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这行水太深,收藏需要极高的专业化水准。如果出手,一定要买精品,高档货不怕贵。”薛春梅谈玉器收藏            “徒弟超过师父,这是自然规律,将来他们中有人超过我,我会很开心。”薛春梅谈徒弟

  人物名片
  薛春梅,女,1965年出生于扬州,中国玉雕行业最年轻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国首批玉石雕刻大师,江苏省劳模,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扬州市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现任江苏省政协委员、扬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扬州玉石料市场常务副总经理。
  从事玉器雕刻、设计30余年来,薛春梅在传承“扬州工”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融“南秀北雄”于一体,以玉雕人物山子雕为专长,形成了“清新婉约、细腻隽秀”的个人玉雕风格,作品频获“天工奖”、“神工奖”、“百花奖”、“西博会”等国内玉雕评比特等奖、金奖。
  两个小时的采访,被客人来访、接打电话、指导弟子打断数十次。挂着无奈的微笑,薛春梅一次次诚恳致歉:“实在不好意思,真的很忙。”
  和薛春梅交谈,给人一种质朴的感觉:没有吞吞吐吐,没有欲言又止,没有矫揉造作,把心里话和盘托出。
  “所有带过的徒弟,我什么都教,没有一丝保留。我不怕他们将来有一天超过我,相反,这样更能显示我这个师父的价值。如果有一天,徒弟们的成就比我大,我衷心地祝贺他们。当然,我现在要继续努力,把握好最后十多年的艺术黄金期,争取创作出一两件自己认为称得上"传世之作"的精品。”
  年少入行,师恩永铭不忘
  毕业分配进厂,想把曾经好看好玩的石头雕成佳作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今年,是薛春梅进入玉雕行业的第35个年头。小学毕业那年,家里决定让薛春梅选门手艺活,早日挣钱挑起养家重担。
  那时,薛春梅喜欢画画,玉器厂的师傅看了作品认为不错,就问她愿不愿意学玉雕。对玉雕一无所知的薛春梅,懵懂中点了点头。谁料想,这一点头,让她与玉石结缘,开始了中国玉雕行业“最年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成长轨迹。

  刚进扬州玉器学校学习,见到那么多玉石,薛春梅的感觉就两个字:好看。学着学着,一些其貌不扬的石头经过老师的手,逐渐光滑温润、造型各异,薛春梅的感觉从好看变成了好玩。
  1980年,薛春梅从扬州玉器学校毕业,进入玉器厂成为一名雕工,跟着师傅正式进行玉器制作。因为勤恳、踏实和天赋,薛春梅越来越多地得到师父、领导的肯定和赞扬。
  “他们表扬我,我就越想把活干好。结果,玉石好像一夜间失去了曾经的好看和好玩,变成了压力。工作初期,这种压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父亲平时不轻言放弃的教育和我不服输的性格,让我扛了过来。”
  整整7年,薛春梅在车间里向各位师傅学习,不经意间打下了集百家之长的底子。那时,厂里每年都进行质量评比,薛春梅都能拿到名次。
  1986年底的一次评比,因为评比方式的创新,一举改变了薛春梅的玉雕生涯。那年,玉器厂一改评比成品质量的方法,而是拿出一块原料,让大家把设计理念写成论文。这次评比,薛春梅的论文获得第一名,引起时任厂长夏林宝的注意。“夏厂长问我愿不愿意学设计,我说愿意。第二年,厂里决定让我跟着顾永骏学设计。”薛春梅说,我的成功,除了有点天赋、能吃苦外,还遇到了好师父、好领导、好机遇。他们对于我的恩情,永远不会忘记。
  火眼金睛,凭眼力能测出任意一块料的重量
  和玉器打交道30多年,从出坯到成器,薛春梅未失一次手。
  玉雕是一项极需定力与细心的工作,稍不留神,就可能将一件精品变成废品。和玉器打交道30多年,不管是吨位级的大件,还是只有十几、二十克的小件,从出坯到成器,薛春梅从没有失过一次手。问及成功的原因,薛春梅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喜欢,所以执著。

