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玉文化”博大精深,中国人把玉看做是天地精气的结晶,用作人神心灵沟通的中介物,使玉具有了不同于勋章的宗教象征意义。玉取之于自然,琢磨于帝王宫苑,被看作是彰显身份地位的象征物,成为维系“礼制”社会统治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

玉是东方精神文明的物化体现,是中国文化传统精髓的物质根基。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玉就像一颗明珠,放射出灿烂的光辉,是中华民族道德的象征。早在西周的用玉制度中,已经体现出真玉、非真玉的限定。

经过无数的岁月,玉才走入民间,遍及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珠宝玉器行业空前繁荣。现代玉器不仅种类繁多而且构思奇特,这就让很多珠宝玉石行业知识匮乏的消费者不敢下手。因此,正确了解珠宝玉石知识、识辨珠宝玉石的真假和品质优劣,已成为投资玉器的必备知识,玉器培训教育就显得越发的重要了。

在玉器培训教育业内,玉器人就像是一匹黑马,一路攻城略地,在庞大的玉器培训行业里闯出了一番天地。玉器人自创办以来,结合市场,通过大量的实践,使学员快速掌握各种玉器的鉴别、鉴定、鉴赏方法,具有高度的实用性、高效性。

在石佛寺中国玉雕大师品牌服务中心,玉器人玉侠崔涛老师,带着几分神秘,走进了人物专访制作室,向我们缓缓阐述了多年的玉石专业教学知识和实践经验。

少年求学时亦难 立根破岩搏取长

打小说话就结巴的崔涛,常被村里同龄人和同学欺负。一晃,初一学年即将结束,着急的是自己的学习成绩还一直徘徊在倒数,他暗自下定决心,上初二的时候一定要选择一个好的导师!

于是,整个暑假崔涛都在调查,很快,他发现学校前十名的同学都在曹发旺老师班里,想到严师出高徒,崔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曹老师。在崔涛的记忆中,曹老师说过的一句话,对他的整个人生产生很大的影响,时至今日,那句话,成了他一直坚持奋斗的座右铭: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栗。

很快,机会了,初二第一学期开学时,曹老师让大家去操场搬板凳。他很积极地跑去,来回搬了七八趟,大汗淋漓。当搬完最后一趟时,曹老师一脸悦色,对他说:“小伙子,能吃苦,长大后必有出息”。这句充满鼓励的话,更加坚定了崔涛想尽一切办法留在曹老师班里学习的决心。

到曹老师的班级后,崔涛自觉学习基础不好又结巴,怕被发现;时常挨打,几次被学校通报后,他怕被曹老师踢出,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半夜从床上起来写了个纸条:曹老师您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师,教学质量好,对学生亲切。我非常想到您的班级学习,但我学习比较差,经常被同学侮辱、殴打,如果到了您的班级,可能就没有人欺负我了,请您留下我,不要赶我走。如果您赶我走了,我就不上学了!

第二天,天一亮,他候在曹老师家门口,曹老师一开门,他就冲进屋里,对着曹老师跪了下去,曹老师惊讶万分,赶紧把他扶起来:“到底怎么了?孩子,有啥事我们好好说”。崔涛毕恭毕敬地把纸条递过去,虽然只是寥寥几句话,但每一句都是肺腑之言。

看完后,曹老师来回踱步,前后思虑了一会儿,心平气稳道:“我教了这么多学生,你是第一个懂得选择老师的,结巴你不要怕,完全可以治好!只要你每天高声读书,就可以改掉。学习不好,只要你勤奋,只要你愿意付出,你就会有很大进步。我跟学校申请一下,说你是我亲戚,留在我的班里吧,孩子!”

