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大凡名山秀水,无不有动人的佳话。人们钟情于自然山水,在愉悦精神,陶冶性情,修身养性的同时,更希望探寻生命价值和永恒意义。

孔子倡导:“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老庄智慧源于自然生态,寓真切性情于山水之间,通过山水体悟大道,“列仙之儒,居山泽间”;

志士仁人,寄情山水,于变幻莫测的青山绿水之间,汲取挽狂澜以济苍生的气蕴和力量;

还有一些失意文人,借山水以销愁,创作出传世佳篇,山水成为展示卓越才华的瑰丽舞台。

然而玉雕师则不然,山水不仅能给他们以审美的享受,更能激发他们创作的灵感,将山水意境融于那方寸之间的玉雕作品。

当山水融境于玉雕之上,这方寸之间的山水亦能为我们的内心带来一份宁静与自在。

一位成熟的玉牌设计者,往往需要具备中国绘画的基础和玉牌制作的经验,山水画对他而言更多的是借鉴作用。疏密、远近、大小,对比的理解;气韵、精神、内涵的启发,在构图、透视、结构等得到直接的引用和应用。

小小玉牌,包容极大,既要尊重玉雕只能做减法的局限,又要达到山水咫尺、天涯无限的意境,也就是要解决工艺中注入思想、艺术和审美的问题。

一件好的山水玉牌,与山水画艺术相比,不同的则是材质和表现基础,它们的精神、思想、观念和情绪并无二致,重要的是它的完美体现依靠的是材质与气韵的融合。

用整体的构图、局部的表现方法,把玉牌正反两面立体的联系起来,运用诗、书、画、印的中国艺术元素重新打造属于玉牌的山水画。

经典山水牌散发着传统文人的清风傲骨,现代山水牌诉求着当代人们的简约清快,这就是现代审美与传统审美的在设计理念上的匹配。

山水玉牌艺术的“至高境界”在于追求“神似”以“能、妙、神、逸”审美标准,递进着从“真实”世界到“精神”世界转变。5000年来,中国世世代代的玉雕艺术家用生命实践传并证明了这一美学理论。

大自然给我们无私奉献了无比清雅的美景,关键是人们是否真能放下一切尘俗的烦恼与琐事,去鉴赏那崇峻的高山、蜿蜒的流水,以及好花明月呢?

当你寄情于山水,与大自然相融相摄之时,方能做到宁静以致远,生活得潇洒与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