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匠人说

玉雕带给我们的是什么?一件精巧细致的玩物,还是一个识别个性品味的身份,或许更多的,还是那份深厚的祥瑞之意。起初只是乍见之欢,深入细细体悟之后,方觉着心灵得到了慰藉,久处不厌。

——许永刚

熙熙攘攘的十全街上坐落着这样一家玉雕工作室“吉许匠门”,毗邻挺拔大树,枝叶繁茂。

树乃有形之物,生气之物,这足以让我们窥见屋主之心思缜密,寓风水之气注入作品,化无形为有形,为的是能带给人们吉祥如意的祝福,抚慰现代都市人或多或少会有的空虚的心灵。

感恩岁月沉淀,得以厚积薄发

这间工作室的主人叫许永刚,出生于苏州刺绣之乡东诸。

大抵是从小的耳濡目染,他对工艺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那些精美的刺绣图案在他幼年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乃至今,仍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之中。

image

四神鼻烟壶

刺绣图案常以流畅柔美的线条来表现物象,虽构图简洁,却内涵丰富;虽朴实无华,却彰显出流动的韵律之美。这份对刺绣的理解,不久后便成为许永刚玉雕创作的登云梯。

1994年,许永刚开始步入玉器制作的行列,师从吴金星老师,学习制作仿古件。这个时期,多是以仿古为主,雕刻商代的一些富有特色的线条及两汉时期云纹,螭龙、辟邪等。

image

image

无极

得益于家乡浸润的天赋与日积月累的学习钻研,他运用线条塑造形象的能力及雕琢技巧日益精进,遂厚积薄发,造就了如今的“吉许匠门”。若留心发现,作品中每一根线都能在历史上的玉器中找到源头。

百转千回,练就许氏貔貅

自古玉器为礼器,代表一种顺遂,一种祈愿,许永刚深谙此道,在与玉石的切磋琢磨中,他希望用玉雕带给现代人人文关怀,给空虚的人精神寄托、精神守护。

image

守藏

出于此,他主攻灵兽,旨在用作品安慰收藏者的心灵,但在玉雕中却要面临造型设计的难题,如雕刻貔貅。貔貅是诸多寻常动物的组合,真实的样子大概谁都没有亲眼目睹。对于这种题材,如何在艺术上更好的表达,如何超越前人而别出机杼呢?

带着这样的问题,许永刚也在一步步的探索着……

image

image

会心

创作必然应该是从既有的文化符号中演变而来的,而生活与典籍正是这新的灵感的源泉,胸中有丘壑,做设计时才有“神来之笔”。

起初,他先观摩一般动物的动作举止,然后在脑海里进行想象和加工,夸张和形变,并吸收夏商周、春秋战国、两汉时期的螭虎、螭龙的纹样,最终创作出属于许式风格的貔貅形象,每一件作品看上去都具有鲜活的生命力。

image

image

天语

逐渐地,许氏貔貅出落的愈发灵活机动,或庄严肃穆,或呆萌可爱,唯一不变的,是借由子玉这样最具通灵的玉石,传递出辟邪招财的吉祥寓意。著名书法家林筱之为其作品题字“玉貔貅”,可见其貔貅作品深入人心。

灵魂创作,诠释玉意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许永刚孜孜不倦的追求探索下,吉许匠门逐渐形成了“气”、“势”、“满”、“灵”的格局,作品充斥着许永刚的个人精神、苏州风土人情和社会文化。

image

image

琴瑟和鸣

许永刚说:“一件作品必然会反映出创作者的思想精神,其次,苏州工艺美术门类众多,彼此之间互相借鉴,玉雕自然概莫能外,呈现出来的总体气韵也便是偏于玲珑精细的,偏于富贵的;至于社会文化,现下的貔貅当然和以往任何时代都不一样,这也是我在创作中不断求新求变的动力所在,我无法确定我的创作就是我的时代审美,但它一定符合时代审美。”

师古而不泥古,提升“技”的同时,也在寻求“艺”的突破,不断提炼出自己的风格,这便使得许永刚从稠人广众中脱颖而出,他说,他不是一个生意人,他只是一个玉雕匠人罢了。

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千年磨砺,玉乃灵性之物;我们崇拜各种动物图腾,因此,灵兽则寄托了人类各种美好的愿望。许永刚将温润通灵之玉与此祥瑞之物完美的融合贯通,谨怀一颗谦卑的匠心,应许一个吉祥的信物,结善缘,生善果,祈愿有缘人四方亨通,吉祥开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