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艺术大师 翟倚卫 先生

作为上海玉雕界新生代中坚力量的代表人物之一,虽然翟倚卫真正从事玉雕创作的时间不如其他大师的时间长久,但他所取得的成绩却是有目共睹。对于玉雕,尤其是对玉牌创作的执迷,翟倚卫毫不掩饰。

玉牌的玉料选择和切割方法

翟倚卫先生以亲身经历讲述对切料的经验之谈,以料说料。他个人比较喜欢择大料,然后再因料施艺,或者先保一块好的皮,有时候看着可能有点浪费,但是大料保下来之后,再去考虑其他的小料。或许每个人看东西都不同,但翟倚卫认为,看似做玉牌容易,但是玉牌对选料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

翟倚卫大师作品·《早春》

现在的玉料有的有阴阳,有的料起性,有的水线明显,但至少先要有厚度。如果一块玉牌,水线一切在牌子的正中央,那很难逃避,那肯定是不行,所以切割时水线首先要避开。再沿着水线切下来,接着看这块料有什么角度。切牌子的第一刀是非常关键的,第一刀决定你后面几刀怎么因材借料,借的好当然不会浪费材料。另外还要根据材料的本质,有的人注重量,多切几块;有的人保皮,每块都要带皮。

此外,玉牌是不能有任何瑕疵,材料也要很细腻。除了原材料的阴阳面,材料有差异以外,材料还不能起性,但是从原材料角度来讲它的细腻度是第一位,颜色是第二位。第三个方面就是色差,从玉牌的角度来说,大师们多数追求的是颜色匀称。有时候会出现颜色有差异,那这个时候就得施展巧夺天工的技艺了,可以设计一些俏雕,用艺术手法去弥补材料的局限,将玉牌中所含的各种因素组合在一起。

玉雕的艺术风格和制作工艺

中国玉雕的价值在于原材料的价值,工艺价值和艺术内涵的价值,这三部分成就了“玉雕的美”。

翟倚卫大师作品·《云台清曲》

翟倚卫大师作为中国做玉牌公认的三大家之一,在玉雕界他有一个雅号叫“翟一刀”,也寓意着玉牌第一刀。他的玉牌可以说是中西合璧,风格迥异、构思独特。在海派玉雕界中,他是为数不多的将玉牌这种形制作为主要艺术表现方式的艺术家,他追求中国文化意境的诗意表达和“意在画外”的中国美学思想,同时接受古老的艺术载体与现代艺术表达的冲撞和共融。但怎样的玉牌才能称为一块好的玉牌,翟倚卫大师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他认为,首先好的工艺是成就一块好玉牌的先决条件,在工艺的保证下就是作品的风格和意境了。玉雕的风格很重要,在选形、用色、构图等等中的任何一点的与众不同,就会形成特有的风格。而玉牌最珍贵的地方就是赋予其深厚的文化内涵。

玉牌为什么会贵?贵在哪里?

提到牌子就会想到陆子冈。陆子冈制牌非常讲究,有所谓“玉色不美不治,玉质不佳不治,玉性不好不治”之说。子冈牌的文化价值远远大于他的材质价值,玉牌的形成和时代也有关系,明朝喜欢牌子。翟倚卫认为,子冈牌对中国玉雕有一个很大的贡献,因为它把文人画的元素移植到玉牌上。文人画对玉牌的影响、价值,也是体现在这里。一块好的玉牌,材料必然得是影响因素,材料好也是玉本身存在的一种价值;玉雕的工艺肯定是必须的,有好的想法、好的思路、好的意境,却没有好的工艺去表现出来,就是把唯美的意境用粗糙的工艺去表现,就算你再有想法,也做不出好看的玉雕作品。

翟倚卫大师作品·《雨沥》

翟倚卫表示,玉雕师就算有再好的想法,玉雕工艺仍旧是在艺术领域所起的决定性作用的。在他看来,一个艺术大师,首先要做一个优秀的工匠,才能在艺术上有所作为,否则没有表现能力与手法,作品肯定是站不稳的。古今中外,任何一个艺术大家,尤其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各个都是工艺高手。如果用我们中国传统工艺美学的观点来看的话,19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期间,那些绘画艺术家,其实就是工匠,但是他能上升到艺术家的层次。做玉雕也是,工艺这一块不要排斥,它一定是一件作品的支撑。

好的工艺有了,还不能算是一件真正的艺术品。在工艺的保证下,创作者给予它创意、意境和思想。当然还要有风格,风格很重要,但是玉雕艺术不能泛泛而谈说风格,风格是很多原因形成的,在制作、设计的过程中,风格是体现在很多具体的点上的。比如,人物的造型,物件的配色,场景的渲染手法,它都是风格的体现。怎么去创作?创作什么样的人物?人物的造型是怎样的?古时候的造型,现代的造型,太多了,但直接取来用之,也不能叫创作,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在内。但可以去借鉴,哪怕对他的衣饰、动态上都可以借鉴,但艺术处理上必须要融入自己的表现方法。当然还包括场景和布局安排,更多的为构图而做。

翟倚卫大师作品·《海棠新红》

翟倚卫还认为,作为玉牌好的构图也是很重要的,玉雕作品没有一个好的构图,会使作品没有整体性,看着很散。在玉雕界留空、留白处理的好是很高的一个境界。它是一种空灵,不是敷衍,更不是一种逃避,也不是一种借口。很多人在制作的过程中想法与技术跟不上,所以留空留白,但这完全是和留空留白的感念背离的,是两种意思。他表示,在构图上,要做到空与满,为主题服务。你想要表达的思想、意境,这个必须要掌握在心里。

中国玉雕从历史上来说,曾经到达过一个非常辉煌的阶段。历史上,是先有了玉器的造型,然后才有了青铜器的纹饰。就当时而言,玉雕代表了国家的艺术高度,长达很多年之久。而今要把玉雕恢复到应有的高度,其实就是把玉雕与时代结合起来,同时也把工艺美术的水准提高起来。放眼全世界,我们古代的艺术家很有学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非常全面。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够跟我们国家一样,把玉这种材料作为精神寄托,作为一种民族精神;也没有第二种材料能够做到这样,能够承载民族之魂。就如中国的奥运会理所当然的选用了玉作为奖牌,这也是全球绝无仅有的创举。

翟倚卫大师作品·《倩影》

传统玉雕如果完全没有变化,是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当今的文化产业必须站在一个新的高度上审视传统文化,这是前几年不可同日而语的。以营销为例,东西做的好,自然有客人来找你,如果没有,说明你东西做的不好,没有性价比。国外的一些中小企业,是以扎实为本,把产品质量完成,做到精益求精。如果每家厂都做到精益求精,那中国这个制造业大国的梦想才能实现。如果都是粗制乱造,只要市场好卖就可以了,那肯定是短期的,不可能长久发展。

翟倚卫说,在制作玉雕上也是这个道理。在创新的道路上,必须跟上时代的审美的步伐。现在玉雕审美的趋势也是要重视的。以前的收藏界偏老龄化,而现在更多年轻人加入到收藏的行列。普遍出现了二三十岁的玉石收藏家,大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对艺术与投资领域有一定的见解,成为强劲的买家。那么作为艺术家,更应该起到引导的作用。所以作为艺术家的我们更应该创作一些符合这个时代的作品,做出这群走在时代前面人也所能接受的艺术品,这将是未来玉雕发展的一个重要课题。

作为中国的玉器大师,在玉雕创作的艰辛道路上,翟倚卫仍正在不断求索,他的作品精致素雅,很好地结合了中国古老的玉雕技术与现代艺术,意境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