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山玉是我国传统的四大名玉之一, 是河南省引以为豪的宝玉石品种。因其含有相互浸染的多种色素离子而呈现出赤、橙、黄、绿、白、蓝、黑等数十种颜色,绿如翠月,白如凝脂,赤似丹霞,蓝似晴空。五彩缤纷,万象纷呈。其丰富的色彩是其它玉种所无法比拟的。 

十九世纪著名画家约翰内斯·伊顿在其《色彩艺术》中说:“色彩就是生命。色彩向我们展示了世界的精神和活生生的灵魂”。独山玉因“多色”而闻名,因“多色”而珍贵,因多色而生动。 为广大玉雕设计人员施展艺术才华提供了广阔的思维空间。

在玉雕事业蓬勃发展的今天, 在不可再生的宝贵独山玉原料开采日益困难的情况下,如何做好独山玉雕工艺品造型艺术的继承与发展?如何使独山玉雕艺术长盛不衰,保持旺盛的生命力?确实是我们玉雕界人士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独山玉雕造型艺术的传统

徜徉独山玉7000年的历史长河,我们可以看出,“因料施艺, 敲用俏色”一直是独山玉设计制作的法则,或者说就是设计传统。俏色佳作烂若群星,美不胜收。从考古发现看, 商代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玉鳖用色巧绝,技艺精湛,可以说是独山玉巧用俏色的鼻祖。 汉代独山玉加工已相当发达,当时独山脚下的沙岗店,是闻名全国的“玉雕街”,张衡在其《南都赋》中写道:“其宝利珍怪,则金彩玉璞,随珠夜光”。 对独山玉的精湛技艺给予了高度评价。《后汉书》记载, 汉代南阳的张泛善雕镂玩好之物,可见当时雕刻工艺已相当复杂。到了宋代,五色的玉雕作品就已经有了。元代“渎山大玉海”独山玉雕件, 是历史上体积最大的独山玉雕件,明清两代的独山玉作品更是十分常见。

改革开放后,我省玉雕事业迅猛发展, 广大玉雕设计工作人员继承传统、博采众长,独山玉的俏色造型艺术技法更加娴熟,佳作不断涌现。南阳市玉器厂的“五环炉”,镇平的“万里长城”先后进入人民大会堂,镇平玉神“鹿鹤同春”被中国美术馆收藏,郑州工艺美术实验厂的《秋菊》是俏色利用的代表, 被作为独山玉俏色利用的“样板”而在多家杂志上刊登,并被列入小学爱国主义教材。南阳市玉器厂95 年完工的巨型玉雕《卧龙出山》重3.8吨,长2.5米,高1.6米,不仅是目前最大的独山玉雕,而且是巧用俏色的典范。把绿色、白色、绛紫分别设计成松柏、白云流水和烈火,把“徐庶荐诸葛”、“三顾茅庐”、“火烧博望坡”三个发生在南阳的三国故事刻画得生动传神,形象逼真,令人叹为观止。该厂一九九九年制作的河南省赠送澳门特别行政区礼品──独山玉雕《九龙晷》也是利用独山玉自然的色彩,使九条盘龙色彩各异,栩栩如生,得到世界各国嘉宾的高度称赞。近年来,全省玉雕产品评比及中国“天工杯”评比获奖的独山玉作品都是用色考究,巧妙生动。如《黄鹤楼》、《妙算》、《一叶知秋》等等。

哲学上讲“存在决定意识”。独山玉历经千年兴盛而不衰的原因,在于南阳独山玉的色彩丰富,在于“因料施艺,巧用俏色”的艺术传统。在于生动自然,妙趣横生的艺术效果。所以说:“因料施艺,巧用俏色”是独山玉创作的重要依据和法则,是“灵魂”,是“总纲”,要继承好、发扬好。

二、独山玉雕造型艺术的创新

就独山玉雕的创新,本人仅从其它几个方面谈一下自己的想法,供大家参考。

1、体裁的多样化创新

传统的玉雕作品分为玉雕人物、动物、花鸟和瓶素四大类, 对于独山玉自身特点而言,似乎对人物、动物、花鸟的刻画更适合,适宜表现具有生命、动态的对象。所以,历史人物、神话传说、自然风景、花鸟虫草、飞禽走兽等等都是独山玉最适合创作的内容。 不要把眼光只局限在佛像、仕女、传统故事中,要做到与时俱进,思路开阔,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善于在题材上有创新。可喜的是,近几年出现了一批优秀创作设计人员,他们头脑活泼,思路清晰,创新大胆, 把传统的玉雕造型艺术不断创新,不断演变,不断推向深入。推出了一大批题材新颖的玉雕佳作。如根据人们向往大自然、回归大自然的情趣而设计的田园风光

和山子雕产品,还有根据中华民族重孝思乡传统设计的民俗题裁,如《伏牛晨曲》、《故乡》等;根据唐诗宋词的美好意义或意境设计的《送友人》、《夜游赤壁》、《赠汪伦》等等;根据奥运热设计的《盼奥运》、《国威》等,迎合了各阶层人士的审美需求。这是玉雕设计人员追求进步、勇于创新结出的硕果,令人欣慰。

