为一体,在玉石上雕刻书法的人才不多。该作品获“天工奖”银奖。


使用细致的手法来刻画灵芝额首,镂空半圆雕的方式,可以做得不显空又可将浑厚、温润的玉质显现出来,并且系带的孔很自然地隐藏在镂雕中,乃至于在他以后的作品中,无论是松树额首或是梅花额首,都是如此。

易少勇的作品玉质白润,牌形为双弧面椭圆形,立体雕两活环相扣形成花头,给人一种秀美轻巧之感。构图简约清朗,梅花枝干虬劲,水仙叶脉飘逸,犹如水墨山水画,背面为精炼遒劲的阴刻诗文,刀法枯拙有力,笔锋飘逸流畅,既有柳公权的劲道,又不失颜真卿的丰满,整件作品厚拙中透出典雅,将书法艺术与玉雕技法相结合,展示了易少勇的艺术领悟力及精湛的玉雕技法。

既有柳公权的劲道,又不失颜真卿的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