那次之后,崔涛像换了个人,学习积极性更强。每天早晨四点钟第一个起床,大声朗读,学校领导知道了后,把教学楼钥匙交给他,方便他学习。那一年,他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他用骄人的成绩为自己赢得了大家的关注和认可。从此,再也没人欺负他了。

看着自己的学生一天天进步,曹老师打心里喜欢这个学生。有一天,曹老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孩子,长大后,至少要做一个骑马敢打仗,拿笔写文章,上台能演讲,下海会经商的人”。从那以后,一个想法在崔涛的心里萌生发芽:我能不能把曹老师的想法,变成我自己的梦想?

很不幸的是,在崔涛初二临近毕业的时候,曹老师因病去世,没想到,师徒间,最后的一句话,竟成为师徒两阴阳相隔最后的一份记忆。曹老师的离去,对崔涛的打击非常大,以至于到了初三,他的学习成绩直线下滑。曹老师的离世,让崔涛产生了弃学的念头上,日渐颓废的他,最后终于离开学校到少林寺练武。

到了少林寺,崔涛一夜又回到了解放前,每天仍是以挨打开头。一脚踏入少林寺,刚开始练散打,打不过人家,天天挨打,崔涛心里很是憋屈,感觉自己上少林寺受虐,真是花钱找挨打。渐渐地,他再也忍受不了每日这样的无处还击,主动找到教练,央求道:“教练,怎么样才能不挨打?我从小都挨打,有什么绝招吗?教我两招!”教练看着这个质朴的孩子,突然觉得好笑,告诉他: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别人进攻你,你总是想着后退,后退就得挨打!”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后来,每次实战前,他在心里反复地琢磨教练那句话。他开始主动出击,一击即中,第一次出手不凡,一下子甚至把人家鼻子打出血了。从那之后,他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变得更加勤奋,一天要比别人多做1000个俯卧撑,高标准要求自己,通过练武术,他,找到了自信!通过上少林寺,他找回了心里的那个强大的自己。

疾风速达知劲草 磨砺锋芒苦学来

2000年,一个少林寺的师兄邀请他作伴到石佛寺走亲戚。崔涛来到石佛寺见到玉后,又想起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句话,顿时兴趣被勾起,在石佛寺的大半个月里,他每天都去市场上看玉,向市场上的从业者了解玉,学习玉,品鉴玉。

2001年毕业之后就去了北京工作,在一家银行做押款员,每天上班两三个小时,闲暇时间读报纸,待遇好,非常轻松。干了八个多月后,闲散的生活让他越来越觉得觉得这样的日子,对一个年轻人来讲不是好事,会让他丧失斗志。于是,总想着尝试另一种生活方式。偶然的一次机会,他看到北京青年报有一条消息:一家影视公司招聘武打替身,第二天他直接辞了工作到剧组去应聘。

因为之前就有武术方面的功底,崔涛很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进了剧组。那时候,他每天陪明星们全国各地跑,闲暇时,看到明星们戴玉手镯、项链,便主动与明星们交流玉器。一来二去的明星们也对他产生了好感,慢慢地崔涛意识到:玉器在以后一定会成为与明星沟通的一块敲门砖。后来,他就有意识地去看一些玉器书籍,像是欧阳秋眉老师的《翡翠鉴定》,《中国宝玉石》杂志,每一本他都如痴如醉地吸收着。

2004年,拍了两年戏以后,崔涛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人脉圈,在北京昌平兴寿镇桃林村开起了“北京巨星影视武术学校”,但由于不懂经营管理,开办不到一年就破产。随后,他心灰意冷,只身跑去福建龙岩发展,跟一个师兄在一家寺庙开武术培训班,兼职做大和尚护法。在那里,他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李银菊。两人一见如故,随即李银菊收他为义子,05年带他去云南发展,深入地学习翡翠。到云南认识了摩㑀老师,在云南的求学中,他有幸接触到了翡翠圈内的顶级前辈人物。

他先后在云南腾冲、瑞丽、大理、丽江游学,陌生来访,拜访名师,学习玉器知识。2007年下半年,他再一次回到了北京发展,跟一个山东玉器老板做和田玉。一次,老板让他陪同自己的朋友去逛北京几个古玩城,教老板的朋友玩玉、看玉、赏玉。

陪了老板朋友一个星期,作为谢礼,老板的朋友请自己吃饭,觥筹交错之间,老板的朋友问他:“你的玉器知识这么丰富,为什么不自己开一个培训班呢?”

