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离开玉神苑之始,至今已经两月有余,回到学校我整天忙摸不着头绪。当再一次来到玉都石佛寺,每每翻阅大美独山玉的新作新论,总会想起刘总的约稿,是时候动笔了。

牵手玉神的时日里,我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不用太费周折,其就像翻江倒海的溢流外泄。可真正伏案提笔之际,才觉“书到用时方恨少”及“下笔方知为文难”。无奈只好做一番流水直叙,将就嗜读。  

image

说起玉神,记忆的时钟要倒拨回去年的暑期,是日我带着伊河之爱,在宛城牵手玉神,并在那里深造了数月有余。众所周知,栾川盛产伊源美玉,为更好让她的成长,也为更好地办栾川中职玉雕专业,我带着伊河之爱外出学习山子雕刻。

在选择学习企业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玉神公司。原因有三:一、南阳玉雕圈里的明星企业是玉神;二、玉神有诸多“大神”;三、“大神”里有做山子的侯庆军……

至今我清晰记得,那是7月处的一个上午,我们早早来到玉神。玉神的师傅们又是帮我们搬石料,又是帮抬机器,前后忙的不亦乐乎。让远道而来的我们,顿感到分外的温暖。在接下来学习时日里,除却忙碌和收获,收获更多是惊叹和感动。

在惊叹玉神优美创作环境的同时,更惊叹于玉神的精品路线与“顺色立意,以形造势”的创作理念,不管料子好坏与否,都不计成本,从不粗制滥造。从相料到设计、从设计到制作、从制作到包装无不彰显着玉神的与众不同,从而才有了一件又一件精品的诞生。当人走进玉神的精品藏馆,乡土风情、田园花卉、写意山水、寓意把玩每一件都着实让我惊叹于独山玉的色彩,独山玉的创意,独山玉的大美……我的脑海中浮现着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image
本文作者(左四)和玉神公司设计团队合影留念

惊叹之余,我发现玉神拥有着多位国家级和省级玉雕大师:张克钊、刘晓波、侯庆军、司岩松、陈安定等,之前我还惊诧于玉神展厅作品的神奇,玉神公司的神奇,看到这些玉雕创作者,我心里似乎有了答案。时下,拜金成风、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能集众多大师于一起合谋发展,我在想这是何等的魅力所在。《道德经》中有“将欲取之,必先固之”之说,似乎玉神的主人刘晓强功不可没。            

至今还毅然清晰地记得我们刚到玉神一周,刘总出差回来的第二天就通知我们参加下午的“挑刺会”。本以为会像我们学校里的听课、评课走走过场,坏的不说,好得一萝,谁知是刀刀见红啊!参与者每个人都对设计中或雕刻中的大师们的作品逐一挑刺、轮流提议,对大家一致认同的突出问题,当场提出解决方案以儆效尤,倘若作品中不能解决的问题,下件类似的作品中绝对不能再次出现。

在学习雕刻的过程中,最痛苦的莫过于刚问过老师之后自己却有无从下手,任凭时间随水滴从指缝滑过。侯庆军作为斩获天工奖金奖的省玉雕大师,也是我们的实习指导老师,他的山子作品是玉神对独山玉“顺色立意,以形造势”理念的最好诠释,其作品清新悦目、独树一帜。侯庆军人言语不多,起初的几天,他给我设计作品一设计将近一个小时,而我又总是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解决所有线条,随即而来的又是无从下手……“来,我给你做一团树叶,你看怎么做。”杨军坐下来边做边讲,“坐玉活不能急,更不能这做做那做做,要从一片入手,以点带面,感觉找到了,山子都不难了,别事急,你有不会的就问……”,有了老师的悉心指导,我们学习的过程快了许多。

image
本文作者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帅照

除了雕刻技巧上的收获,更大的收获来自于和各位老师们的交流和沟通。他们的见解让你明白什么是原来如此。作为玉神的首席设计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张克钊是独山玉雕刻领域的代表性人物,近两年一直在西安美院学习深造,假期回来有幸见面。交谈中他提到:“平面造型和立体造型能力是做玉活必备的双刃剑,你想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那么造型能力这一课是迟早要补上的”,我也经常拿张老师的这句话去勉励我的学生。

刚来就听说玉神的另一位玉雕首席设计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刘晓波在天津美院深造,但公司的设计工作他一直也没有耽搁。有次为了参展创作一作品,怕影响其学习,公司把玉料搬到天津让他连夜设计画货,一画就是连续几个彻夜未眠。谈到设计玉雕界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有来生,我他妈的绝不会再做雕刻设计师,那简直不是人干的活。这话听起来有点糙,但话糙理不糙。这话说起来简单,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它的真谛。

image
玉神固定的雕刻甜品搭配:“挑刺会”

玉神神奇的地方不仅仅是作品,更关键是他的人才队伍的建设。以河南省玉雕大师司岩松为代表的独山玉雕刻的中坚力量如今也引领者中生代的玉雕创作。作为当代独山玉“新派花鸟”的开创者,80后的司岩松在独山玉雕刻界也小有名气的,其清新典雅、小中见大的作品令人印象深刻。他畅言:“要根据自己内心寻早自己的方向,用最舒适的方式对自己“施艺”。尊重材料,尊重自己”这不正是我们要教给学生和教会学生,让他们终生受益的东西吗?

转眼间,已到了收拾行当打道回府的日子。临近之际,难舍玉神的一景一木,留恋玉神诸位的兄弟情义。临走之前,刘总送上一本由玉神设计师团队签过名《玉独神光》一书,本来就是一极具收藏价值的独山玉雕刻艺术专著,有了他们的签名含金量又重了些许,为表谢意我们把涂鸦的书画回赠给玉神。更可喜的是,我们(栾川中职)和玉神公司也达成校企合作战略,双方携手共建、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