只要我们勤于学习,善于思考,留心生活,就会发现, 创作的素材是无穷无尽的,创作的灵感是源源不断的。因为艺术的创新是无止境的。

2、加强黑白料的创作研究

在独山玉传统的“用色”中,重视的是绿、白、紫、蓝等传统好色的利用,黑色往往被当做脏色被“挖脏去绺”,不被重视。有时在作品被利用,也是被用做山、石等陪衬,放在次要位置。

但现在需要引起我们重视的是,传统认为的好料现在非常匮乏。黑白料的设计潜力、艺术价值应引起创作人员的高度重视。现在,一部分设计人员在这种“好料难觅”的压力下,潜心研究黑白料的创作,另辟蹊径,大胆创新,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正如刘晓强先生撰文所述的那样,黑白之间扬七彩。用黑白料巧妙构思,精心设计,同样能做出艺术价值较高的玉雕作品。不断开辟独山玉创作的新思路,而且盘活、 炒热了不被看好的黑白料。艺术的力量使黑白料魅力大增,价值翻番。

说到黑白料的经典作品,就自然说到大家熟悉的、获得了“天工杯”银奖的《妙算》,从艺术角度讲,简单的黑白两色简直被用绝了,人物的头部、双手、烟斗、桌布是自自然然的白,衣服、算盘、 茶几是理所当然的黑,两支不同位置的毛笔,被赋予黑白二色。更巧的是,两点不起眼的黑点被那么自然、合情合理地巧用作笔尖上的残墨。黑白两色被设计者运用得出神入化,干净利索。 好象每一点颜色都是为这件作品而来,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不美。巧的顺理成章,巧的自然流畅,没有丝毫的生硬与牵强,令人拍案叫绝,击掌叫好。一块极普通、极低廉的玉料被设计人员赋予了鲜活的生命,赋予了灵魂,赋予了至高的艺术价值。据说,这件原料不足200元的作品目前已被炒至数万元,仍在一路飙升。看来,《妙算》的设计者在设计时真是“妙算”了。

其它产品如近年涌现的《济公活佛》、《故乡村头》、 《浴》都是黑白料的高水平之作。由此可见黑白料前景无限,魅力无穷。研究应用黑白料, 不失为一个方向。

3、独山玉料的组合应用

这类产品零零星星出现过,但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 也没有严格地给它划类。我至今仍不能给他们想出一个合适的名字。这类产品,说它是一件产品吧?它却不是一整块玉料,是分离开的;说它是组雕吧?它的内容和外在形式又不象组雕那样是平行并行关系。 这种产品以一块相对大一点的玉料做主料,雕刻的是作品的主要内容或主要人物;另在旁边放一块或几块相对较小的玉料做这种产品的陪影或表达主料没有完全表达的内容。二者在外在形式上是分离的,实则是表达的一个主题,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正所谓形断意连相得益彰。这种创新可以把设计人员的创作思路从原来局限于一块与料、解放延展到一块玉料之外, 可以把主料意犹未尽的东西用辅料补充完善起来,使设计更加灵活,产品更加生动有趣。从珍惜、充分利用原材料角度讲,可以把传统认为没用的小料充分利用,把“散兵游勇”整合成一个战斗有力的“团队”, 不失为一举两得的妙算。

下面举两个这样的例子:

南阳市玉器厂曾有一件取材于《渔翁得利》典故的独玉作品。 作品以一块拳头大的绿白料雕刻成一位头戴斗笠、手持烟管、悠然自然坐看鹤蚌相真的渔翁。顺着他的目光方向,设计人员用另一块绛紫夹白的一块小料雕成争得不可分交的蚌和鹤。两块看似毫不相干, 相互分离的玉料被放置在同一底座上,就组成了一个统一的整体,组成了一幅完美的玉雕作品,完整表达了寓言故事的内容。单个使用几乎没有价值的小料,被设计人员巧妙构思之后,价值翻番。这件作品最后被一美籍华人发现,爱不释手,结构以高价售出。

最近镇平县玉神工艺品有限公司推出的《长发妹》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品中的长发妹用一块极普通的黑白料雕成,中间的一段白被用做正在弯腰洗发的少女半裸的上身,两端的黑色分别用做少女的黑裙和垂下的秀发。这件作品妙在垂下的长发顶端刚好是底座木板的年轮中心, 那渐渐渐渐放大的年轮马上活了,就像长发触及水面时荡起的层层波纹。作者又在主人公的周围看似随意地摆上了几粒石籽,当作溪中的青石。整幅作品清新自然,和谐统一,妙不可言。若非自然的木纹,看似随意的陪衬小石, 很难达到这样的艺术效果。

总之,南阳独山玉是玉雕界人士研究创造的重要对象, 是我省玉雕业的“主打玉料”。 随着玉料不可逆转的日益减少和开采难度的加大,玉雕产业蓬勃发展与原料短缺的矛盾更加突出。所以,保护好、利用好、设计好独玉产品责任重大、意义深远,玉雕造型艺术的继承和创新需要我们不断去创新、去探索。以上不成熟的几点看法, 但愿能对独玉产品设计、对我省玉雕产业发展有所启示,有所裨益。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