考虑到自己当时势单力薄,资金有限,资质也不齐,虽然当时这个想法自己也十分认同,但自己也只能当做是一个构想,不得不暂时搁置。但从那以后,开一个玉器培训班的构想在他心里就生了根。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去支撑自己的远大构想,他越发的勤奋,越来越多地收藏、钻研玉器这方面的书,跟文玩店、玉器店的朋友一起交流探讨、学习也成了家常便饭。

高山绝处品孤独 低谷磨砺看冷暖

2008年6月的一个夏天,老板报了杨伯达的古玉鉴定培训班,八天的课程,学费要五万块!但不巧的是,在第三天课程结束后,老板家中突发急事,后面五天老板安排崔涛去学习,学完后再跟他讲,这对崔涛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拼了命地想去吸收这五天的知识,但仍然觉得很吃力,只听懂了各个朝代玉器的特征、雕工特点、纹饰,五天的学习像听天书一样难。反复纠结后,崔涛心中做玉器鉴定培训的这个念头终于破土而出!

于是,他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集中在鉴定新玉上,2010年9月,考虑到北京消费高,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回石佛寺发展。石佛寺产业集中,做玉器培训比较有市场。做完市场调查以后,崔涛发现如果要长期发展,就必须要做一个网站,一个玉器人网站!

于是,我们可以想象,为了避开城管的执法,为了宣传自己的业务,晚上,玉货商贩退市后,石佛寺大大小小的街道的所有角落,有个瘦小的身影,到处狂贴自己的广告。一开始很多人都很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没有人来参加。

四个多月的时间,才勉强收了三个学生,总共收了不到5000元的学费,他有点心灰意冷,但这条路既然已经开始,下定决心了,就不能退缩,一定要咬咬牙坚持走下去!刚创业就把孔子当作榜样,孔子有72弟子3000门生名满天下,崔涛立志培养三千弟子十万门生。这种想法提出来的时候,周围朋友纷纷泼他冷水:“涛哥,石佛寺随地摆摊都能挣钱,您还是先养活自己吧!”

每个狂人提出疯狂的想法后,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非议,各方面不同层次的杂音,赞同或是不赞同,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生活才在日新月异地变化着。后来,随着崔涛的弟子日渐增多,事业蒸蒸日上,朋友才开始了解了他和他那条不同寻常的路!那时候他身上只有两万块,但搞培训需要学校、办公设备,拮据的资金没有办法支撑这些开销。

思考了一个多月,他把目光投向了当地的市场资源。当时广场有个玉博物馆,崔涛一口气购买了三十多张门票,找到馆长,要求配备一名讲解员,高规格接待他和他的学生。谁知这边馆长刚谈好,那边又出问题了。

在自己的学生到来前,女讲解员又临时变卦不想上阵,崔涛知道后,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最后,崔涛费了一番口舌,讲解员才自信起来,完美配合自己,完成了一次成功的现场讲解,为自己创业的第一个培训教育开了个头彩。

在崔涛的印象中,第三批学生是自己记忆比较深刻的,那三个学生,一个西华,一个郑州,一个辽宁。见到这三个学生时,他只拿了一张A4纸,学生看到一无培训办公室,二无正规资质,不禁提出质疑:“崔老师,你的学校呢?”他答道:“市场就是我的学校,这就是我崔涛的培训模式,实战培训!”