  在薛春梅工作台右侧的条桌上,有一个电子秤。随手拿起一块籽料掂一掂,薛春梅报出的数据与天平的称重相差无几。“这个秤除称重外,主要是用来练眼力的。把一块料放在我眼前,多少克、几公斤还是吨位,一眼就能测出个八九不离十。”
  从业生涯中的一些经历,让薛春梅至今难以忘却。刚做设计那会,创作稿有专门的技术班子审。冬天,站在评审人员身边,年轻的薛春梅又想得到专家的肯定,又担心被挑出不足。“我紧张啊,稿子审结束,我身上早被汗浸透了。”
  白天,薛春梅一心放在设计创作上,晚上梦的还是玉。“有一次做链瓶,突然链子断了,领导说是我弄断的,我分辩不是自己弄的,急得哭了才知道原来是梦;还有一次雕一件驴,玉质很酥,驴腿不知怎么就断了,接也不好接,改也不好改,急醒了才知道是梦。”
  薛春梅的个人作品首次在大型评比中获奖,是在1993年举行的第一届香港玉器名家精品展上。那年,由她设计的山籽雕《观瀑图》荣获一等奖。2002年,薛春梅的白玉作品《百子瓶》荣获首届“天工奖”金奖。从此,“神工奖”、“百花奖”、“百花杯”等各类工艺美术专业评比中,薛春梅成为最高奖项的得奖“专业户”。而2009年和2010年,连续两年摘得工艺美术行业的最高奖项中国杭州西湖博览会玉雕设计、制作特等奖,标志着薛春梅的玉雕技艺已臻圆熟之境。
  2004年,中国宝玉石协会授予薛春梅“中国玉雕大师”荣誉称号。时隔两年,薛春梅再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殊荣,成为我市现有四位玉器“国大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两项“国大师”头衔,给薛春梅带来光环,也给她带来压力,慕名请她设计、制作玉器的人踏破了门槛。“只要是接下的活,没有一件不是全身心地制作。"国大师"三个字意味着出手必须是精品,这关乎名誉,也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倾囊相授,不忌“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自古以来,“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是行业忌讳。对此,薛春梅不以为然。
  薛春梅有俩身份,一是市工艺美术集团职工,一是自己开办的“春梅玉艺”老板。对于公私两职,薛春梅拎得很清:“单位事大,自己事小,个人事业服从集体利益。”从业至今,薛春梅带过许多徒弟。在单位所收的徒弟中,已经出现市级工艺美术大师;在自己的企业所收徒弟中,有些技术尖子,水平完全可以达到独当一面。
  薛春梅收徒有一个标准:人品、天赋、定力,观察一个月。她将10年作为徒弟的培养周期。前三年夯实基础,不断练习曲线、直线技法,锻炼手上的柔劲,熟练使用工具。再三年为提高期,练习各种器型,提升精细度。最后四年,在精品上做文章,让技术达到高精尖。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行业忌讳,在薛春梅这里看不到一丝影子。“无需这样,做人要大度一些。徒弟超过师父,这是自然规律,将来他们中有人超过我,我会很开心,不仅是为他们的成就,也为"扬州工"传承有人。”薛春梅说:“只要徒弟愿意学,我全部教,将来在不在我这里是他的事,教不会则是我的责任。”让薛春梅欣慰的是,十多个徒弟几无选择离开的。

25年的设计生涯,练就了薛春梅看一眼石头就能根据外型自如设计的能力。尽管手中精品迭出,可在薛春梅心中,至今没有一件达到完美无缺的境界。“原料、经验、精力三者合一才能创作出好作品。我的创作黄金期还有最后十多年,我必须努力,争取拿出一两件自己认为称得上"传世之作"的经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