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叫做《七月与安生》的电影诞生了金马奖女主双黄蛋,七月与安生这对女孩,一个阴柔一个阳光,却在一段爱情的共同体中相爱相杀,在追寻人生真意的青春时代共生共长。

image

01738 张建时 鸭蛋青云峰远眺图

阴阳是古代中国人民朴素的自然观,是奠定中华文明逻辑思维基础的核心要素。阴与阳是天生的一对,阴刻与阳刻作为中国玉雕的传统方法,其关系正如阴阳两字,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意味深远。

image

01793 胡玮 山居寒林图

追溯到远古时期,先人使用的石器上已经出现阴刻线条和简单纹样,而夏商玉器用阴刻工艺雕刻的线条、图案可成为玉雕阴刻工艺的开端。在当代玉雕作品中,这些以玉为纸,以刀做笔,完美表达中国艺术意境美的阴刻玉雕,散发着浓郁的中国风,风格隽永、低调雅致。

image

01735 张建时 黄玉女儿山牌

阴刻工艺是指用雕琢工具,在玉料玉器的雕刻面上刻画琢磨出凹入此雕刻面的点、线、面,从而表现出线条、字体或画面的一种雕刻工艺方法。较之阳线雕刻,阴线雕刻难度更大。阴刻是以微小精细见长的雕刻技法,一般用于玉器微雕。微雕施工面积极小,没有高超的雕刻功底和熟练运用微雕工具的技能是难以完成的。阴刻的技法与主题息息相关,相较阳刻技法显得更难把握,阴刻讲究的是刀法笔意,既有雕琢之意,又显笔触之韵,几乎无修改润色余地。

image

01792 胡玮心经牌

然而,阴刻玉雕的美也正基于此,阴刻玉雕大多以书法和白描为刻画技法,表现出柔美、顺滑、挺括、顿挫之感。花鸟人物的柔美顺滑,线条枝干的舒畅挺拔,老枝山石的顿挫老结,书法字体的抑扬顿挫,甚至笔画的起势和顿点等都能通过一把刻刀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正如中国画创作中的运笔呼吸,在线条处理上,阴刻充分运用刀的语言,一刀一刀的雕刻痕迹既表达了玉雕家的创作节奏,又实现了刀法与原料纹理的高度融合,提高了玉雕技法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image

01734 张建时 贵妃醉酒牌

毫无疑问,阴刻工艺需要雕刻者具备深厚的书画功底,特别是书法和白描技艺,做到心中有画,随形就势。而阴雕文字的雕刻也非易事,需要雕刻者对字体结构笔画烂熟于胸。阴刻玉雕必须一气呵成,不能断刀,不能蹦碴,不能露出接续的痕迹,不能重复修改。雕刻者思想一定要高度集中,下刀时要屏气凝神,手部不能有一点抖动,运刀要干净利落,雕刻工具走起后力道和速度都要均匀沉稳,做到有放有提有起有收。

阴雕工艺对玉石质地要求很高。只有玉质结构缜密细腻、料面平顺、毛孔适中的玉料才适合阴刻,否则下刀会出现暴口、崩裂、斑驳,偏离。

image

01740 张建时 鸭蛋青雪履探梅图

玉雕的阴刻工艺可以用在圆雕、玉牌、炉瓶、山子等任何玉雕形制上,既可作为阳雕工艺的衬托点缀、相映成趣,也可独立成章、单独成器,更重要的是,阴刻玉雕更适合表达致广大、尽精微的主题,表现出阳雕工艺很难传递的文化内涵和意境神韵。

image

01791 胡玮 前后赤壁赋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