于是,在玉器市场里,崔涛开始热火朝天的干起了玉器培训,他带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开始了漫漫的培训之路。他没有对自己贫寒的条件和低起点怨声载道,他开心,他骄傲,他自豪,自己可以幸运的接到第三批学生。同样,他也自信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可以接到一批又一批加入玉器经营的学生,他已经看到未来和希望。

当赚到第一桶金后,他立马开始着手准备办公场地的事宜,刚好朋友韩义在石佛寺国际玉城有套刚装修完的房子,他就与韩义商量着借用他的房子合作,开办培训班,互惠互利,仅仅用了一年时间,挣了净利润十一万元。

那时候,每天忙碌的生活,对他来讲,就像是幸福的五线音谱,他可以从容的演奏最幸福的篇章,再也无须担心手中无利器。对他来讲,自己就是一把越磨越坚硬的好乐器,久弹而声脆,音准而韵宁。

2012年,考虑到长远发展,他在国际玉城正大门北边玉礼街东头租了套房子,独立运作培训室,他开始了新规划:自己要想把玉文化做好,就得师出有名,就得有师承。

心闲自如游而学 负笈励寻名师迹

随着事业不断做大,他想拜入名师门下学习的渴望就越来越强烈,但由于自己人脉交际圈有限,一时无法找到名师本人。也许是心有所想,日有所得。一天,当他带着三个学生在石佛寺黄金大道一家玉器店进行现场看玉培训的时候,无意间,他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脑子里灵光一闪,咦!那不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钱振峰前辈吗?于是,他顾不得欢喜,立马上前打招呼,并恭敬地和钱老师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

其后,两人亦师亦友,经常通过电话、短信、网上互动,保持沟通。深交一年后,崔涛决定到上海去拜师。到了上海,钱老师安排他住宾馆,每天抽出时间陪他吃饭,每次看见老师忙碌的身影,几次他都想讲出自己的想法,但又怕钱老师拒绝,纠结了一周之后,终于忍不住说出拜师的想法,没想到钱老师欣然接受。直至如今,每每谈起这件事,回想起那个时候,崔涛对钱振锋老师满是感激之情。

崔涛记忆最深刻的是2012年的河南省宝玉石年会,钱老师为自己争取了一个进入玉雕圈的资格。年会上,每次自己挨个跟领导敬酒,钱老师就紧跟随后,跟委托每一个领导讲:这是我学生崔涛,以后多多关照!每敬一位领导,钱老师接着后面再敬一杯。崔涛心里明白,老师这是在为自己铺路,他倍受感动。老师,教会了他先做人,在做事,让他受益匪浅,从此,每每在交际圈,他都处处以恩师为榜样,虚怀若谷。

回到石佛寺后,他开始搜罗本地玉器生意做得比较好的前十家:神圣玉雕李杰、玉神公司刘晓强、博涵玉器王黎、博奥玉器丁功博、百宝堂姚从伟和李铁英、玉美人张龙淼、琪美真玉王兴、玉之魂冯雷、三富玉器王林侠、开元玉业万林凯。这十个人有十种不同的经营模式,他们的公司也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自己要想做培训这个行业,必须向他们学习。这十个人,对自己将来的影响非常重要,是自己奋斗的目标。在不断的拜访学习中,崔涛同时成立了和田玉翡翠老板培训中心。

2013年,崔涛注册世界珠宝玉石有限公司,同时注册审批世界珠宝玉石学院,去香港调研珠宝市场,由钱振峰老师推荐,拜访了翡翠圈中号称中国“翡翠夫人”的顶级老师欧阳秋眉。欧阳老师已经八十多岁,仍然每天坚持学习英语写作,从欧阳老师身上,崔涛学到了务实的学习力,回来后,越发的勤奋。

直到现在,崔涛仍渴望拜访各大名家、高人。但很幸运的是,他有幸在石佛寺都见到了这些人,新疆和田玉第一人蒋有儒,新疆知名和田玉郭兰香女士,和田玉博物馆馆长池宝嘉,和田玉资本运作操盘手马国钦,和田玉鉴定第一人岳蕴辉,和田玉鉴定标准指定人李新岭。通过与这些前辈的不断交流学习,不仅自己的玉器鉴定知识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而且自己的教学鉴定水平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通过钱老师认识海派领导人物吴德昇大师,结识了刘忠荣、易少勇、崔磊、 颜桂明、于雪涛、彭志勇、沈水富、范同生、赵显志、侯晓峰、陈华、陈健、汪德海、刘继庭、王金厚、李维翰、袁广如等大师,玉雕的品鉴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大鹏扶摇九万里 冲天长歌波澜阔

为了锻炼自己看原石的能力,崔涛每天都去石佛寺切料市场,去锻炼自己的眼力。要了解原石的本身,就必须通过观察切石头,锻炼出火眼金睛。为了能跟切原石的师傅打好关系,了解玉石的裂口有多深,串浆有多厚,水线有多长。通过玉石的外皮,如何判断玉石的密度和细度。

这种无趣枯燥的日子日复一日,有时候为了看切开一块石头,需要等上两三个小时,有时候一天看好几家切石头,这家还未切完,就去看下家,再回头看人家早已把石头切完,错失结果,深报遗憾,十分痛惜。但就是在这样的遗憾和痛惜中,他一步步走了出来,找到了钻研断定原石的方法和窍门。

为人师,要有真才实学,以身入玉,以心习玉,方可立本,师传万年!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不误人子弟,那几年他常去请教业内高手门振礼、丁功博、王林侠点拨,学习的同时,视野也进一步拓宽。

2013年,崔涛已经成功培养了300位玉器老板,在圈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先学生,后老板的介入玉器行业的经营思维,让他挣到了第一桶金。在不断的累积中,他开始通过互联网做起了玉器销售,生意日序渐进越来越好。很多人赚到钱之后买房子最多考虑购买一套,崔涛一买就是一层,而且只要顶层,用崔涛的话说站得高看得远。

和很多做玉器连锁加盟的大公司不一样的是,他是先建立自己的玉器黄埔军校,培养自己的多期玉器黄埔学生,最后在销售自己的产品给自己在全国各地的学生老板,成功地打造了自己的嫡系玉器人军团,开始了漫漫的南征北战之路。

最终,他不惧别人的看法和异样的眼光,一战成名,成为网络风尖浪口上的玉器人,一举拿下玉器人培训市场的骄人业绩,并在香港成立了世界珠宝玉石学院和南阳镇平石佛寺玉商学院。

从2008年开始,一没资本,二没人脉,三没经验,到现今成为业界关注的新锐。如何在这行立足,这是崔涛最早策划的培训是最好的切入点。培训可以解决三个问题:

1. 能让自己生存下去。

2.可以迅速提升人脉,培养客户。

3.培训做得好,能积累创业第一财富。

他把自己定义为靠智慧,靠玉器鉴定技术,靠贩卖玉文化盈利的技术活儿!在夹缝中找到一条自己可呼风唤雨的生存之路,他的梦想不是积累不少财富,而是要培训多少人才,为这个行业,为社会做贡献。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在石佛寺买上50亩地,盖一座至少十五层楼房的集工厂加工,教育培训和家居为一体的综合办公楼,让跟随自己的人,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开开心心的工作、生活、娱乐,同自己一同追求梦。带领一群人,做好一件事,干一辈子,直到这个梦想实现为止!

想,就要壮志凌云;做,就要脚踏实地!这就是崔涛,一个独行特立的人,一个立志致力于玉器人教育的人。

后记:

在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下,市面上的繁多的玉种给投资、收藏爱好者造成了一定的困扰。玉器培训通过大量地对各个玉种的实物标本的展示鉴别,群览玉石原料作品,辨别玉石等级优劣,提升了玉文化的修养,推动了整个玉器行业的绿色发展。“玉器人”自建立起就成功举办了四十多届宝玉石鉴定,从理论学习,营销培训,师资强大,从理论学习与市场考察相结合,被称为南阳石佛寺宝玉石界的黄埔军校,崔涛,他功不可没。

相关商品